夢追星辰

寫故事的人,來自m78星雲,愛好奶茶炸雞的快樂腦洞星人。

机械之冢

紅色的夜光從無垠的沙漠邊緣緩緩地靠在了沙丘上方,夜幕像一層薄紗一般罩著億萬顆星光緩緩落下。

光線已經很黯淡了。

背靠著一個小小的破舊的沙發,查理斯歪著腦袋看著自己對面那些在灰暗中露出邊際而顯得無比巨大的沙丘。

起起伏伏,如同趴伏著的野獸。

但它們的曲線很像女人。

查理斯眯起了右眼,他的左眼一片空洞。

噢……

起起伏伏地,凹凸的溫柔,像細膩的羊膏。

查理斯的嘴角也突然抽動了起來,從嘴角旁的窟窿能看到裡面密密麻麻的細小電線和藍色的神經管。

「呵呵……嘶……呵呵。」

他的笑聲厚重難聽,夾雜著劣質電子管特有的的電子合成音。

而此刻,這些承載著無數電荷,同時為他的大腦傳送各種執行回饋資料的管線正「呲呲」地冒出小小的火花,似乎在對主人發出抗議。

單手扶著小沙發,慢慢地站了起來。

查理斯知道自己的狀況不足以支持迅速的移動 。

小沙發後面,同樣是一片無邊的黑暗陰影。

陰影下面堆放著從主城區送過來的無數的電子垃圾,除了傳統的手機,眼鏡和電腦,也包括機器人義肢與明面上禁止掩埋的各類電子晶片。

當然,還有無數達到壽命或者意外死亡的機器人。

查理斯便是其中一員。

這個小沙發是自己花了很大力氣才拖到這裡的,從這裡能看到紅日下山的全貌。

不過他估計錯了自己此時的行動力,等把一切弄好,太陽已經下山了,天空只剩下扭曲的紅光。

不過至少自己看到了曲線,這已經很值得了。

查理斯俯下身摸了摸身旁的小沙發,嘴角還掛著微笑。

小沙發已經看不出原來的顏色,上面的人造革露出很多斑斑駁駁的小洞,幾根彈簧費盡力氣頂住了洞口。

「所有人都會死……」

查理斯嘟囔了一句,搖晃了幾下身子。

他的腿缺少半個合金骨架,目前很難維持平衡。

但是沒關係,查理斯搖搖晃晃地轉身,朝後面的陰影中走去。

只要能回到機器墓地裡就可以了。

機器墓地,顧名思義,廢舊機器人的墓地。

一個垃圾場裡的機械之塚。

垃圾場實在是太久沒有人打理了,腳下的道路已經被長年累月的垃圾掩埋,取而代之的是一層類似塑膠與油膜混合的板子。

粗暴的雷聲伴著大雨,黃色的污水在板子上滑行,查理斯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可惜他並沒有鼻子,他的臉現在平的像一張沒有褶皺的A4紙張,那種帶著油墨味道的古老印刷產品。

在意識到自己已經喪失了嗅覺神經接收裝置後,查理斯放下了手,突然挺直了腰杆和胸膛。

僅剩的那顆眼珠突然發出攝人心魄的紅光,溫和的面目變得猙獰起來。

即使身軀已經破舊得不成樣子。

但在機器墓地,如果遇到其他還有活動能力的機器人,要是你不裝的凶一點,很可能你接下來只剩下一個結局。

貫徹夜空的閃電照亮了這個污濁的天地,查理斯停下了腳步。

面前有幾個和自己外表同樣破銅爛鐵的Ⅰ型戰鬥機器人,它們正兇狠地趴在地上爭搶著一具家用機器人的部件,家用機器人的外部軀體義肢已經被撕扯斷掉了一半,搶劫的兩個機器人正為此大打出手。

她的整個身軀暴露在外,但現在只有雙腿部分比較完整,那些機械骨指在她身上粗暴地垂直插入或者上下游走,狩獵著生命的補給。

一般來說,家用機器人的下身義肢和其他類型的機器人並不相通。

家用機器人淡藍色的長髮在污水中顯得扎眼,她的身子被其他機器人狠狠地壓住,動彈不得。

查理斯看到家用機器人轉過頭,碧綠的眼睛看向了自己。

她的嘴巴緩緩地,一張一合,一張一合。

「救救我。」

查理斯讀懂了她的意思。

又是一道閃電。

碧綠的眼睛在白熾的閃電下露出美麗而迷人的驚懼,水珠從她的眼角滑落,沿著白皙的仿生皮膚滴在淡藍的頭髮上,和髮絲上的污水混在一起。

「救救我。」

無聲的請求。

查理斯挺直了腰杆,朝家用機器人的方向走去。

就在他抬腳的下一秒,趴在顫抖的曲線上的一個Ⅰ型戰鬥機器人突然把自己的機器骨指插進了她的左眼,從裡面取出了一個小小的眼珠放進了自己空洞的眼眶之中,在一堆神經連線中固定了幾下,然後抬起頭向四面看了看。

