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朵薔薇

外文系畢業然後不務正業飄到北海道講日文的台南人,崇尚身心靈自由的怪水瓶座。 旅遊/心情/創作/時事 什麼都寫

日常 | 一點生活小事

 (編輯過)
其實有點孤單,但又好像不是那麼難過。

前天聖誕夜,我的工作堆積如山,從早上開始電話就接不完,還必須要處理各種雜事跟會議,最後終於忙完的時候已經是下班前五分鐘。

一早左邊的太陽穴就微微抽痛,是我每個月都會報到好幾次的偏頭痛,又剛好遇到生理期第一天,簡直慘到不行。早上吞了兩顆止痛藥,根本沒什麼用,只是阻止偏頭痛變嚴重而已,但抽痛卻停不下來。那天又剛好外面負10度,大雪紛飛,回家的路上冷風吹得我頭又痛了起來,這次痛的是右邊。

在負10度的空氣中走了十分鐘回家,打開門冷空氣直撲而來,一房一廳太過寬敞我的小暖氣扇起不了太大的作用。窗邊都結冰了。只好趕快動手煮一碗熱騰騰的麵,吃完之後沖熱水澡,沖到很熱會流汗的程度,洗完澡吹完頭髮之後趕快把自己關在小房間裡開暖氣,包在棉被裡,才想起是聖誕夜啊。

下班前同事問我要不要去看聖誕樹和煙火(函館每年很有名的Christmas Fantasy, 12月每天都會放煙火),我說不要,因為我頭痛到只想回家睡覺。本來想在回家路上到星巴克買一塊蛋糕,冷到忘記了。但還是想說至少有點儀式感吧,就開了聖誕歌,但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只覺得被子很溫暖,頭比較不痛了,慢慢睡著。


自從大學畢業投入飯店業之後,各種節日就跟我無緣,甚至變成我最討厭的日子。

在台灣的那一年即便是除夕上班,晚班下班後也都還趕得上一頓飯或一場麻將。但春節對我的意義就只是上班累得半死,下班就有好吃的而已。也早就習慣把連假排在平日,出去玩的時候從來不會人擠人,導致現在只要休到六日我就會躺在家裡,因為實在不喜歡人山人海的。

和家人朋友們的假都對不上,朋友剩下同事,但同事之間幾乎不太可能一起劃假出去玩,所以就養成了自己一個人到處玩的習慣。

來了日本之後,連過年都不太能回家了。以前是因為機票貴,更因為那段時間會有很多外國客人,我們如果請假那日本人會很慘,不過我還是會挑過年前後回家。現在則是因為根本沒那麼多天假能請,還要隔離,不如回家後跟家人視訊看他們吃飯打麻將。

其實有點孤單,但又好像不是那麼難過。

其實也不是沒有朋友,但很多時候寧可自己窩在家裡。對我來說不管是聖誕節還是過年,好像都已經是自己也能過的日子了。


太久沒回台灣的後遺症是,常常夢到我家巷子出去的那間麵攤,很想念榨菜肉絲麵。總是夢到我去點餐,回家打開之後還沒吃就醒了。

醒來的時候都還會有點分不出來自己在哪。因為現在的房間擺設和台南老家的幾乎一樣,眼前是窗戶,門在床的右邊。夢快醒的時候有時候會知道自己是在做夢,但卻沒意識到人在日本,就想著起床後再去買就好,往往睜開眼睛冷靜一下,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才會有濃濃的失落感。

我爸媽如果知道我最想念的不是他們而是榨菜肉絲麵,不知道會有什麼感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