颀影

一个人

游行记忆存档 20210515

关键词:柏林 巴以 游行;文章类别:流水账

本来我和 A 周中计划的是周六去野外走走,毕竟前后两周都是阴雨天,难得有这一天太阳。周四周五大家各自看了两天新闻,并没交流,周五晚上她发来信息说,周六有支持巴勒斯坦的游行要不要一起去,我说好。我跟 X 说我们的郊游改成游行了你要加入吗,X 说好。

相比本来就对巴以局势有更多了解和思考的 A 和X,我对于哈马斯和内塔尼亚胡各自是什么来路现在是什么风格,没什么研究,实话说周六以前我还一直以为加沙地带是约旦河西岸的一部分…… 我参与的动机完全是基于朴素的无知之幕原则(“现在你要随机魂穿到一个巴勒斯坦或者以色列人身上,你觉得怎么样能让自己不要太惨”),明显还是更同情和支持巴勒斯坦人一点 (穿越成一个以色列人好像日子过得也还好,穿越成一个巴勒斯坦人也太倒霉了吧!不是住在巴控区天天担心有人或者导弹来敲门敲墙拆家…就是在以色列控制区得当二等公民… ) 再加上活动的组织方是海外巴勒斯坦人(光是柏林就有两三万),参与支持的也是柏林左翼组织为主,直觉上还是信得过。当然与此同时我也很担心会不会有极端的宗教倾向或者反犹的声音hijack 这样的活动,如果有的话我是不是把自己搅进了自己不支持的事情里,之类之类。大概就是抱着这种忐忑的心情出发的。


14:45

离游行起点一站地。地铁上。

一位年纪稍大的女性走上地铁,旁边的青少年男子站起来打算让座, 老人声音较小离得又远一些,我听不清她说话,但是能看出来是一番推拒。青年就只好又坐回去,然后问她,“您也是去参加游行?” 对方或许有点头说是,因为接着又听到青年说,“啊真好谢谢您”。到站后看到他们俩也确实都一起下车了。

老人家似乎是日耳曼民族(不确定这是不是正确的用词),男青年似乎是阿拉伯裔(不确定这是不是正确的用词),对话是德语(碰巧在我能连蒙带猜听懂的程度),if that matters.


14:50-15:00

下车,出站,在地铁站出口的广场等着和朋友 A 碰头。

等 A 来这十分钟,不断有人来到集合地点。年龄段和性别分布都很均匀,从婴儿车到拐杖到轮椅都有。有几个脸圆嘟嘟的小男孩在我们旁边跑来跑去,不时喊两声 “Free Palestine”. 也有年轻的女孩子非常开心地跟朋友打招呼拥抱。也有家庭为单位的寒暄。

很多人举着和披着旗帜——大部分是巴勒斯坦国旗,有一些土耳其国旗,然后非常零散的有一些其他旗帜,比如我们见到一面塞内加尔国旗(没认出来,上网现查的)。 还有一群人举着几面一看就是自己手绘的共产主义小旗子。

很多人戴着黑白格相间的围巾/头巾/披肩。A 后来告诉我柏林一些酒吧禁止这个图饰的衣物入内,给出的理由是“有过于明显的国家/民族主义标志”(?),但是其他以这个理由被禁的只有纳粹衣饰而已。

广场还看到一个小型流动新冠消毒站… 

这段时间我们还能勉强找到人群稀疏一点的位置保持1.5m距离。

A 来了之后我们开始跟着人群朝有大喇叭讲话的方向走。周围渐渐密集起来,好在除了几个小孩子以外我能看到的附近的人基本都戴着白色N95 口罩。毕竟柏林现在公交系统要求必须戴 N95,搭公交来的大家也自然都有 N95 。

从广场往街道上走的时候,收到两份传单。一份是宣传一个下周的讲座,题目是“如何在德国讨论巴勒斯坦”。另一份批评了一下以色列基于种族的新冠疫苗接种政策 (不给以色列占领区内巴勒斯坦人打疫苗),同时也讲了下巴西朗多尼亚州的新冠问题和对巴西农民运动的支持。


15:00-15:45 (?)

