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氏俗女

前半生是靠遊牧客棧和生產文字維生的歐亞大陸流浪漢,現為半路出家的政治學學徒一枚,座標多倫多。

多倫多買房記|番外:庇護所

發布於
妳沒辦法永遠只告訴孩子們這個世界有多美麗,中產階級們極力想避開的孤苦貧老,事實上發生在城市裡的各角落,無法逃避。
Toronto Start 新聞照片

在柏林的最後幾年,住的社區門口有一個冬季的庇護所提供給無家可歸者,晚上經過時,會見到一群男人坐在階梯上大口喝酒,高談闊論,當然也有沈默的人,獨自一人站在角落若有所思。

過去幾年在歐洲旅行,夜晚在外閒晃時也經過許多類似的地點,要說路過時全然放心是騙人的,然在這個瘋狂的世界裡,各種危險都可能發生,這群無家可歸的人恐怕是最安全的,最起碼妳知道他們就在那裡,如果真怕有喝醉酒的人,繞道也罷。

在多倫多城市中心想買房子,也要面對類似的疑惑:附近有庇護所的房子會比較便宜點,但妳願不願意拿這麼一大筆冒險?尤其是我們想要出租,想做Airbnb,以後也可能面臨房子價值因此下跌,畢竟沒有家庭希望自家對面就是庇護所。

我們討論過,並質疑這樣討論。

可我始終覺得,妳沒辦法永遠只告訴孩子們這個世界有多美麗,中產階級們極力想避開的孤苦貧老,事實上發生在城市裡的各角落,無法逃避。
如果大家都不想跟這些人當鄰居,他們何去何從?而我以為我們之所以喜歡彼此是因為我們從不在意一般家庭會在意的事情,要是連我們這樣經驗過不同城市生活,心裡再清楚不過流浪漢不等於犯罪的人都開始在意,那這社會到底會將這群人逼向哪種絕境呢?
我以為就算自己不是個社會工作者,沒能為他們做點事情,最起碼也不該讓有沒有庇護所在旁邊成為找買房子需要考慮的原因之一。

記得最後一次回柏林,住了多年的社區門口的庇護所,已經拆掉改建成另一個大型公寓了,在我眼裡貧窮但願意包容各種階層住民的柏林,也漸漸在向資本主義社會靠攏,多倫多市裡的庇護所總有一日也會面臨相同的命運,

也許我們根本不必擔心,等有一天我們終於要賣房子,這些庇護所早改成大廈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