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朵薔薇

外文系畢業然後不務正業飄到北海道講日文的台南人,崇尚身心靈自由的怪水瓶座。 旅遊/心情/創作/時事 什麼都寫

對象棋的記憶

發布於
爺爺在我們心中就是棋王,因為從來沒有人能贏過他。我爸也不愧是棋王之子,穩坐第二名,而我這個棋王的孫女也就只能去嚇嚇我妹而已。

剛剛在google play商店看到象棋遊戲,就想到了很多小時候的事。

從小爺爺就喜歡抓著我下象棋,我還很小的時候,只會玩翻開吃子的那種暗棋。

以前家裡有一個木頭折疊的小桌子,上面都已經把棋盤畫好了,我們只要把桌子立起來之後就能玩。小時候家裡沒什麼玩具,我唯一有記憶的就是象棋和跳棋。

爺爺在我們心中就是棋王,因為從來沒有人能贏過他。就算他被吃到只剩下一子,他還是可以反敗為勝,或是讓我們怎麼跑都吃不到他最後和局。我爸也不愧是棋王之子,穩坐第二名,而我這個棋王的孫女也就只能去嚇嚇我妹而已。

暗棋我還能勉強在十局裡贏個三局,大盤的象棋我這輩子都沒贏過。

象走田、馬走日、炮只能用跳的。士只能在小框框裡保護將和帥、車(ㄐㄩ)可以直衝、兵在自己家裡只能往前走一小格,到對方家裡才能亂走,兵誰都吃不了,但可以吃掉將帥。

這樣的規則即便我已經超過十年沒有下過象棋也忘不掉。後來學會下西洋棋之後才發現,其實兩種棋真的蠻相似的。

國小的時候,或許是因為那附近住很多眷村後代,大家幾乎都會下象棋。小學六年級的時候班上還辦過象棋大賽,我記得我拼到了前三名,在家總是輸棋的我第一次知道我這麼厲害。但上了國中之後,會下象棋的人就少很多了,課業比較重之後也很少和爺爺下象棋了。

長大之後大家改打麻將,象棋就被遺忘在角落了。我在象棋的寶座上勉強還能坐在第三名,麻將的話我就是連我妹都贏不了了。不過要贏我媽的話還是綽綽有餘的。

然而我其實一直有一個遺憾,就是沒在長大後再跟我爺爺下過一盤棋。不然變得這麼聰明的我,應該不可能還贏不了棋王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