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氏俗女

前半生是靠遊牧客棧和生產文字維生的歐亞大陸流浪漢,現為半路出家的政治學學徒一枚,座標多倫多。

疫情日常|防疫不是做選擇題

發布於
修訂於
這一篇,如果你是1) 覺得質疑CDC就是看衰台灣、2)你以為我質疑CDC就等於我贊成在野黨各種批評或是中國式防疫政策的人,就不用點進來了。

疫情下找工作不易,兩個碩士班同學目前在疫苗中心工作,沒錯,他們大學讀政治系和哲學系,碩士讀歐洲和俄羅斯研究所,現在卻在疫苗中心幫忙,其中一個因為有急救經驗,成了疫苗施打者。在安省,許多具有醫事經驗的年輕人(無論多淺薄)被招募來做入境篩檢和施打疫苗,安省至今每天都還是上千人確診,醫院忙到不行,合格醫護人員被分配到刀口上,是安大略省不知道因疫情死了多少人、醫療體系崩潰幾次後想出來的招數,林韋地醫師說新加坡的採檢人員也是,而我相信很多國家都是如此,在一錯再錯的政策中找到方法來適應和對付病毒的傳播。

在大流行爆發後的一年之後才有大規模的社區感染,是台灣的福氣,那不只是比別人多玩一年,而是多了一整年準備,還有無數的例子可以參考,然CDC的反應卻是正常反應——跟去年疫情開始時,每個民主政府的反應一模一樣(但嚴格來說其他國家在一年前並不知道COVID-19究竟是怎麼回事),換言之,面對大規模的社區感染,CDC的舉措並沒犯什麼大錯,但也絕對沒有所謂超前部署就是了。

而我不太確定為什麼?

就像我不確定為什麼到現在快篩還能這麼不準?賣場和傳統市場內始終沒有限制人數?當人們排隊時竟沒有意識到彼此間要相距一公尺?縣市之間竟然毫節制流動?台東民宿還能被塞爆?又或者,還沒有升上第四級?

台灣的防疫,從上到下,從中央到地方,忽然間我有太多的不懂。

不過我可以確定的是:就算現在湧進2000萬劑疫苗,也不可能在短短一個月緩減疫情,安省封城一個半月,卯起來打疫苗打到50趴以上人口,目前仍是天天超過1000人確診,因為打完疫苗還是可以感染和傳染。


在還沒有疫苗的整個2020年,我的婆婆沒有見過自己的孫子孫女一面,因為孩子們得上學,只要見面,她就有感染的風險。疫情至今,我只見過她一次,我們沒車,婆婆不准我們搭大眾交通工具、包括Uber去探望她,又住得太遠,超過我騎腳踏車的能力範圍(老公會自己騎腳踏車去,但剛開始也只是坐在前台,隔著牆和屋內的婆婆聊天,後來進不到在屋內全程戴口罩),唯一見到婆婆那次,我邀請她來家裡,二姊在自行隔離10天後,開車載她來我們家住了兩天,為了這兩天,我們這邊也兩週沒出門。

我知道台灣人深信其他國家的疫情會爆炸成這副德性是因為外國人都不戴口罩的緣故,然這不是事實,先不要說事實上,大多數人還是戴上口罩了,可惜戴口罩也不是萬靈丹。事實上,世界各地都有無數人,像我婆家人,遵守一切規定,犧牲天倫之樂,只為了在死亡率極高、疫苗尚未出現的的嚴峻疫情中存活下來。

因為防疫不是選擇題:經濟和防疫、親情和防疫、自由和防疫、選票和防疫、執政黨支持者的喜愛與否和防疫、甚至公平的求學機會和防疫,都不是什麼魚和熊掌的選擇題,你沒得選,最終還是只能防疫。

然無論是台灣的CDC、各級政府、乃至還是一般民眾,好像都還沒意識到這個事實(例如即使是我同溫層裡遵守一切防疫規定的朋友們,都覺得升四級對經濟影響太大,反正不遵守的人還是不遵守,所以沒必要)。


CDC幫台灣人守了一年是很有意義的:一年後,終於有疫苗問世,至少現在的台灣人知道封個三個月還是能守得雲開見月明;一年前,世界上多數人就是在茫然不知所措中無止盡的等待,說真的,這是完全不同的心理壓力。

然而,看著台灣島似乎連這樣有盡頭的壓力都快承受不住,已經身在了遠方仍無法停止回望的我異常擔心,焦慮更甚當初加拿大第一波疫情爆發時。

無論疫情在加拿大有多嚴重,城市已經關了,只要遵守防疫準則,我只需要擔心自己會不會染疫。然當社區感染在台灣爆發,眼睜睜看著台灣正在走我們反覆走過數次的套路,內心的無力感真非言語可以形容,更不用提藍綠口水戰、中國的假訊息、對防疫毫無概念的民眾種種讓人瞠目結舌的行為,彷彿過去一年半個島都不關心國際新聞。


回頭看自己在5月14日共35例時寫下的文字:

當然,問「為什麼還不升三級?」也算是風涼話,畢竟台灣我回去過了,而我現在不在台灣,升三級後,生活或工作不方便的也不是我。

不過看到許多人對升三級的態度也讓我忍不住想問你們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除了出門採買整整兩週沒出門、在家裡的餐桌上工作讀書、本來親人團聚節日只能一個人過,親朋好友只剩下電腦畫面、地方商店得絞盡腦汁合作和轉型求生存、所謂的旅遊最遠就是到市郊湖畔等等等等,這種日子,全世界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國家的居民,這一年都是這樣過的,為什麼?也沒有為什麼,因為就只有這樣才能控制疫情。

無論是一開始的武漢肺炎還是後來的變種病毒,各國已經不斷重複只要猶豫不決,換來的就是更長久的封城。

而台灣政府和台灣人在過去一年防的很好,不等於台灣人有權免於這樣的不方便,長期沒有社區感染是運氣,運氣用完了也只好共體時艱,長痛不如短痛。

去年疫情剛爆發時,安省封的果決,所以我們得到一個夏天,今年四月初時安大略省省長扭扭捏捏的在要全封還是半封之間猶豫,畢竟才剛開放,難道又要再一次打擊經濟?省長也不過多想一星期,現在我們要一路封到六月。

不過,我知道這話很多人也是聽不進去,所以還是希望這一波盡快平息吧。

當時真的也沒料到「這一波」竟然真的如此猛烈。


當我寫下這些文字,可能會有人以為我正在稱讚加拿大的防疫政策,認為加拿大政府或是其他國的政府比台灣政府高明,並沒有!!關於加拿大政府各項兩光的防疫政策,作為加拿大居民,我已經罵一年了,而且和所有住在海外的台灣人一樣,批評當地政府的防疫政策或是其他不守規則的民眾時,我們心裡都是想著:如果是台灣政府或台灣人絕對不會這樣。

殊不知....而我只是在表達自己的震驚而已。

本日FB上流傳最廣的照片,充分表達病毒來或不來,市場阿杯阿桑們就在那裡,不增不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台灣疫情筆記 20210529 政府應該立刻宣布 Lockdown

疫情日常|安大略省疫情走向失控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