蔷薇新娘

哲学及历史爱好者,伪共产主义者,女性主义者 我的邮箱:rosesponsa@gmail.com 欢迎交流~

谈谈中国的“国运”

对于国运的问题,“主流”的说法(这里的主流指的是在官方言论管制下的舆论主流)是,中国在崛起的道路上面临着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西方世界为维持优势地位的打压,如果不能抗拒国内外反对势力勾结起来进行的“和平演变”阴谋,中国就重蹈苏联解体的覆辙,中国就要全面私有化,社会主义制度就要灭亡,中国人民就要受苦受难了。

其实,官方最爱谈的所谓让苏联和东欧人民陷入“苦难”的所谓和平演变,早就在中国完成了。在改革开放之后,在人民的权力被官僚窃取、在全民所有的公有制财产被“改革”成少数官僚资本家掌握的国有垄断资本和少数私人大资本之后,共产党已经不是共产党,中国也不再是社会主义国家了。中国共产党虽然还打着破烂的红旗,但是其目的也只不过是既要反对西方的民主资本主义,又要反对真正的社会主义,以维护他们统治的所谓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已。风起云涌的所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或者所谓“国进民退”还是“民进国退”的争论,说到底也不过是官僚资本和私人资本之间争夺阵地和领导权的斗争,和大多数民众没有什么关系。坐在北京的到底是朱元璋还是努尔哈赤,对民众都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对于左派而言,全面私有化和开放外资带来的新垄断(这个新垄断在旧垄断万一消灭后,是一定会产生的),要比现状更差一些罢了。

中国至少在短期内,是不会发生革命的。因此决定中国前途的将是官僚资本和私人资本的斗争,而这个斗争的胜利者只能是官僚资本。因为官僚资本有严密的组织,尤其是有军队和国家机器作为支持。而私人资本在目前还是无法动员人民的,在将来或许仍然动员不了人民,因为民主自由之类的空洞的口号和民众的切身利益关系不大,是很难吸引到支持者的。再加上近年来舆论机关被扫荡,私人大资本领头的王健林被敲打、马云刘强东被退休,以及党组织对私人资本控制加强,私人资本恐怕将陷入越来越不利的局面(再有一个就是疫情的冲击下,官僚资本有国家支持,而私人资本虽然也能得到国家支持,相应地就必然加强了他们对国家的依附性。当然,一些小资产阶级以及和国家经济命运关系不大的私人资本,是得不到国家帮扶而要面临破产的危险的)。

所以,未来的中国不会越来越进步,而必然会越来越保守。这个走向保守的进程有某种必然性,正如它未来的中国的继续保守化也有某种必然性一样。现实向我们阐明了改良路线的破产,它的意义在于宣告了这一点:就是人民如果没有争取自己权利的能力,也就随时可能失去已经争取到的权利。

与此同时,正如某些媒体以及引导下透露出来的舆论表示的那样,中国正在“崛起”,尤其是崛起到要挑战苏联解体后构建起来的旧世界秩序了。

这个挑战有政治层面的,如上合组织(2017年它甚至把印度和巴基斯坦都拉了进来);更重要的是经济层面的,如亚投行和“一带一路”,以及世贸及其他国际组织规则的变动。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中国似乎已经彻底抛弃了二代领导人留下的“韬光养晦”的原则,贸易战烽火未息便和美国大打外交战,似乎完全不在乎全世界的眼光。无疑,中国官僚们必然要竭力避免这种挑战发展为战争(包括已经尝到苦头的贸易战),但是另一方面他们也深知军事力量是和美国叫板的重要筹码,因此他们必须要在这个“和平”年代里搞强军,下航母。这其实和核武器是一个道理,用不上,但必须有,而且越多越好。

在未来,改革开放以后那样的“经济奇迹”是不会再有了。当然中国还不会失去她“制造业大国”的地位,但是工业化向东南亚和非洲等国的转移已经是进行时了。如果这些国家能把握这一机遇(像越南就是一个有希望的对象),她们也可以循着中国改开之后走过的老路,创造出新的“经济奇迹”。与此同时,川普进行的对美国“重新工业化”政策,大概是注定失败的。在短期内这可以让那些因为去工业化而失业的美国工人开心,但是长久看来这种明显是企图开倒车的做法既不能长久,也不能根本上解决美国工人的问题。

对于那些热衷于做“中国梦”的人们来说,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根本的问题不是中国的国际地位的问题,而是中国国内分配体制的问题。苏联和美国的争霸没有给苏联人带来什么好处,苏联的解体也没有让美国人生活的更幸福。用岁月静好的春秋大梦掩盖地区发展不均、城乡发展不均、资本和人民财产发展严重不均等等问题只不过是用平静的湖面掩盖其下的暗流汹涌。当一大批爱国青年们在微博、知乎和B站大谈入关学、中国梦和伟大成就的同时,有更多人在刷着这些爱国者们不愿拿正眼看待的抖音、快手。对他们而言谁当官谁下台之类的问题根本毫无意义,他们只想在忙碌的学习(需要提醒的是,我国的教育普及程度并没有某些人以为的那么高,尤其是高中和大学教育)和工作之外花N个15秒放松一下心情。他们虽然偶尔也迎合一下爱国主义的欢呼,但大多数时候他们并没有什么发声不发声一说,因为他们根本没有什么话好说(也许,只有在维权时,他们才能罕见地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但是近来的维权事件已经不可能得到如十几年前那样的关注了。最近雷神山某工人的维权事件就是一个例子。另一个例子是去年推出的关注工人权益的纪录片《矿工、马夫、尘肺病》竟然沦落到作者要在豆瓣上等着为有兴趣的朋友一个个给网盘链接的地步。但是有趣的是,“向劳动人民致敬”之类的官宣倒是越来越频繁地出现了。生活在美好年代的红色青年们一遍一遍地向这些为祖国付出的伟大劳动者致敬,感动得热泪盈眶,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要了解他们的生活现状,更别提改善他们的生活。即便提出这样的问题,得到的回答想必也是老一套的“发展才是硬道理”)。他们才是中国最没有“言论自由”的群体。

但是这些在民族主义者眼里是看不到的。民族主义者虽然大谈屁股和脑袋的关系,但是一谈到中国(或者别的国家)就把全中国人民的屁股放到了同一条板凳上(当然,还要顺便把那些反共分子的屁股放到另一条板凳上,顺便踏上千只脚)。“没有阶级只有民族”是国家社会主义的老论调了,鼓吹这种论调的人们把屁股和脑袋放在哪里,不是很明显的吗?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