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朵薔薇

外文系畢業然後不務正業飄到北海道講日文的台南人,崇尚身心靈自由的怪水瓶座。 旅遊/心情/創作/時事 什麼都寫

心情 | 人心本來就是偏的

這世界上沒有完全公平公正的感情,父母有沒有偏心,孩子都感覺得到的。

媽媽從小就跟我說:「你是姐姐,妹妹還小你要幫她。」

從小學開始,我就擔任起那個幫忙買菜、倒垃圾、洗碗、切水果的角色,因為我是姐姐,所以我要照顧小我三歲的妹妹。當妹妹長到和我當年一樣的年紀,媽媽依舊是那句話,我依舊要做所有的事,而妹妹是那個一不高興就發脾氣,甚至會一邊上樓一邊用力踩地板再甩門的孩子。

我知道,媽媽偏心。但她總說我很乖,而她總是大聲罵妹妹。

我記不清楚到底自己悶在被子裡哭了幾次,因為我清楚地感受到家裡所有人好像都拿妹妹當寶,而我像是草。我那個很不會說話的爸爸,總愛開口閉口拿我和別人家的孩子比較,他說:「為什麼每次叫你做事情你都不情不願的?別人家的某某某還會幫忙做生意!」

我不過是希望你們偶爾也能叫妹妹分擔,而不是她到了國中還是那個「還小」的妹妹。

阿姨和我的感情很好,我常跟阿姨哭說媽媽都偏心。阿姨說,因為小時候妹妹肺炎嚴重到住院,媽媽覺得自己虧欠她所以對她比較好。

當時的我想,難道我身體健康錯了嗎?

我小時候很沒有安全感,只要換一個新的班級或是環境就很容易哭。小學三年級轉到新的學校,我幾乎每天都哭,那時候的老師抱著我問我怎麼了?我撒謊了,我說媽媽每天都很晚回家,我想媽媽了;當天晚上回家後媽媽就單獨帶我出去晃了一圈,我不知道是不是老師告訴媽媽了,但如果有,謊言被拆穿的我現在想起來其實有點尷尬。


我家很不會講話的爸爸以前是跑計程車的。

大概是從小就被這樣教育,我知道我們家裡其實根本連小康都算不上。小時候沒有領過零用錢,一整年的花費大概就是每年從紅包抽出來的一千塊、還有偶爾幫忙跑腿的時候剩下的零錢、跟阿嬤偶爾塞過來的一百塊。

為了照顧需要洗腎的阿嬤,即便賺得不多我爸還是堅持開了十幾年的計程車,時間自由的情況下才能應對各種狀況。他所有的錢都放在口袋裡,沒有存款,媽媽甚至需要和公司預支薪水才能撐過兩個孩子上課的花費。

我很清楚,所以國中時我想和朋友組樂團,媽媽說我們沒錢,等我高中參加社團再說,我答應了;高中時要參加樂團時她說沒有錢買樂器,我說好,沒關係,我參加籃球隊;我一直很想去日本,高二時的日本教育旅行,媽媽說沒有錢,等大學再去交換,我說好;大學要交換時,她說,我們沒有錢。

好,我知道我們沒有錢,所以沒辦法圓夢的我就算自己躲在被子裡哭也不願意去指責他們。大學時努力賺生活費,不夠的時候,我連跟爸媽借房租錢我都覺得不好意思。

我想,沒關係,我自己努力一點,將來靠自己去日本。

可是媽媽,妹妹高中時參加了吉他社,你們說好;我畢業後,妹妹大三說要去交換學生,你們也說好。

本來為期一學期的交換卻變成一整年,某次在LINE群組上因為小事和妹妹起衝突,她直接對我說:「你就是因為我可以來交換你不行,所以你忌妒。」

我當下怒火中燒,沒錯,所有人都知道我想來日本想到要瘋了,她明明知道卻用這種話刺激我。我的確是忌妒,我想為什麼我為大家想了那麼多,退讓了那麼多,最後卻全部都要讓給她?

後來大概是爸媽終於發現了他們偏心的證據,又或者是我阿姨終於去罵醒他們了,他們在我畢業後幫我繳完學貸,或許是想要補償。但其實我心裡的傷補償不了,這件事情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的。

即便他們解釋說那是因為之後爸爸找到正式的工作,而我又上大學辦學貸、自己打工多少賺了一點不太跟家裡拿錢之後,我們的日子比較好過所以才有機會讓妹妹學吉他又出國。但在我看來於事無補,因為她有的我沒有,說再多又如何,心都裂開了即使結痂後還是會留疤的。


來日本以前我曾經罹患過一場短暫卻極度嚴重的憂鬱症,是周圍的人包括我,對自己期望太高,出社會後自己又被迫面對現實的後遺症。

「你為什麼不去找工作?」

「你做飯店業好嗎?沒有前景啊。」

「爸爸幫你介紹工作,你好好做。」

「那是好工作,你為什麼要放棄?」

「你賺這麼一點都不存錢?」

「人家都有給家裡錢,你看看你。」

「我這麼努力應該要面試上的?怎麼會失敗?」

「我這麼努力為什麼還去不了日本?我為什麼還在這裡打掃別人的房間?」

後來,我發現自己再這樣下去真的要瘋了。

我跟爸媽坦白我被醫生說是重度憂鬱症,拿出我吃了就昏昏欲睡的藥給他們看。媽媽看著我哭的時候手足無措,爸爸只說了一句:「不然好好休息,不要工作了,爸爸還養得起你。」討人厭但又很可愛的妹妹總在我突然哭出來的時候跑來抱我拍拍我的肩膀。

最後他們親手把留在我心裡的傷口貼上了OK蹦。

那場短暫的憂鬱症好像一場夢一樣煙消雲散。


我後來想,家人沒有隔夜仇,跟這世界上最親密的人的鬧翻了又能得到什麼?他們幫我還了學貸,我也好像就沒有立場指責他們偏心了,但偶爾想起來還是會覺得心酸酸的。

有時候說起自己是面試上工作才來日本,沒有留學過,會得到周圍的稱讚和欣賞。但這背後有多少努力卻是大家看不到的。我不是天才,我也不聰明,我只是一步一步固執的朝著夢想去。我也有怨過要是我學生時期就能出國留學,或許會有更好的成就、也能更沒有包袱的探索這個世界,但是木已成舟,怨恨這個世界又能怎麼樣?

我想,他們不是不愛我,只是對兩個孩子的期望相差太多。

這世界上沒有完全公平公正的感情,父母有沒有偏心,孩子都感覺得到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你覺得人生公平嗎?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