跟着游行队伍按既定路线往前走。游行的街道是柏林著名的“阿拉伯大街”。阳台上有人拍摄,挥手,挂出以示支持的海报。

(这条路其实另有其名,只不过满街都是同时写着阿拉伯语和德语的标牌,又有很多阿拉伯餐馆和甜品店,就有了这么个外号。我以前在这附近住了两年多,坐公交走路骑车来来回回经过很多次,还蛮亲切。刚来柏林的时候参加过一个关于难民问题的小tour, 导游是个叙利亚难民,他说,这里是柏林的阿拉伯中心区capital,但不是柏林的阿拉伯社区community。阿拉伯人会从柏林各处来这里吃饭喝酒剪头聚会,但是之后会回到自己的社区去工作生活。他希望柏林人民能保持对阿拉伯人的接纳,这样就不会出现阿拉伯人全被赶到一个区居住而形成种族隔离的情况了。)

有很多标语。我试着翻译了一下。

“Free Palestine.” 解放巴勒斯坦/自由的巴勒斯坦(现场主要是这个) 

“Protect Human Rights.” 保障人权  (感觉写这一块牌子可以用遍所有游行。)

“Dear Media: Please do not report our pro-Palestine as anti-semitism.” 亲爱的媒体:请不要把我们对巴勒斯坦的支持报道成反犹主义。(晚上回来看新闻发现果然有德国媒体报道朝这个方向进行了……)

”I am Jewish and I want the Israel Gov't to stop killing Palestinians” 我是犹太人,我想要以色列政府停止杀害巴勒斯坦人。(我猜犹太人对于大家把支持/反对犹太人和支持/反对以色列挂扣可能也很头疼吧……)

“Merkel Warum Kein Wort” 默克尔为何一语不发。(a moral triangle here...)

“Gestern Auschwitz, Heute Palestine” 昨日之奥斯维辛,今日之巴勒斯坦 (是写在大叔身上的白T恤背面)

右边大概两米之外,一个小姐姐掏出了一个喇叭,开始喊口号。出现频率最高的是:

"Wir sind hier, wir sind laut, xxxxxx" 我们在这里,我们在发声(后半截超出我词汇范围了…… 德语水平比较菜鸡,只听出来有说 “祖国” 什么的……)

“Viva viva Palestine” 

"Merkel, Merkel, warum kein Wort" 默克尔为何沉默

我们自己并没有准备什么标牌。我还不太有在公众场合表达简短意见的勇气和智慧。总之就只是跟着人群走着,每隔几分钟大家就会鼓掌欢呼一阵,比起说义愤填膺,倒是很热闹友爱的感觉… 口号我没有跟着喊(完全是因为我真的很shy...以前跟同事同学一起去气候游行和科学游行也就默默跟着走),大家鼓掌的时候我有一起拍手。

中途遇到一群可能是欧洲其他国家或者美国来的留学生(根据使用的语言、寒暄内容、外貌判断),是两波认识的人在队伍中偶遇然后开心的击掌拥抱。

从刚出发开始就听见队伍前方有很闷的爆炸声,很稀疏,可能十五分钟一响,我不确定是什么。跟着队伍经过的地方并没注意到破坏的迹象。当然因为这条街本来就是阿拉伯店家为主,也没什么理由会破坏吧。


15:45-16:00

队伍遭到阻拦,原地停留了一会儿,听到前面又有两声之前听见过的爆响。同时看到有一阵烟升起,我有点紧张,因为之前的响声并没有伴随烟雾,A 说这个烟也可能是警察放的,她不确定。

前面的人开始掉头往回走,我们站在人流之中有点犹豫。然后突然有一段时间(半分钟不到?)不知道为什么周围经过全都是男性,其中有一群青年男子从我们旁边欢快地跑过时,我听见他们还喊着“安拉胡阿克巴”。出于某种无知而造成的偏见,我总觉得这话和极端分子有什么联系,突然就心情紧张起来,不知道自己到底搅合进了什么事情里。(回家之后我查了一下才知道这是“真主至大”的意思,用法非常之广泛和普遍,就跟“Oh my greatest God”差不多……缺乏了解确实是恐惧的主要来源。)我看向 A —— 她是欧洲人,有更多游行的经验,如果不是她在我自己可能未必敢参加。A 看起来完全没有紧张,只说也觉得站在汹涌的人流中不是什么好主意,示意先去路边看看情况。

16:00 前后

我们穿过马路走上人行道找了个靠墙的空位站着,局势有些令人困惑,前面的人陆陆续续回来,越来越多的人站到街边,我们面前有人在往回走的途中见到自己的亲友,开心地停下来打招呼寒暄,大叔和大哥聊了起来,大爷问候着大姐,还摸了摸大姐怀中婴儿的小脸蛋,逗弄小朋友。

领头的宣传车(?)也退了回来,差不多正好停在了正对我们的街对面,有好几个年轻人在车上带着大家喊口号,不过我已经不记得都在喊什么了…… 车上的人好像都戴着口罩或者用围巾蒙着口鼻——记得这个是因为我当时还想了一下“哇都蒙着面这么吓人?哦不对应该是因为新冠要求…”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缺乏社会经验的示威菜鸡全程自己吓唬自己的故事)

这个时候警察从旁边的路口出现,大约有十个左右,排成一行插入人群,但是好像也没干什么。人群还是在继续挥舞旗帜喊着free free Palestine.

