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朵薔薇

外文系畢業然後不務正業飄到北海道講日文的台南人,崇尚身心靈自由的怪水瓶座。 旅遊/心情/創作/時事 什麼都寫

日本職場 | 當無故曠職變成常態

發布於
連電話也不接,真的很讓人困擾,我都開始要懷疑究竟是我們公司的問題,還是網路上有離職SOP?

昨天休假第三天,因為要拿東西給同事就順路去了一趟公司,櫃檯主管阿部桑剛好要下班就說要順便開車載我回家。對經歷六小時巴士早就累到不行的我來說根本就是天籟之音,我二話不說拿著行李跟他上車。

車開到一半,他突然嘆氣說,原本這星期一才來報到的新人-小林,今天又突然沒來了。

「九點上班,他八點五十還沒到,我們以為是天氣太差可能電車誤點,但他到九點半也沒來,我只好打電話。但電話打了好幾次,都被掛斷...後來我直接循著住址去他家了。」

我沒有任何驚訝,因為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有新人無故曠職,打電話又不接,礙於如果他們要離職還有一些手續必須辦,所以阿部桑只好直接到他們門前敲門的事件。

這應該是這兩個月來的第二次了。

「到他家的時候,是他姐姐開的門。我說他今天沒來,是怎麼了嗎?姐姐還說,但他今天說是休假呢。我說沒有喔,今天是上班日,請問他在嗎?姐姐說不在,我只好請姐姐轉告他讓他回電,如果要辭職就有些必須要辦的手續。」

「...他幾歲了?」我問。

「30歲。」

嗯...好喔,我還以為是高中畢業剛出社會的年輕人。另外,上次被阿部桑敲家門的那個男生,也是28歲。

「後來他打電話來,我問他是不是要辭職,他又咿咿喔喔的說不清楚,我說如果要辭職就有些手續要辦,是他要親自來公司還是我去他家?」阿部桑說,「結果他說,要來公司很不好意思,但也不想讓我去他家,結果最後約了咖啡廳。

我聽完真的覺得莫名其妙,如果是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不好意思也就算了,都奔三了?年紀還比我大呢?因為最近這一年類似事件真的太多,我問他日本人都是這樣的嗎?覺得不適合沒關係,至少打個電話吧?

連電話也不接,真的很讓人困擾,我都開始要懷疑究竟是我們公司的問題,還是網路上有離職SOP?

上一個離職的是一個28歲的前店長(男),也是兩個禮拜後突然不來,阿部桑打電話他不接,因為當天下大雪我們還很擔心他出事,打電話到他家也沒人接,最後阿部桑只好跑去他家按門鈴,沒人。當天晚上又跑了第二遍,他爺爺奶奶出來應門,當事人才說他覺得不是他想像中的樣子,他要離職。

阿部桑說,現在他面試人已經不在乎對方到底有沒有工作能力了,只要願意做,或是離職前願意打電話來就好。

「不想再跑去別人家裡了,很累。」他說。


上面提到的只是這兩個月的案例。

大約半年前來過一個40左右的前百貨公司店員(女)-小森。

她是個很有活力的女性,因為之前做過服務業,所以對待客很有自己的心得。學得也很快,她曾經在我旁邊學了一個禮拜的預約相關的事務,我把枝微末節都講得很清楚,最後跟她說不用急著全部學起來,熟悉了之後就會懂了。她還笑笑的跟我說好。

結束預約部的實習,站了兩個禮拜的櫃檯,突然人就不來了。

阿部桑打電話給她,她說她身體不舒服,需要休息——忘了說,身體不舒服也是他們很常用的藉口,通常就直接不來了。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她都沒來,阿部桑只好再打電話,她才老實說她要離職。

我知道日本人不喜歡太直接的,喜歡迂迴的,但這種事情真的不用迂迴,不想做就不想做,不要扭扭捏捏的講不出個所以然,拖個好幾天有什麼好處嗎?

剛畢業的小萌妹妹

無故曠職裡面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剛畢業的小萌妹妹(19歲)。

她是即便戴著口罩都能露出一雙水汪汪大眼睛的女孩,名字裡有個萌字,但大概是剛畢業還沒社會化?她常常在櫃檯和人「打情罵俏」,當時剛好有個台灣男生從其他店鋪來支援,他們在外面笑得太大聲,我出去櫃檯和小萌妹妹說事情,她瞬間換了一張正經臉,半點笑都不留給我。

