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靖

新媒體編輯/寫作者/樂於攝影。立場:支持免治馬桶和社交距離常態化。 微單眼與底片相機拍的一些東西 Instagram : moonightmorningpie

齊波是個騙子

齊波從小就是個騙子

高明的騙子

他騙同學自己的爸爸在美國經商

把香港和台灣幾百萬個男人用過的保險套

運去做口香糖

那個誰誰誰不信

問他:你哪來的爸爸

他會說:去問你爸加班都跟誰在床上

還有人說,狗屎,保險套哪有可能變成口香糖

他會當場拿出一包,撕開然後

嚼嚼嚼

還發出

咂咂的美食聲

直到老師看見全班的男同學和幾個女同學

上課都在嚼嚼嚼

才張大嘴巴尖叫

怎麼滿嘴都是保險套!


齊波會偷別人放在抽屜裡的神奇寶貝

再假裝幫他一起找

然後說不用謝

以後有事記得幫忙就好


齊波常常跑去書店

翻漫畫

翻詩和散文

對班上最美麗的女孩

朗誦最詩意的字句

還有,最熱血的歌唱

當然最後全都

滾去她們床上


他時而堅強時而脆弱

用最誠懇的眼神盯著你

幹光一瓶冰涼的啤酒

再丟向一旁散落的空酒瓶


齊波好像是行走在雲端的人

他能看見獨角獸、幽浮

和鬼魂對話


他被跳蚤咬到腳

隔天就變大戰青竹絲的史詩故事

他很高明因為他帶來樂趣

他總是衝著你笑

光滑的皮膚整齊的牙齒

你想討厭都不行


大三那年齊波去餐廳打工

戴一副圓眼鏡

穿別人的髒制服

看起來像個跛腳的

作家

他在內場洗碗碟杯盤

他即將說出這輩子最後悔的謊話



服務生小高下班躲到後門哈菸

和他描述吧檯女客人的身材

縷縷煙絲在空中

勾勒出一個火辣腰身

他沒說話

哐一聲敲破威士忌酒杯

開始低聲哭起來

小高很怕見血

舉起手掌擋在眼前

怎麼回事?小高問

酒杯一個六百塊,不貴,我幫你賠

他全身發抖地說

和媽媽相依為命的家要沒了,月底就要

流浪街頭

小高二話不說夾起手拿包


他帶他回家

走上三樓,走過走道,打開一扇

紅色鐵門

媽我回來了

女人趴在桌上嚶嚶啜泣

滾荷葉邊的連身白睡衣

一雙紅色拖鞋踏地

阿姨別擔心,錢我先出

可是,可是我們沒錢還你啊

嗚嗚嗚嗚

阿姨先別哭,多少錢直接說

嗚嗚二十萬嗚嗚嗚

小高倒退三步

齊波嘖了一聲

是在耍我嗎?小高看出齊波眼神不對勁

二十萬太多了?女人抬起頭

齊波瞪向女人。太多了

小高冷靜環顧四周

你們聯合起來耍我嗎?這破爛地方真的是你家?她是你媽?

齊波低下頭

他第一次這樣

完全找不到藉口

他手裡的血還在流,人擋在門口



兩千塊給你,就當我他媽瞎了狗眼學個教訓

齊波收下錢送小高出去

把兩千塊全拿去買酒

走在路上感覺

頭愈來愈沉

愈來愈

回到家時已經凌晨



他走上三樓,走過走道,打開一扇

紅色鐵門

原本那個嚶嚶啜泣的女人拉開立燈

高聲質問:你為什麼騙他我不是你媽

齊波看著她

再也說不出話


這個現實的破爛地方,這個什麼好事都沒教會他的媽媽

和他用謊言編織出的瑰麗世界

完全不能比

小高卻把它們全都

攪和在一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不是一個好人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