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aYiii

个人频道:https://t.me/justAboringchannel |PM友好型 | BUPT 瞎看点什么,留下点什么。

【檐枫搬运】檐枫娘の日记—— 星辉战纪

發布於
| 作者 : poria | | 排版&编辑: RuaYiii

檐枫动漫社

原文

檐枫娘の日记—— 星辉战纪

By poria

北方的秋天似乎总是来得悄无声息,

夜间的风里缀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寒意,

似乎提醒着每一个独行的夜归人何为孤独,

所以他们步履匆匆,试图甩掉内心悲戚。


檐枫和秋水并肩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寒风瑟瑟,路灯昏黄,影子忽长忽短,

却总是与彼此相撞变成一个整体。

人潮熙攘,而在鼎沸人声中,

檐枫只听得见秋水永远保持活力的声音,

她听着,偶尔应和两句,

看着秋水的笑容,仿佛重归暖春。

信息提示音打断了秋水的叽叽喳喳,

只几秒,秋水的声音在耳边骤然放大,


“檐枫檐枫,我拿到内测名额了!”


“你快看看你有没有收到信息!”


檐枫慢慢悠悠拿出手机,

屏幕上赫然躺着一条以“沙城幻想”开头的信息。


“诶,运气竟然这么好吗?”


沙城幻想不删档内测。

檐枫看着秋水转发给自己的链接,

犹犹豫豫还是没有点进去。


“不玩游戏,好——好——学——习——”


檐枫拖长声音,摇头晃脑。


长到十几二十岁

对游戏的渴望早就不像年少时那样强烈,

虚拟世界带来的快感早就变得模糊而陌生,

陌生到檐枫想不起来上一次接触游戏是什么时候。


“我和你说哦,

这个游戏的制作方是大鱼米子,超级厉害的!

好多年才出一个游戏,绝对良心制作!”


“给你看看宣传片,这个画风这个立绘,

是不是特别特别舒适!”


“还有还有,这还有剧情的,

至少目前看起来剧情十分ok!”


檐枫的内心其实无比心动这款游戏,

只是理智似乎不允许她再向前迈出一步。


“可是从开学起就好忙的……”


她盯着高数课本上的题目,每个字都认识

可拼凑在一起却晦涩得让她头疼。


“檐枫,好檐枫,你就和我一起申请一下嘛,

如果有多个人绑定账号一起申请,

拿到名额的概率就会增加!

内测名额超级难得的啊!”


“檐枫檐枫,你就满足我这个

小小小小的心愿嘛~”


秋水歪着头看檐枫,眼睛眨巴眨巴满是祈求。

少女撒娇的声音在檐枫心里打了个转,

添出几分可怜意味。挣扎几秒,

檐枫还是心软。她扭过头不看秋水,

拿起手机开始认真填写申请信息,

在秋水的欢呼声里小声嘀咕一句:


“真是受不了你。”


“想什么呢!我们快回去吧,

我迫不及待想玩了呢。”


檐枫的肩被人猛地一拍,尖叫声几欲出口,

转头看见秋水的笑脸时又硬生生掐断在喉咙口。思绪回笼,看着以及暗下去的屏幕,

檐枫幽幽叹出一口气。


“终于有一天我也是欧皇了吗?”


有点太不真实了。

她抬起头看天,没有一颗星星,

月牙挂在树梢,摇摇欲坠。

风林未静。

有人在人群另一头喊她的名字,是秋水。


“来了。”


檐枫应道,

彻底收起那些散落在风里的杂乱心思,

一步一步朝着那光亮走去。

真实,不真实。

可这就是现实。



飞行器在偌大宇宙空间航行,

透过小小的太空舱看见太空冰山一角。

遇见过行星湮灭成尘埃,

看见过绚丽玫瑰星云。

檐枫和秋水登录游戏便看见这番光景,

两个人把脸贴在舱门上向外看,忍不住惊呼。


“哇秋水你看那个,那个好壮观啊。”


“看那里看那里!那里也很好看!”


幸好,幸好当时没有错过呢。

檐枫看看秋水又看看一门之隔的瑰丽星河,

扬了扬唇角。


“檐小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

是不是后悔当初差点就拒绝我了,

是不是是不是!”


秋水嚷着就扑过来抱住檐枫,两只幼稚鬼笑着打闹成一团。


“是是是,确实很不错呀。”


话音未落,警报声就响彻整个舱体,

刺眼的红疯狂闪动过后,夹杂着电流声的声音响起,时断时续,


“2……小队请求支援,201小……支援……我们被围困……”


信号断开,舱体内的空气沉重到扼喉。

秋水走到操作台前仔细查看,她摁下几个键:


“是来自N103星球的求救信号。我们去吧,去救他们。”


她转头,神情一如那天祈求檐枫申请内测名额,只更多一份坚定。


恶欲、贪念、魑魅魍魉,撕咬绞杀同化妄图降落于此的一切。

从降落的那一瞬间,就觉得沉闷压抑。

放眼望去满目疮痍,难见人烟。而整个星球都被阴云笼罩,不见天日。

檐枫跟着秋水向前走,一边低头手忙脚乱熟悉键位。手指触上键盘有种异样的陌生,她忽然想起自己很久以前也有过一个关于电竞的梦想。

小时候想当宇航员,在星际穿梭,后来幻想成为老师,桃李天下,成为医生,杏林春暖,最后也都不了了之,再后来的少年时代里还有一个只出现过一刹那的电竞梦想最最热血,却也在渐重的学业压力下消失无踪。


檐枫敲敲键盘,指法生涩,连招被拆解得七零八碎像是花拳绣腿。

不远处有人打斗,一群人被几团黑影纠缠,似乎怎么也挣脱不了。


“你们也是来打任务的吗,太好了,我们又多了两个帮手。”


檐枫和秋水对视一眼,笑了笑,没敢告诉他们这两个人里面有一个甚至连键位都刚刚摸清楚。


“这些黑咕隆咚的东西就是敌人吗?把他们打倒就可以了吧?”


