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氏俗女

這裡放的都是一時衝動下寫下的文字。offXinjiang@protonmail.com

我的第一次|仆街已不再少女

發布於

「你在哪裡?你正在做什麼?你正成為什麼樣子?」2011年左右,仆街少女在她們的部落格結論著:只要你能夠變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變成自己喜歡的樣子,這幾個字讀起來很簡單,唸起來帶點驕縱任性,尋常人的一輩子裡,無論如何可以排進最難完成的事項前五名吧。

那麼,我到底能不能變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於是我開始仆街。第一次仆街處女秀發生在 2012年、柏林年度最混亂的五月一日,在柏林的Kreuzberg區,一個地鐵站附近的十字路口,在一個電箱上。我堅持的把一對坐在電箱上的龐克請走,然後爬上髒兮兮的電箱,在電箱上,反覆問了被拖去拍照的朋友將近十來次「真的要這樣做嗎?」

當時一列無政府主義者剛剛喊著口號經過,鎮暴警察如臨大敵,看熱鬧的人們東張西望也匆匆行走,沒什麼人注意電箱上的女孩到底在幹嘛,但仆下前,內心還是有很多掙扎。

我說到底人生是怎樣走到這一步?

然後就是把心一橫。

打直身體時,最用力的是縮小腹,卻不是最累人的,最累人的是不要讓身子因為強忍著笑而顫抖。仆街是全神貫注在姿勢有沒有擺好,旁人的指指點點,就像是遙遠夢境裡的囈語,這情形莫約就像哈利波特在和火盃的考驗裡和龍對峙時,當他騎著飛天掃帚飛上天空時,拋下的不只是那些看好戲的觀眾,還有他自己的恐懼。

生活中真的就是需要這種時刻,把心一橫,豁出去的去做,無論面對的會是什麼。


讀了很多人的第一次,拍案叫絕,想了各式第一次,都覺得太過平凡,於是把壓箱寶拿出來(誤)。

仆街這舉動對我來說,一開始是幾個女朋友間私密的模仿仆街少女,然在最熱鬧的日子和最熱鬧的柏林大街仆街之後,雖不至於所謂「仆完人生從此豁然開朗」,但還是給了人生某種程度的關鍵性轉變:

尤其是當自己把姿態放到最低,臉朝向大地,用盡力氣趴在不管是什麼東西上,在按下快門喀擦一聲響起的那幾秒鐘內,無論身在世界的哪個角落?無論自己是少女熟女歐巴桑研究生老闆娘還是家庭主婦,都能如此清楚感受自身的某種執著正在落下。

再抬起頭,給四周指指點點的人們一個從容不迫的微笑,彷彿人生就該如此我行我素瀟灑自如。

仆街,對我來說大概就是這個意義。

即使在仆街少女收攤,仆街這舉動早已退潮流,在往後六、七年的旅程裡,我還是時常在各種莫名的位置持續拍仆街照片,直到有天無可奈何只能和拖油瓶老公一起出遊,而他再也不願意幫我拍為止。

以下,因為不露臉,所以多放幾張。

Berlin, Germany
Spiš Castle, Slovakia.
Alps, Austria
Freiburg, Germany. 因為堅持上橋拍,老公拍完這張之後從此不想再理我(XD)


1 人支持了作者

Matters第二季社區活動提案 - 我的第一次

我的第一次|2008年首次去巴黎時裝周

我的第一次,被資遣啦......

2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