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琛琛也是捲

捲,半路出家的政治學徒一枚,文字時而溫柔,時而暴烈,時而浪漫,時而尖銳,時而簡潔,時而瑣碎。【近注】最近忙於家事和讀書,發文和讀文都很隨機,暫無社交之心情,請稍安勿躁。

情書|語言,和喜歡

就真的是一封情書喔!不要怪我沒事先警告。
多倫多某展覽照

聽說善用自身原生母語書寫的人,很難把另一種新語言學到透徹,因為這樣的人若不能在新語言中找到精準的詞彙表達自己真正的感受,會感到沮喪。親愛的Z,於是我忍不住想知道,如果有一天,語言會不會成為我們喜歡彼此的極限呢?

你知道,好多年前我喜歡上一個說著不同語言的男孩,我發不了他母語中的捲舌音,他始終沒有意願弄明白我敲打的方塊字,然當時,我天真地以為「喜歡」這樣的情感,可以超越語言,也或者,我只是莫名相信將來,總是可以用他的文字寫下對他的感受。

後來,在終於學會如何用他的語言正確的表達自己的情感後,我卻已經忘記和他之間未竟的種種了,我的德文始終沒有學得很好,但也足夠正經八百寫了一封語法正確的道別信給他,不帶舊情,甚至,漸漸忘記這個語言。

關於語言哪,你知道嗎?在剛去德國的前兩年,我是幾乎一句中文也不說的,不真的是為了學會德語而不說自己的母語,而是,我發現在一個時時刻刻生活著城裡,自己說出一句話、一個詞、或是一個字,卻沒有人能夠懂,那真的是很寂寞的。而「寂寞」,聽在說任何一種語言的人耳裡,都很刺耳啊。

當然,也許你不會有和我相同的感受,因為就連一個被孤立在世界邊緣的太平洋島嶼上,這兒的人都搶著要說你的語言,所以我想你會相對的安適吧?

後來的後來,我試了又試,不得不承認:喜歡,永遠不可能超越語言的界線,我們可以透過身體展示親密,在數位相片裡找到若干跨越表面話語直達心靈深處的證據,但原生的母語就像自身的印記,帶著我們全部的人生經驗,當我們在無盡的世界裡找到對方,若不憑此印記該如何才能夠走向彼此呢?

嘿,終於有一天,英文裡的德語口音褪盡,儘管在你的語言裡我所能表達的,仍然不及萬分之二,還是希望自己能留下一些線索,一字一句,等你有天能透過它們明明白白我的心意,明白我對於能遇上你,一個能聽懂我說話和寫字的藍眼男人,有多打從心底額手稱慶。


就,其實捲夫的中文還不錯,這樣的文章他絕對看得懂,然到底能夠用對方的語言寫一封情書並精準表達自己的情感嗎?在一起十年後,還是不得不承認,我們都是擅寫各自語言的人,於是要想把對方的語言寫成和自己的母語同一個水準根本是癡人說夢。

社區活動|聖誕文字市集正熱烈募集支持和文字中,歡迎參加
這篇文章也會發在個人網站方格子,但不知道什麼時候(喂)
【捲氏雙週報】大小雪特刊,歡迎加入/追蹤圍爐流離城事慢半拍
支持我的創作,
讚賞公民2.0訂閱連結
我在新性感雜誌的最新文章:專欄|所以,親愛的妳想要什麼?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流離城事慢半拍。

於琛琛也是捲

一個大齡女子移居多元文化之城Toronto、並重新踏上學術之途中的所見所聞和反思,文章產出偶爾慢半拍,定期發送週報介紹書籍和好文。假如你願意支持我的寫作(無論在哪個平台),訂閱圍爐是最實惠的支持方式,在Matters上有過文字交流者,若支持20HKD/80LikeCoin可得到一年免費邀請函。

1590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我想變成我的先生一天

2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