蔷薇新娘

哲学及历史爱好者,伪共产主义者,女性主义者 我的邮箱:[email protected] 欢迎交流~

一位女特朗普支持者被枪杀了……


一位女特朗普支持者被枪杀了。这一事件立刻在中国成为热点新闻。只是一些网民津津乐道的似乎是“梗”。好像没有人意识到有一个人死了。

我认为国家暴力机关绝不应该对手无寸铁的平民开枪。除非警察或者军人处于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但是视频中显示的并非如此。开枪者是在安全的地方开枪的,那位女性中枪后倒在地上,周围的人都惊呆了。警察围上来,喊叫,并且试图救治死者。警察并没有成功阻拦抗议者。这一切都发生在国会内。

对美国而言,特朗普的政治命运终结了。对中国,政府又找到了一个绝妙的黑料。大陆的一些网民快活地说道:“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啊!”


“美丽的风景线”一词,在大陆语境下是美国对香港“暴乱”的嘲讽性描述。然而墙外又有不少“辟谣”提到,佩洛西所说的美丽的风景线实际上是指当时的维园六四烛光晚会。

可能香港本地人对此会了解更多,甚至有机会亲身参与。对我而言,它也仅仅是存在于网络之中。当我第一次知道维园晚会时,那种惊讶难以言表,仿佛真的是一水之隔就是两个世界。这种惊讶同样出现在我第一次去香港时,看到路边随便一个杂志摊都满是给习近平泼脏水的小道杂志,报纸上可以长篇累牍地讨论真正的热点事件时(当时我本想拿几本以习近平为封面的杂志回去,由于害怕海关检查就放弃了。不过实际上海关并没有搜查我的行李)。

2019年是六四运动30周年,那一年b站的弹幕都下架了,一度风传要取消弹幕。据说贴吧将“弹幕”一词都添加到了敏感词枯中。这点我无法证实,因为说来惭愧,当时的我竟然茫然无知地度过了那一年,直到事后才从旁人的议论中慢慢地意识到蹊跷。

维园晚会的重大意义也许在于,它是香港和大陆至今仍存的脆弱纽带之一。香港人认为有必要同时为大陆人争取民主,单方面的,因为大陆几乎不可能给出什么真正的回应。特别是当抽象意义上的大陆人和香港人关系真在恶化的今天。香港还有没有动力,以及在国安法下有没有能力去继续维园晚会,只有等到6月揭晓。

作为一个大陆人的我深知香港人享受了远远超过我们的自由和民主。区议会虽不能左右政局却能表达民意。我记得当初香港区议会结果出来之后,微博上面充斥着末世感。有人欢呼,有人愤怒,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这样一条评论:“假如香港真的民主了,我们该怎么办?”


如果一个人认为,香港在过去数月发生的抗议活动的参与者是“暴徒”的话,那么,这个人大概也会认为昨天冲入美国国会的抗议者是“暴徒”。

从表面上看,中国政府及亲政府人士是在嘲笑美国,不过实际上他们是和美国政府站在同一战线上的。否则的话中国政府就真的会宣称“支持美国人民的抗议活动”了(就像讽刺段子里说的那样)。其间的争论点无非在于警察该不该杀人:然而如果一个人支持邓小平在89政治风波中应该杀人,那他同时也会支持美国警察应该杀人。

没有政治立场的人,恐怕不会千里迢迢到国会去吧

实际上我无聊翻回19年的环球时报时,看到中方对于法国的抗议活动也是持类似的态度。此报引中国驻法大使说“我们对法国感同身受,也希望法国对中国抱有同理心。”

就在这一段下方又引香港《东方日报》社评称:“《紧急法》乃港英遗留下来的法律利器,‘六七暴动’曾经引用,现在香港暴乱堪比当年,为何英国人可以引用,港府就不可以?这不是洋奴心态是什么?”

我们先不要忙着感慨鲁迅当年对于阿Q“和尚摸得,我摸不得?”的描写是多么的深刻,单就这一段话看,环球已经是在和殖民时期的港英政府共情了。而这里提到的所谓“六七暴动”又是什么呢?原来是当年大陆文化大革命影响下香港左派发动的暴力抗议活动。当年的中国政府还是谴责港英的“法西斯行为”的,中国的一些民众(红卫兵)是在英国代办处前游行支持香港人民的抗议活动的。


美国因为特朗普割裂了,或者说,美国的割裂诞生出特朗普。这已经是人人皆知的事。

特朗普能够获得大量支持者的原因,最主要的恐怕还是去工业化带来的失业和贫困问题。美国从中国劳动人民的劳动中赚了一大笔,可是好像铁锈带工人们对此并不开心。现在中国要入关,美国一些工人也要入关中国。等到中国真的入了美国的关之后,可能又要去入越南或是非洲的关。

不过这也只是玩笑话,美国人可以选川普,中国并不可能选一个“广普”出来。中国的“去工业化”也并不是由入不入关决定的,即便入不了关,该转移的还是要转移。

特朗普的政治生涯恐怕要结束了。不过问题解决不了,美国可能也很难完全平静下来。特朗普两次选举,媒体和要人都对他不怎么感冒,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有没有考虑过特朗普背后的意义是什么。又或许,特朗普的激进政治路线之后,美国人会更多地倾向于平稳的政治。也许之后会出现沉默半数下的平静。谁知道。

有的时候人们会过分谴责民众运动和暴力,只是他们忘了,民众除了自己的肉身外,几乎一无能左右政治的力量。如果只要在某个报纸上刊载一篇文章就能左右政治局势,谁又愿意上街呢?


前天香港抓了50多人,理由是他们要利用议员否决权令特首下台,所以是颠覆国家罪。

大前天拼多多有员工加班猝死。事情真的总是一件接一件来。这件事就是在一向“爱国”的社群中都有回响。尽管那位死者的地位并不很差,可能还算优越,可是唇亡齿寒。拼多多员工说多多买菜的有连续工作30小时的记录,怎么办呢?入关?

已经过去的2020年,是多么不平静的一年。2021年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吧?作为生者的人们见证着历史,感受着历史,而历史从不为那些无力的旁观者停留。历史的车轮将死者碾碎了,那些人却在高处笑着。这笑是何等可悲啊。

我确实没有想到,督工会说这样的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