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KEN

I have never hindered by compulsory education Investment Praxeology Philosophy Ads

Shallow

發布於


重症病患總會碰到一個選擇

選擇醫生

第一選擇通常是名醫 但基本上沒有特別的關係是排不上的 或是說生命時間不夠等了

第二選擇可能是較知名的年輕醫師 通常會掛著顯赫的學歷以及看起來文質彬彬

但如果在相同水平或接近的醫院中

選擇看起來較差 也就是看起來外貌不像醫生 不掛文憑

也許看起來是屠夫或是完全不飽讀詩書的樣子 或許才是當下最佳選擇

他在攀爬的過程中 遇到的阻饒絕對高過看起來文質彬彬的醫師

各行各業看起來像是那一行的人絕對是更吃香

但他們同樣達到了近似的高度

意味著他肯定有過人之處 或是在專業上無可取代的診斷能力


不過也由於醫療行為十分仰賴醫師的判斷

所以當確定要進行重大手術的時候 也許多去另一家醫院在檢測一次

答案可能完全不同

可能是被宣告得到重症 或是 被宣告只是小症狀而不用無緣無故被切除某些部位


真正的知識分子絕大多數看起來不像知識分子

真正自由的人在世人眼裡看起來不是這麼的自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