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aYiii

个人频道:https://t.me/justAboringchannel |PM友好型 | BUPT 瞎看点什么,留下点什么。

【OSU!】尽管我将其框起,但似乎我意不在此处

转动起来,就像擦盘子! 这是我刚想起来了,但是都结尾了、、、

从这里写起完完全全是一种意外,所以不要为这个文章的走向而意外。

我的第一款音游抛去流水线作品和鄙视链底层的游戏外,哥们能想起的就是OSU!,名字挺起来很怪,或许这个名字本身就用一种符号学优势把我俘获了——高中的朋友会把这个名字念成恶俗,这赋予了它极其特殊的符号价值,我现在无法解释——尽管其在历史的眼光中是不成文的,我后来 才意识到OSU!-> esu-> 恶俗 的这个转化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互联网的乐子,不高洁,也甚至没啥意义

我在高中对其的称谓纯粹是一种误打误撞,对于”恶俗“这一词汇在网络中的真实所指——事到如今,所指早就滑动到另外的一处了,如温水煮青蛙,”开盒“,令人感慨——这些都是我后续才知道的,但至少我在高中就是乐于此称谓:”来玩恶俗!“,我与我的朋友便偷偷打开学校教室里的电子白板,现在大多数高中可能都在用吧,点开这个游戏,用笔在硕大的屏幕指指点点

打得很烂,我们没有开no-fail(达到失败条件还可以继续的模式),一分多钟我们可能就得换人了去,但是短短15min的休息时间(从晚饭中抠出来的)就可以让我打好几首歌

但是那时的我们是音游人嘛?

我们没有在某群中混迹,我们还不了解诸多音游生态——直到现在我可能都没打多少音游,更别提那些”魔王曲“,这都不是很重要。

尽管我将其框起,但似乎我意不在此处

标题是这样写的,那我为何写OSU!

但我别无选择。我绕不开它

此处开始我就不能和【游戏安利】【简评】之类文章为伍了,我远没有精致的结构——我没法只花一天就建造这个玩意,我直接回归那种直接贴近语言的东西,不是高级货,就是词接着又一个词——就是我现在做的。

就像OSU!中我做的,点击一个又一个的缩小着的圆圈,不能过快不能过慢;拉着它,不能过快,也不能过慢——我可以庸俗地缝合这个表象与现实一起,我们就是在做这样无聊的事情,但是这不无聊。

我就是在为听音乐找个理由

我们语言的意总不在于 词 的位置

我们爱音乐,我们爱这个频率,我们爱这个电流——我们想再靠近,再近——我们想要创造它,或者再不济我们演奏它吧,或者 我们装作演奏吧!我们按下,便有声音响起,一丝不差就是完满,我们总希望完满不是吗?

我们总是匮乏,这已经是退让的结果了不是吗?

OUS!
就这样呼喊吧

尽管我点击、拖拽、滑动——但似乎我意不在此处。

看到上面的文字你会想玩一下这个游戏吗?或者说你会试试音游吗?

下面是我的link小礼物(x

https://osu.ppy.sh/home

http://osugame.online/search.html?q=39935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