我是沒什麼關係,但其他日本女生可就不這麼想。當時的小主管直接訓斥她一頓,讓她不要在櫃檯笑得「花枝亂顫」——這是我們私底下的形容詞,當然沒有直接對她講。

再後來,她突然沒來上班,當天夜班全亂。打電話,她說她臨時腸胃炎。

後來將近兩個禮拜都沒來,因為她我們的班表大亂,阿部桑要求她帶醫院的診斷證明,畢竟腸胃炎兩個禮拜不能上班真的有點讓人無法相信。之後她的確帶來診斷證明書,也回來上班了。還以為就這樣大家相安無事,但小萌妹妹回來上班的當天,櫃檯的大林主任找她聊了一下,跟她解釋這樣無故缺席太多天會造成其他人的困擾。

說完後當天,大林主任剛好有事問她,小萌妹妹大概是被唸得不開心了,連理都不理主任,甚至斜眼看他。一向脾氣好的大林主任第一次發飆,就抓著她進辦公室念了一頓,告訴她:「妳如果不想做了,就回家。」

小萌妹妹還真的上班到一半,東西拿了就回家!

我隔天上班聽到真的傻眼,連被綠了都不生氣的大林主任欸!小萌妹妹一天之內就讓他氣到罵人,簡直就是曠世奇才!

不過更誇張的還在之後,可憐的阿部桑打電話請小萌妹妹來辦離職手續,約好的時間她沒來,打電話卻說她人在札幌玩?我們又再一次傻眼,不得已只好請認識她父母的同事撥電話給她媽媽,她媽媽這才跟我們道歉,說她以為女兒去上班了云云,她說一定會請女兒來辦離職手續的。

來辦手續的當天,辦公室外一陣吵雜,坐在門口的我還以為是打掃阿姨們來上班了。看了看時間不對,然後門口有一個短髮女生被推進來,我看了她一眼。

不認識。

「呃,那個,小萌來了。」她抓抓頭,一臉尷尬。

我看著她,如果我腦海裡的想法可以具現化,那絕對只有一堆問號。

在我脫口而出問她「你哪位」以前,後面的主管臉色鐵青,拿著一些紙本文件走出去。我才知道原來小萌妹妹今天要來辦離職手續,找了朋友就算了還把朋友推進來辦公室。

真的是個曠世奇葩。

不敢開口提離職嗎?日本有離職代行服務

小標下得好像業配(笑)。

第一次聽到這個服務,是櫃檯一個工作了一年的松山妹妹(19歲)預計上早班的某一天。

一大早,可憐的阿部桑又接到了電話,對方說他們是「Saraba Union」(サラバ:saraba,在日文有再見的意思,通常是在電影或是詩詞裡出現),是代替松山妹妹打電話來的,松山妹妹從今天開始離職,所有離職手續他們會代辦,請我們從現在開始不要和松山妹妹聯繫。

我相信阿部桑接到電話的當下一定很想罵一句:What the fuck?因為他轉達的時候我也想問What the fuck?

從那天開始我們全辦公室的人才認識到原來這世界上還有離職代行服務這種東西!而且還能無視離職預告期限的規定,說不來就不來。對面同事上網查了,使用一次的服務居然要兩萬五千元日幣,寧可花兩萬五千元也不願意自己到場說自己要離職,究竟職場是什麼可怕的怪物?會吃人是嗎?!

幾個月後會計工讀的姐姐在室內某醫院的櫃檯遇到的松山妹妹,聽說松山妹妹嘆了一口氣跟她說:「以前飯店比較輕鬆。」會計工讀的姐姐曾經就在那間醫院工作,聽說水很深,我們還感嘆了一下妹妹真的選錯,對面的同事說了一句:「她可以再找一次Saraba Union啊!」

後來Saraba Union變成我們開口閉口都要提到的笑話素材。

這麼多相似案例,到底是誰有問題?

我不能說公司沒有問題,但再怎麼有問題,無故曠職都不應該是一個正確的解決方式

我自己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也只做了一個禮拜,因為辦公室氛圍太糟我忍受不了,所以我很清楚剛來就離職有多難開口。但我從來沒有想過無故缺席、拒接電話會是一個選項,先不說公司對我觀感如何,要是被我媽知道了我可能會先被打死!

在網路上輸入「新人突然不來」,會出現一堆案例,連日本也是。

在社會上跑跳,至少對自己的人生應該要負責任吧?打一通電話真的很難嗎?好險那些人我只教過一個,多來幾個大概我就要拒教新人了。

不過剛畢業的新人裡面,還是有很多認真工作,而且在櫃檯如魚得水的。只能說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以及個人的責任認知真的很重要。不然應該每份工作都做不久,最後還容易把自己的名聲弄臭得不償失。函館是個小地方,即便不同公司行號都有主管們之間互相認識的事情,有時候也會接到別的地方的電話詢問某某人如何...所以真的不要抱著僥倖的心情,真的不知道進公司或是面試以前別人是不是早就已經知道那些黑歷史。

接下來我們部門也要徵人了,麻煩至少來個離職會打電話的人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