蔷薇新娘

哲学及历史爱好者,伪共产主义者,女性主义者 我的邮箱:rosesponsa@gmail.com 欢迎交流~

谈谈“无产阶级专政”:共产主义是怎么变成极权国家代名词的?

發布於
写在前面:

没有人是无偏见的。但是了解和理解却能减少偏见。

我知道,有人一看到“共产主义”四个大字,内心已经燃起了愤怒的烈焰──没有必要,我们并不是洪水猛兽,并不吃人。

我想请你们想一想,你们对共产主义到底了解多少?你们之所以反对共产主义,是因为真的认识到共产主义的邪恶,还是由于对某些政权的憎恨(正如某些人因为憎恨美国,所以连带着也憎恨民主),还是仅仅是由于反共宣传呢?请你们了解共产主义之后,再回答这个问题吧。

对于那些对共产主义有兴趣,或抱有同情,或拥护它的人们,欢迎你们来评论区留言讨论,指出不足。

谢谢。

我的上一篇文字的最后引用了马克思《共产党宣言》里对于共产主义社会的描述,里面说明了共产主义的最终目的是消灭一切阶级,建立自由人联合体。然而,如今的人们想到共产主义时,脑海中浮现的很可能是苏联或是中国的恐怖。这实在是天大的误会。

所以,我想就这个问题,说点什么。


1.早期共产主义

“无产阶级专政”最早的来源,是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到的,在推翻资本主义到实现共产主义之间的一个过渡时期(在大陆,一般习惯于将这一阶段称为社会主义,以与共产主义相区分)。马克思认为,这个时期应该由无产阶级实行专政,夺取资本,等等。

马克思说,这一时期并不会比现在更坏,因为现在的国家实行的也不过是资产阶级专政而已。在马克思看来,国家不过是统治阶级的工具,“现代的国家政权不过是管理整个资产阶级的共同事务的委员会罢了”。

于是,国内的一部分所谓“左派”就找到了反对西方意识形态的理由了:美国的民主不过是假民主而已,不过是资产阶级的看门狗而已。在中国搞什么民主,最后就是让马云王健林这些人来统治而已。

望文生义对多数人而言是常犯的错误。譬如当你对某人谈论中共如何如何时,他也可能很理直气壮地说:存在即合理!

对于马克思的这些论断,我们至少要考虑以下两点:

第一,马克思所处的时代,普选尚未实现。当时,即便是建立了民主体制的国家,也普遍实行对选举权的财产限制,拥有选举权的人仅仅是少数。即便是美国,在南北战争前也仅有不到40%的男性公民有选举权。英国则更甚,在1884年也仅有28%的男子有选举权。在这种情况下,说国家的统治是资产阶级专政,不是有道理的吗?

第二,马克思所说的无产阶级专政,是就与当前的资产阶级专政对比来说的,稍加思索就不难想到,它们指的是由无产阶级/资产阶级掌握统治权,而不是指统治方式。资产阶级的专政,难道不是由资产阶级的民主实行的吗?马克思从来没有否定过资产阶级的民主和代议制、法和新闻自由等等。德国的那些“真正的”社会主义者,那些在德国尚未取得资产阶级的民主、法和新闻自由之前就拿社会主义来反对它们的人,在马克思看来不过是“政府用来镇压德国工人起义的皮鞭和枪弹的甜蜜的补充”罢了。

马克思不是要反对民主,他恰恰是要争取民主。


2.工人运动、革命和血

马克思认为阶级斗争是不可调和的。这个观点或许极大地影响了后世的共产主义运动,列宁不愿意和临时政府和孟什维克妥协、毛泽东不愿意和国民党妥协,或许都是受到了马克思的这个结论的影响。

马克思不是神。马克思毕竟是依据他那个时代的经验来做出判断的,所以必然会有他的历史局限性。

假如我现在告诉你,中共未来将进行改革,实行多党制和普选,允许自由组建工会,开放新闻自由,实行法治,取消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而且这一切不是通过革命而是通过和平示威来实现的,你信吗?

你肯定不信。马克思也这么想。

就在马克思写下《共产党宣言》的十年前,威廉·洛维特等6名普通劳动者和6名国会议员组成一个委员会,拟定了一份《人民宪章》,提出以下五点要求:

  • 21岁以上男子有普选权
  • 每一选区人口数量相同
  • 选举由不记名投票决定
  • 取消参选财产限制
  • 给予议员年俸

进行每年一度选举1839年2月4日,在普通民众的支持下,宪章运动大会开始起草请愿,6月上呈英国下议院,下议院几乎没过目便予以拒绝。激进派组织暴动,被镇压,许多宪章运动领导者被捕。9月宪章运动大会解散。11月威尔士再次发生暴动,被军队镇压,大量宪章运动参与者被捕。

1842年,又发生一次请愿活动,这一次征集了325万人的签名,但很快再次被否决。

《共产党宣言》发表后,人们再次请愿,请愿书被装在四套华丽的马车上驶向下议院,但再次被否决。

宪章运动者们的要求什么时候实现了呢?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的1918年,《1918年人民代表法令》才规定:但凡年满21周岁的成年男性以及年满30周岁的成年女性,均有下议院的选举权。经过本次改革,英国符合选举条件的选民人数从770万左右一跃变成2100万左右。

虽然时间漫长,但是英国斗争的牺牲同真正的革命比起来,那实在是微不足道了。我想讲一个墙外可能不那么熟悉,但是在墙内很知名的例子:巴黎公社。

1871年,法国政府向普鲁士投降,普鲁士人要求他们的军队以凯旋仪式进入巴黎,引起巴黎民众不满。30万市民组成的国民自卫军选举了自己的官员(全部来自工人),并组织了一个由爱国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组成的中央委员会,保卫共和。

梯也尔政府不能容忍这点,于是派士兵收缴国民自卫军的大炮。士兵随即哗变,加入巴黎一边。巴黎举行了公社选举,布朗基(此时尚在监狱)被选为议会主席。

新的军队很快到来了。政府军在枪决了大量战俘后攻占巴黎。麦克马洪元帅签署了一项公告:

“巴黎居民们,法国军队来解救你们了。巴黎自由了!四点钟的时候,我们的士兵们占领了最后一处暴动据点。今天战斗结束了。秩序、工作和安全将被重建。”

随后,几万人被处决,几万人被判监禁,数千人被流放,数千人流亡海外。此后,法国历史书均从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直接跳到法国第三共和国,巴黎公社被严令禁止提及,不得进入教科书。

对革命的残酷镇压带来的首先是屈从。一名记者,爱德蒙·德·龚古尔评价道:

“血腥镇压非常彻底,像这样杀死所有敢于反抗者的流血事件,将推迟下一次革命爆发的时间……旧社会至少为自己又争取到了二十年的和平时间……”

的确。但同时,愤怒的人们也可能在下一次革命中变得更加激进

更可怕的是,他们可能会变得更加聪明,意识到,只是松散的组织来领导一场面对强大无情的国家机器是不可能的

列宁登场。


(后记:未完待续。本来我是打算稍微谈一谈这个问题,结果却越写越长,于是发现这样文章太长了,读者看得可能会很难受。而且今天几乎写了一天,还没写完列宁那一部分……所以我打算把文章分成三到四个部分,第二部分谈谈列宁,第三部分谈谈列宁死后斯大林和托洛茨基的斗争,以及毛泽东的中国革命和邓小平改革。各位“敬请期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6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