並不通用,所以這顆眼珠很快被扔掉了。

然後,另一個Ⅰ型機器人把一張折疊鑰匙卡插進了她的腹部,家用機器人白皙飽滿的胸部隨即張開,污水從上面的坡度滑落,兩隻骨指從裡面慢慢地夾出了一顆閃爍著鈷藍色澤的機械之心。

也就是電源。

曲線失去了顫抖,碧綠開始黯淡,但她的嘴還在無意識地一張一合,一張一合。

「救……救救我。」

查理斯拖著自己的身子,走到了那幾個趴伏著的Ⅰ型戰鬥機器人面前。

幾個在屍體上摳搜著的Ⅰ型機器人停止了手頭的動作,抬起頭,幾雙紅色的眼珠盯住了這個舉動不明的不速之客。

查理斯慢慢俯下身子,腰部的聚合力量壓迫著肚子外面露出的幾根傳動線,幾叢小小的電火花從外面冒了出來。

彎下腰,查理斯不帶一絲猶豫地伸手,用力扣下了家用機器人的嗅覺神經接收裝置,按到了自己的臉上,然後繼續向前走去。

家用機器人碧綠的右眼沒有閉合,只是縮成了一個圓圓的小點,凝視著查理斯離開的背影。

這樣的事情,在垃圾場的每個角落每天重複上演。

各取所需,無關生死。

重新得到的嗅覺讓查理斯似乎感到了一絲力量,但四周傳來的污濁味道又似乎不那麼好受。

但總的來說,自己變得「完整」了。

查理斯很開心,前面就是機器墓地的中心。

查理斯已經看到了墓地中心的入口,沿途躺著無數外表生銹的各種各樣的機器人屍體,被雨水無情地沖刷。

一想到自己可以在一個「正規」的墓地死去,查理斯不由得又「呵呵」起來。

突然,一個渾身漆黑的機器人擋在了他面前。

對方破損的程度看起來比自己更嚴重,臉上密佈著細密的恐怖切割痕跡,整個身體都呈現出詭異的佝僂姿態。

如果這種破銅爛鐵也要攔路搶劫自己這樣的Ⅰ型戰鬥機器人的話,查理斯不介意送對方一程。

不過面前的這個機器人並沒有動手,反而開口朝自己動了動嘴。

「你說什麼?」查理斯沒看懂對方的意思。

此時他才發現,自己的聽覺功能也壞了。

看著身邊的滂沱大雨和天空劃過的巨大閃電,他突然感到一陣莫名的惱火。

對方沒回答,卻直接把自己耳朵裡的晶片拔了出來,插到了查理斯的耳孔裡。

動作非常快,查理斯甚至沒來得及反應。

瞬間耳邊就傳來無比震耳的轟鳴,驚雷和暴雨的合奏轟隆隆地刺激著自己的耳部神經。

這人傻了?

查理斯莫名其妙地看著對方,同時警覺地將兩腿稍稍向下彎曲,以便對方任何可能的威脅。

「我剛才問,你是Ⅰ型戰鬥機器人嗎?」

對方低沉的聲音傳來,被剛插到自己耳朵裡的聽力接收器清楚地捕捉到。

下意識地點頭,查理斯有些沒反應過來。

看到查理斯點頭,黑色機器人也點了點頭。

「很好。」

然後,黑色機器人伸出自己的手,手部並不是骨指或者機械關節,而是一雙人類的手掌,只不過上面有明顯的灼燒燙傷痕跡,和他的機械軀體拼湊在一起看起來顯得不倫不類。

「你……」

查理斯的話還沒出口,對方的手掌已經抓了過來,把他的腦袋從脖子上直接扯了下來,一連串的電火花從粗大的脊髓連接線裡噴射而出,藍色的脊髓液從查理斯的脖頸周圍緩緩地流出,順著他跪倒癱軟在地的屍體和黃色的污水渾濁在了一起。

「抱歉……借你的腦袋用一下。」

說完,通體漆黑的機器人小心翼翼地在自己的脖子上按了一下,拔下了自己的腦袋扔到一旁的下水道,另一隻手拿起查理斯的腦袋,又小心地安了上去。

黑色機器人沒有多做停留,閃身隱於黑暗之中。

查理斯沒了腦袋的屍體跪倒在機器墓地的入口之前,和周圍鐵銹斑斑的其餘機器人的屍體並無區別。

他終究還是死在了離他夙願已久的墓地只有幾米之遙的垃圾場裡。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