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朵薔薇

外文系畢業然後不務正業飄到北海道講日文的台南人,崇尚身心靈自由的怪水瓶座。 旅遊/心情/創作/時事 什麼都寫

時事 | 被政治傾向綁架的公投

 (編輯過)
主持人問:「那你同意不同意?」,她回答:「我記得是投不同意。」你記得要投不同意,但你知道你不同意的是什麼事嗎?

「四個同意」、「四個不同意」,應該可以說是近期台灣的熱門關鍵字。不只政治人物,社群媒體上也常常能看到大家為了自己支持的信念而發表意見,鼓勵大家為了自己想要的未來去投票。

因為這次沒有要回去投票,還有自己脫離臉書脫離政治狂熱的計畫,我其實對這次的公投並沒有很關心。是一直到最近這個禮拜開始,社群媒體的積極宣傳,包含朋友家人都在講的時候我才注意到這件事。

以我家來說,我觀察到很有趣的現象。

我爺爺是榮民,我爸從小就被教育自己是吃國民黨的飯長大的,不能背叛國民黨。第三代的我們受到的影響不大,但我爸和阿伯那代可以說是堅定的藍粉。一個藍粉就會影響到其他人,我媽跟我妹雖說沒有那麼嚴重,但也可以看出來是有點被影響的。

今天一大早他們三個就去投完票,直到剛剛我隨口在LINE上問了一句開完票了嗎?

我爸傳了一則訊息:「以後要吃萊豬了。」

我妹打電話來的第一句也是:「我們以後要吃萊豬了啦。

等等、並不是以後啊,其實去年就已經開放了,萊豬早就在市面上流通。更不用說,萊牛早就已經進口9年,怎麼沒聽到你們對此唉聲嘆氣的?

然後就在剛剛,我看到這個影片:

中間有一段,主持人問:「那你同意不同意?」,被訪問者回答:「我記得是投不同意。

記得要投不同意,但你知道你不同意的是什麼事嗎?

我媽也在投完票開完票的剛剛問我:「現在公投沒到門檻沒有過,所以是不是全部都只能照著政府的意思去做了?」

我有點不太懂她的意思,但我知道她純粹只是不爽某黨而已。

「現在有的公投是在反對現狀,即便沒有這些公投,這些事情早就已經是進行式了,並不是因為沒過才要開始做。」

「你怎麼投完票了才在問?」


這次的公投被操作成政治對立,變成好像挺藍的就必須全都投同意,挺綠的就必須全部不同意。投票結束後全部不通過,卻弄得好像總統大選勝利了一樣「感謝大家保護台灣」。我不太懂,為什麼大家可以自由表達想法的公投議題在一個言論自由的國家,會變成「同意就是傷害台灣」,而「不同意就是保護台灣」的二分法?

如果是政黨提出的公投,有濃厚的政黨色彩那沒辦法,但其中兩個是公民環團提出的,卻一樣要被摻和進政黨戰爭。我想知道,除去政治色彩,這場公投的結果還會一樣嗎?

我曾經也是很關心政治議題的人,甚至前年總統大選我還因此回台灣投票。後來因為實在是看到太多為反而反的狂熱份子而決定遠離臉書和推特。小時候覺得家裡人討厭民進黨都只是為了反對而反對,長大後決定自己不要變成這種人。然而當同溫層更多人變成為了反對而反對的樣子,我突然就關心不下去了。

有些事並不是二分法,不是非藍即綠。我一直都希望台灣能夠改善這樣的情況,但隨著一些小政黨的出現也沒有任何改變,因為他們會直接被打成小藍小綠,或乾脆打成紅的。

我認為,一個言論自由的社會誰都有跟別人的意見相同或不同的時候,每個人的言論都應該要被尊重,為什麼要因為跟某些人意見不同就要被攻擊?


這樣的情況造成這次公投,有些人只為了自己支持的政黨而投票,所以他們根本不需要知道自己投了什麼內容,只要知道跟我同陣營的人都是投「同意」或是「不同意」就好了。每場選舉跟每場公投都變成一場大型的藍綠對決,浪費社會資源出動人力,在野黨只想挫挫執政黨銳氣,而執政黨只想再一次讓在野黨看看自己輸得多慘。

至於同意什麼不同意什麼在他們眼裡又有多重要?今天過後大概絕大多數人只在乎自己贏了或輸了。

而真正的輸家是那些想改變現況的環團、還有認真研究公投並出門表達自己意見的人,他們被這場莫名的政治表演拿來當做是不起眼的配角。

果然是,認真你就輸了吧。


★我沒有詳細研究過公投內容,所以可能內容可能會有錯誤,如果有問題麻煩留言告訴我。

★歡迎理性討論,但不要言語偏激對我開戰,我玻璃心會碎滿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