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KEN

I have never hindered by compulsory education Investment Praxeology Philosophy Ads

M I E K C (十三)


女孩搖晃著三角杯

眼神略為朦朧地注視著杯子

"我有未婚夫了 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任性 我指留學"

她正在嘗試感受男孩的心情並繼續接著說

"但我家人對他沒特別滿意 "


"也許你可以找個更好的再嫁 也許會在這裡找到" 男孩答道

"我希望是" 女孩露出像以往一樣的那種笑容兼帶著那紅潤的雙頰


他們聊了許多女孩在香港的趣事以及男孩在東南亞各種稀奇古怪的事情

直到三點酒吧要關了

"你怎麼回去?" K問穿著十分單薄的男孩

"走回去" 他笑著說

"那你小心一點 我走了" 女孩說

"我送妳回去吧"

"我家很近耶"

"算了吧 一個女孩子"

女孩露出好像知道男孩目的的憋笑表情


不知道是因為酒精的因素還是天氣太冷的關係

兩人往市中心女孩租屋處路上 總是不自覺的碰撞在一起

翻過了兩個街道 到了較為有現代感的區塊第二個門

一個木質的門 上面有個圓圓的61號

原來K就住在這個地方

不過她沒有如男孩期望的邀請他上去

只有甜甜地跟他說了聲 晚安而已


C從沒由市中心走回去學校

尤其是在特別冷的深夜

他開始有點後悔自己剛剛男子氣概的馬上離開

Google Map上寫著37分鐘


他開始踏上旅程

這個白天十分賞心悅目的地方 事實上夜晚看起來特別的淒涼

也許只有一些夜行動物 會與你伴行

但他心中只是猜想著 女孩到底會不會問她到家了沒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