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90后来谈谈为什么大陆人不要“民主自由”

Ruabow
回覆
理性讨论@tzhbingdu

问题在于,我们没有一个足够健全的制度去保证这种牺牲的尺度,补偿机制也没有任何的保障。不难想象一旦出现类似hk的极端冲突,对于少部分人可以是无底线的牺牲的。

而且无论尺度的设定,还是使用的权利都是掌握在少部分人手里的。一旦尺度出现问题,我们基本没有问责以及纠错的机制,更不用说这种权利滥用的情况了

Ruabow

现实生活中,愿意讲道理的同道人不多了。我也在这里分享一些自己的所思所想


最近通过hk,开始退一步反思一个问题:我们大陆这代年轻人,对于GCD的认同是不是一种明显的幸存者偏差?


对比一下,64事件和hk现在的情况,大陆政府相对于现在hk政府有多了一张最狠的底牌,暴力镇压,我个人习惯称之为降压阀。广义的降压阀广泛存在于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中,小到上访者的暴力遣返,大到社交网络的舆情监控都属于降压阀的范畴


可以说降压阀,本质上就是强制牺牲小部分人的利益,从而成全大部分人,滥用的情况下甚至可以是成全少部分人。而我们之所以会对这种方式产生认同感,会不会是因为我们一直是降压阀下面获益的一方,至少是与此无关的一方,也就是这种模式下的一种幸存者偏差?


而我们好像没办法保证,下一次降压的目标不是针对自己,更没有办法保证不会有流血的下一次,毕竟选择权不在自己手里,有选择权的人对我们也是极度不透明的。

A Violent Version of Me as a Hong Kong Protes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