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職場的性別歧視和其他衍生觀點

捲氏俗女

其實那些教授也不熟啊,唯一熟的只是國籍,重點是他又不熟房客的題目

捲氏俗女

我覺得這教授是很典型的台灣壓榨型教授,但是在研究計劃這段她真的對自己太有自信了。有次我和她聊到給母語人士修改這件事,她說很多白人只是一張臉好像英文很好,但其實改完也不怎樣XD

所以我只好自己寫文自娛......

給十年前的自己一封信 ︱ 各獎項與加碼獎公佈

一樣是吸毒,為何宋冬野與台日藝人下場不同?

捲氏俗女

他是吸食大麻,放在加拿大只是個(合法的)娛樂行為XD

我覺得煩的是中國輿論把他放在緝毒公安因公殉職的天平下,媽呀,先不說大麻的價值和海洛因這種毒品根本不能比,是販毒集團殺警,又不是吸大麻的歌手殺警,國家抓不到真正的販毒集團,保護不了自己的公安,怪到一個歌手身上?

人生難得的體驗|跨越西伯利亞的際遇

捲氏俗女

當下我有想說要不要跟航警說,但那時候還很喜歡他,覺得應該好好送走他...

捲氏俗女
回覆
射手媽咪婷婷@tingting1123

他是啊!所以我說要結束他也沒特別強求,只交代我要多念經(什麼啦)。

其實看透這點就覺得也沒什麼,反正那個歲數的我,「和能帶我去看想看的風景或者看別人看不到的風景的人一起走一段路」也是凌駕「交一個男朋友有一段穩定關係」之上,所以現在回想起來不會覺得難過,只會覺得生命中有過這段體驗也算有趣。

當然也會捏把冷汗,不過現在回頭看當時的任何旅程都會冷汗直流。

捲氏俗女
回覆
射手媽咪婷婷@tingting1123

根據一直和他在法會見到的台灣人的說法是:他的前任是同一掛的俄羅斯女孩,後一任也是同樣跑法會的日本女孩(我說的跑法會是指一年之中有半年都在法會上,其他時間就是待印度或尼泊爾等法會),我只follow到這裡,後來和那些台灣人也因為話題差太遠而失聯。

至於為什麼會在蒙古遇上?因為他的上師要去俄羅斯講法,而他無法直接飛回莫斯科機場,所以走陸路經蒙古回去,我算意外(他後來有在抱怨:和這麼不虔誠的女生交往過,害他修行倒退好幾年...)

捲氏俗女

他不會鎖定我,因為按照他的標準,以我的修為下輩子恐怕無法轉世成人,所以無論如何也無法一起走到底(哈哈)

捲氏俗女

其實蠻符合人設,他在尼泊爾那群俄羅斯朋友都是一樣路數的佛教徒,他們可以在那邊把護照期限用盡都不回去換,往來印度和尼泊爾邊境都用假簽證,但很專心在法會XD (然後我也遇到一些同樣路數的台灣人證實俄羅斯人過去幾年的軌跡。)

捲氏俗女

現在想來沒有被帶去賣掉也算是萬幸,不過認識時他已經是放下屠刀的虔誠佛教徒(但可以為了見上師偽造文書XD)

捲氏俗女

沒有曲折啦,其實算普通之異國戀,那次送走他就順勢結束了,只是結束的原因出人意表而已...

捲氏俗女

沒有亡命,他表現得很理所當然,俄羅斯好像是個假證件猖獗的國度,到一種大家也無視真假的地步XD

宋冬野,和我的粪坑

捲氏俗女

對於吸大麻=吸毒,我光看到這個就全身不適。

這邊時間線我有點亂:我以為郭朝源是2017-18的歌,所以是可以發專輯但不能公開演出嗎?那翻牆當個YouTuber也好啊(牆外歌迷的殷殷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