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妮佛

號稱愛與包容的助理珍妮佛,實則易怒帶刺,焦慮感爆棚。偶爾會用支持1-3HKD代替拍手,請收到的人不要太介懷。

堅強淑女客棧的故事和其他

發布於
修訂於
在Airbnb的共享經濟和所謂「創作有價」概念出現前,經營堅強淑女客棧之於我,是一場關乎「人與人的相遇」的冒險之旅,也是一個驗正「持續地網路書寫是有意義」說法為真的社會實驗。

旅居德國時經營一家給獨自旅遊的女人們住宿幾晚的堅強淑女客棧,客棧地點不定,我住哪,客棧就在哪,早期在佛萊堡、多數時間座落於柏林(換過幾個地址)、暫回台灣時,客棧就現身於台北。

客棧一晚18歐元,一晚一人,客源來自廣大的華語世界,從台灣、香港、馬來西亞到中國、泰國、印度都有,或來自於背包客棧上的小廣告,也可能是google柏林旅遊資訊時,找到我的部落格、進而發現竟有此一客棧,很偶爾也有是從Couchsurfing來的(就不收費了)。客棧佛係經營,沒有淡旺季之別,生意處在夠我付房租又不至於生厭的剛剛好狀態,如果遇老闆娘自個兒要去旅行,客棧就任性歇業。

有些客人後來成了現實生活中的好姊妹,多數隔日就相忘於江湖,共同點是來之前她們都讀過我的幾篇文章、住宿時她們也交換了自己的故事。

經營堅強淑女客棧之於我,是一場關乎「人與人的相遇」的冒險之旅,也是一個驗正「持續地網路書寫是有意義」說法為真的社會實驗:曾有過一個簡短的對話:「讀了一篇妳的文章覺得很受用,趁這次來歐洲旅行,就想見上一面。」「介紹柏林的街車小旅行嗎?」「不是,M離開妳之後,妳說就算踩著碎玻璃也要咬牙踏過去那篇。」那篇遠在去德國讀書、客棧開幕前、某次痛徹心扉的短暫戀情之後,死去活來寫下的日記,甚至是所有在我關乎情殤的文字裡,最不成章的文字,它療癒了一個女孩,並千里迢迢把她帶到我家來。

偶然在魔鬼小編的文章下看到一個留言,大意是說在部落格還是個人網站的內容會因社交功能減弱(相對於Matters)而成為一座孤島,然堅強淑女客棧存在過的事實證明了:即使所有不帶社交性質的網路書寫只能是座孤島,有朝一日還有漂流的魯賓遜上岸。

「不過,你不覺得從舊時代部落格進化到Medium這類更多人能夠並且更容易靠寫作獲取收入的型態和從民宿或Couchsurfing進化到Airbnb的共享經濟是差不多的概念嗎?」

前幾天和老公討論到Airbnb就是一門生意,取決於性價比,旅人/主人之間可能產生的火花已熄滅,當然不是說接待主人不應該收費,堅強淑女客棧始終有收費,自己在中國或是東南歐鄉間旅行時且走且住的農家樂也都有收費,然牽涉到付費之後的星星評比,旅人一路走來的經歷和在地生活的悲歡喜樂,多說一句都顯得矯情,儘管交換鑰匙時噓寒問暖、歸還鑰匙後,各自在社交媒體上打卡還是必要。

在新的時代裡,堅強淑女客棧不合時宜的永遠歇業了。

而我在想,儘管沒有多少人願意承認,然「創作有價,化讚為賞」之於作者和讀者,最後和Airbnb曾經對房東和旅客的美好承諾,終會殊途同歸。

關於堅強淑女客棧的由來,如果有人有興趣知道,我會補充在留言處。

最近重拾當地婦女的creative writing workshop,工作坊的前輩們再三提醒寫文章時:Showing is better than telling. 故本來還有一大篇想抒發,就吞下去了(不都說Don't tell,為何還硬加這段啦!)

不過還是多說兩句好了,反正文章標題沒有加註Matter字樣,應該也沒多少人會讀到,可以大放厥詞。

在我看來無論是Matters、作者、還是讀者,實在都沒必要解釋自己(演算法、寫作動機和方式、閱讀習慣和喜歡的內容等等),萬物終有時,無論Matters多繁榮,三方也只能是在人生某個階段共同走過一程的夥伴而已。

當然希望Matters能夠長存,如果每月20元還是100元港幣直接支持Matters這個平台能讓它走得更遠的話,我會二話不說刷卡訂購(認真不懂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這個機制,還是說有,我漏掉了?),不過,終須一別也是事實,或遲或早而已。

喜歡Matters,於是有空時點開「最新」一欄不挑食的一篇一篇讀下來,讀過就拍手或贊助(對我來說拍手或贊助和文章「好」與「不好」無關,對任何一篇文字唯一要求是有沒有人情味,是我能不能感受到作者這個人)、社區有活動能參加就參加、自己想表達任何意見或分享任何經歷時盡量成文發表,是我對於Matters這個社區和這個社區裡的作者們表達喜愛和支持的方式。至於有沒有人回拍?能不能化讚為賞?加入Matters約11個月,LikeCoin不到堆積如山,換台新手機應該是有,不過光是想到得向香港不知道是哪裡的機構出示自己的雙證件,我寧可犧牲週末和睡眠接更多學術文章翻譯案就算了——抱著如此想法,Matters的社交不社交、蹭幣不蹭幣、熱門不熱門對我以前或將來的寫作內容和閱讀模式,似乎不太重要。

(沒錯,我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但也別誤會我對LikeCoin數雲淡風輕,為了有幣可以贊助其他作者,社交禮數什麼的我再不擅長也還是會盡力。


在寫Matters的同時,我也把部分文章放在Medium,最近又一一搬家到方格子。文章在不同平台重疊,不過複製過程中會一次又一次修改文章,而在Matters上發表的文章,始終是用一種衝動的姿態寫成的,還好,Matters裡有不少人不反對這樣的寫作姿態,對此我感到萬分慶幸,也再次謝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偽論馬特市及魔鬼代言人

也來加入讚賞公民 (附言:記Matters一個月)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