我被晒得很渴,A 也还没吃午饭,再加上刚才被吓了一跳的我内心也倾向于回避冲突,我们就决定先脱离队伍去吃点东西喝点水。


16: 15 - 17:30?

走到离游行队伍一个街区的路口的一家南苏丹菜连锁店,A 点了一份午饭,旁边还有三三两两刚才在游行队伍里见到的学生们。等餐等了十分钟吧?拿到食物离开的时候看见一队警察押着一个阿拉伯裔青年男子从街上走过,不知道是为什么。然后一半警察围着那个男子,另一半警察调头朝游行队伍跑回去。A 说,it’s probably time to film it. 我看到街边站着的学生中有好几个掏出手机来拍摄,似乎是以防警察使用暴力。我们又现在哪里看了一会,事态并没有恶化,大家都只是站在那里,我们就接着往前走了。

后面这一个小时都在离游行队伍一个半街区的小公园聊天。我们停留期间小公园里人数翻了一倍,有一些能看出来也是刚参加了游行的,因为带着小旗子。


17:30? 

打算回家,沿着平行游行路线的小街往回走。好像又看见警察和一群人有什么冲突,我还是特别紧张地想要远离。

18:00 前后

冒着不太大的太阳雨,几乎走回了游行开始的广场。雨突然变大,我们躲到了屋檐下。看见缩水很多的一队人在雨中喊着口号朝广场走回去,听声音领头的是刚开始游行时在我们旁边那个姑娘。有些动容。

我想拍同时走在阳光下和暴雨中的游行队伍,就斜穿过广场朝游行线路走去(反正地铁站也在那个方向)。并没有追上刚才那一队,但是碰巧遇见遇见另一队,队伍最前方是我这次看到的最大的一块标牌,有一人高,整条车道那么宽,写着“我们反对破坏犹太教堂和清真寺,不论是在柏林还是耶路撒冷。” 右下角署名似乎是本地的犹太组织。

这一队走过之后,宣传车也开了过来,这次他们先是喊了一下 Free Palestine, 然后开始说感谢来参加的大家。我听见他们重复了三遍 “Internationalität! Solidarität!” 觉得自己来得很对。

我们跟着宣传车领的这一队一起走到了广场另一端,就并没有再过马路继续跟着走了。不过隔着马路看见一面熟悉的大画布,上面是不同颜色的四五个头像。我觉得很像是(有可能就是)前年气候游行我见过的那一幅,画的是拉美近年牺牲的几位环保人士。


18:30

在地铁站告别。A 说,很高兴我们来了而且这个游行气氛也很好,虽然可能对巴以局势也没什么用,而且也不知道柏林的其他地方是什么样……我说起码我住的郊区肯定安宁祥和,屁事没有。


19:00 

回家的路上本来打算绕路去拿之前订的哑铃,结果店家已经关门了……旁边有家安宁祥和的中产阶级超市,想着来都来了,就进去逛了一圈,最后买了一盒土耳其披萨。

因为中产超市过于安宁祥和,出来之后跟 X 吐槽说,感觉上街的主要作用也就是 improve 流亡巴勒斯坦人的心理健康和凝聚力,和安抚一下我们这些国际友人没什么鬼用的同情心… 对巴以地区局势可能没啥影响吧… (倒不是认真地觉得示威无用,主要是一种出于无能为力感的自我攻击)

又说下次应该参加这些活动是不是还是该准备一块牌子,不然别人都无法判断我们是来支持的还是来凑热闹的… (好吧应该不会有人来凑这个热闹)X 说他本来打算写“Stop Apaitheid”, 但是看我不是很想举牌子的样子就算了。我解释说其实我是不知道该举什么才完美地政治正确……如果早知道你打算写这个我会支持的。


22:00

看到新闻标题说 3500 人参加,但是自己感觉比这个人数要多,就去翻看全文想看看到底是在哪里点的人数。文章里并没有提,只是讲了很多我并没有遭遇到的负面内容。因为个人经验和主流叙事出现了偏差,觉得有必要趁着记忆还新鲜把自己的观察写下来。

这个时候开始觉得,意义和效用可能不是说多我少我一个人在场支持会有什么区别,而是说,是我去看到了和听到了,主体直接的表达的声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