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靖

新媒體編輯/寫作者/樂於攝影。立場:支持免治馬桶和社交距離常態化。 微單眼與底片相機拍的一些東西 Instagram : moonightmorningpie

保羅奧斯特家庭的經典美國悲劇・丹尼爾和女嬰先後OD

發布於
這篇文章的起源,是在我購入LeoPold新鍵盤之後,那旺盛燃起的敲擊鍵盤的慾望。然後,我看到了紐時在16日和28日,分別刊出心儀作家保羅奧斯特之子的新聞,尼爾奧斯特10個月大的女兒OD死了,他因此被起訴。記者挖出26年前,他也曾捲入一起毒販謀殺案,甚至被自己的父親與繼母當成小說靈感,成為書中的角色。作家擅寫家庭悲喜劇,作家之子則活出了人倫悲劇。

以下為紐時28日刊出的新聞,昨天運動完後我照慣例偷了個懶,想說應該無人認真追。本篇純粹編譯。保羅奧斯特和LeoPold FC750RBT是我喜歡的人事物,他們因為種種巧合,在這裡成為我的中文文章,呈現給任何看到本文的人。就如保羅本人所喜愛、書中一再出現的命題

——故事的巧合拼起了故事,本身就是五味雜陳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翻攝infobae

《丹尼爾奧斯特,因強褓中的女兒OD致死遭起訴》

當局表示,知名作家保羅奧斯特之子被人發現在布魯克林一處地鐵站失去意識,之後被放棄急救。

《紐約時報》記者茲伊克(Karen Zraick)、騷特霍(Ashley Southall)和瓦特金(Ali Watkins)報導,2022年4月28日。

兩名執法官員指出,因10月大的女兒攝取過量海洛因和芬太尼致死而被起訴的布魯克林男子,丹尼爾奧斯特,也在被發現吸毒過量後,於周二(24日)被拔除生命維持器過世。

44歲的丹尼爾,女兒茹比(Ruby Auster)去年11月死亡,他於4月17日因涉嫌殺人、犯罪疏忽致死和危及兒童福利被傳喚出庭。

警方表示保釋候審3天後,丹尼爾被人發現倒臥在柯林頓丘(Clinton Hill)地鐵站內失去意識,之後被送往布魯克林醫院中心。一名執法官員表示,丹尼爾的OD情況是意外導致,他在周二被拔除維生器。

丹尼爾是作家保羅奧斯特之子,奧斯特周四(26日)上午在電話裡拒絕評論此事,莉迪雅戴維斯(Lydia Davis,作家,保羅奧斯特前妻、丹尼爾生母)則無法聯繫上。

布魯克林區檢察官辦公室證實已獲知丹尼爾的死訊,法醫辦公室則表示尚未確定確切死因。

茹比母親,史密斯(Zuzan Smith)先前在筆錄中表示,去年11月1日當天,她將茹比留在斯洛普公園的公寓家中,給丈夫丹尼爾照顧後就出門上班,當時茹比還很清醒正常,健康狀況良好。丹尼爾則說在史密斯離開後,他給自己注射了海洛因,然後在茹比身邊躺下小睡一會,再醒來時女嬰已經皮膚發紫、失去生命跡象。

接下來的文章所述,都與《紐約時報》前篇於16日上線的文章內容相同。

翻攝infoba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茹比是否被丹尼爾在恍惚之中注射過量芬太尼或海洛因?或是丹尼爾其實知道女兒是自己殺的,卻因為畏罪而作假供,之後又因無法承擔痛苦選擇逃逸到迷幻之中,和女兒以類似方式死去?又或是史密斯其實也參與其中?

保羅奧斯特、莉迪雅戴維斯和丹尼爾繼母席莉胡思薇(Siri Hustvedt)是否可能知道當天的其他隱情?三人中是否有人會在幾年後,將丹尼爾與茹比之死寫入小說,或乾脆將他們當成主角,就像2003年保羅奧斯特的《神諭之夜》和席莉胡思薇的《我所愛的》那樣?

無論如何,茹比和丹尼爾之死都是悲劇。一種典型的美國悲劇。一切事實的細節,恐怕只有當事人才知道。

願逝者安息。願真相大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保羅奧斯特的毒蟲之子・虛實・相隔26年的2起毒品謀殺案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