秋水挥剑斩断缠上她脚踝的一簇阴暗,顺便把檐枫扯到自己身后。


“不止。完成任务还需要解救出201小队,最后找到光驱散这个星球的黑暗。”


有人如是回答。

找到光啊。檐枫从秋水身后探出头,小心翼翼:


“是指打开手电筒吗?”


秋水偶尔也会被檐枫的反应迟钝逗笑,她伸手戳戳檐枫的脑袋:


“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嘛……诶诶诶,小心!”


银光一闪,秋水收剑入鞘,方才试图攻击檐枫的怪物散成一团黑雾。


“下一波敌人要来了,大家小心!”


“黑云压城城欲摧”或许就是这样的感觉吧,逼近的怪物铺天盖地。

檐枫紧张愈加,几乎握不住手中的枪。

脑子里空空如也,刚刚才记住的键位又一团糟,干脆乱杀一气。敌人的攻势逐渐加强,而他们的抵抗越来越力不从心。

这次任务最终以失败告终,秋水对着电脑抓狂,最后丧气地趴在桌上:


“唉,怎么第一个任务就这么难啊……”


“但是美术和玩法真的很棒呢。”


檐枫合上电脑,起身拍拍秋水的脑袋,


“行啦,别有气无力的了,很晚了该睡了。”


檐枫不否认沙城幻想是一款很优秀的游戏,一次一次挑战任务虽然都以失败告终,但失败总会是成功之母,他们的对战经验也逐步积累起来。


“我大概理解了,在第二波敌人来的时候,保留好四个技能,第三波再放大招。”


檐枫看着屏幕上“任务失败”四个大字,忽然出声。


“我也这么觉得!檐枫你要是能练习好连招的话,应该没问题!”


她是这个小队里面玩得最差劲的一个,任务失败有很大原因是因为大家要分心来保护她,而任务失败以后却没有一个人责怪她太菜太垃圾,反而纷纷鼓励她安慰她。


她受之有愧。


“下一次,下一次一定可以的。”


檐枫看了一眼时间,心生不安。可期中考试快到了,她真的要花这么多精力在游戏上吗?


檐枫抱着高数课本缩在学活的角落里,大家都忙着排练,她算着时间还没到自己的节目,想用这些时间补救自己惨不忍睹的高数。麦克劳林级数展开在脑子里打架,檐枫嘀嘀咕咕自己推演,又把自己绕进大坑。


“啊啊啊!我一定可以做出来的!”


“檐枫你对着墙壁大叫什么呢?”


夜火凑到檐枫身边,瞥一眼她手里的书和写满公式的草稿纸,


“好认真啊,连排练都不忘了复习。”


可我都不会做啊。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檐枫心虚地合上课本:


“这不是快要期中考试了嘛……”


她笑得尴尬,确实怪自己没有安排好学习和娱乐的时间。


“要不找个时间,我们帮你恶补一下吧。”


檐枫在那时真真切切感受到自己是在被偏爱着的,她看看夜火,看见她眼里似乎星河散落,唇畔弧度温柔,于是毫不犹豫扑上前抱住她,无声感谢。

晚些时候檐枫被叫去咖啡厅,前辈们围了一圈帮她梳理知识点、讲解例题。


很多人对动漫社充满各式各样的偏见,觉得那些人穿着奇装异服说着听不懂的话实在有伤风化,却不知那一点点用热爱维系的联系多珍贵难得。因为热爱,所以相聚于此。

动漫社的许多人都是浩瀚宇宙里微不足道的存在,每个人都在彼此扶持,用力地活着。所以这里永远温暖,永远信念不衰。


考试周终于走向终点。拥挤着出考场时,秋水拽住檐枫的包:“总算考完啦,接下来可以好好放松放松了。”不在考试周爆发,就在考试周破防。秋水和檐枫半个多月没玩游戏,生活被学习塞满,睁眼就把自己摔进知识的海洋,梦里都是数字和代码。


“多亏了大家帮我补习。”


檐枫扯扯书包背带,抬起头直直迎上倾泻而下的阳光,明亮而温暖,心情也明朗起来。


“回去玩沙城幻想吧,我们试试新的战术。

试试那个很久之前就计划好的战术。”


解救201小队的过程在有了数十次的经验总结后,比想象中更轻松。檐枫检查了一遍所有人的血条,又打开地图查看光之核心所在的位置,苦恼地抓了抓头发。


“好像大家没办法再坚持任何一场战斗了啊……”


“不到最后一刻怎么能放弃呢?这可不是小檐枫的风格哦。”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檐枫回头。

白衣娉婷,夜火举起手中法杖,开始吟唱古老神圣的歌谣。

没想到平时一本正经的夜火姐也玩游戏呢。檐枫弯起嘴角,笑容明媚。


“走吧,我们去找光!”


向着那光亮,义无反顾。


阳光驱散阴霾重归故里,荒芜贫瘠的大地上,逐渐开出如星子般的小花,一直蔓延到与天空接壤的远方。


檐枫、秋水、夜火肩并肩坐着,看落日余晖,看晚霞彩云,看这个星球逐渐苏醒。

宇宙中有太多未知,一如生活充满无限可能。退出游戏登录现实生活,握紧热爱与信念,向着那光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檐枫搬运】媲美流行歌手”真的是虚拟歌姬的未来吗?

【檐枫搬运】催泪、致郁——你知道发刀的“四种发法”吗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