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氏俗女

這裡放的都是一時衝動下寫下的文字。offXinjiang@protonmail.com

也來談美國總統大選

Published at
圖片來源:https://fivethirtyeight.com/live-blog/trump-biden-votes/

回想當年川普選上時,周遭的加拿大人都如喪考妣,大選之夜,公公和後母人在佛羅里達,原是社交大季,如後母形容「我得拉上窗簾假裝不在家,因為不知道要和那些支持川普的美國鄰居說什麼」,他們在兩星期內賣了當地的房產,四年來不再提這行之有年的美國南方避冬行程;這一年我去安省北方和婆婆的家人一起跨年,整個小鎮都是白人,鎮上居民看過去打扮穿著都很像電視裡那些川普支持者,可仔細聽一下餐桌對話,就會發現即使是這些堅定的加拿大保守黨支持者,也都在罵美國怎麼會選出川普這種人?

今年總統大選辯論,婆家人透過Zoom彼此討論,比去年加拿大選舉還熱烈。昨晚開票,川普在得票數上和拜登強勢五五開,老公陰沉了大半天,我想你自己的加拿大候選人沒選上也沒看你心情這麼差,到底在入戲什麼?打開臉書,就更不用說了,同溫層上看到川普領先一片大聲叫好,要知道大家四年前還是希拉蕊的堅定擁護者,沒想到四年竟然能讓人的想法改變這麼大嗎?這現象太有趣,於是起心動念也想談一下美國總統大選好了。

老實說我不是什麼美國政治的專家,所有對美國政治的理解來自於大學研究所時代的美國史課堂、Tocqueville的《民主在美國》,還有媒體上的911後的反恐政治,最近可能加上Trevor Noah的Daily Show,這樣而已。而這一直是在政治系修課時最大的困擾:關於美國政治的諷刺笑話我幾乎不懂,但既然一移民到加拿大,就趕上川普盛世,從移民班的語言老師到多大的教授們,每個人無時無刻都非得調侃一下不可,川普作為一個話題,充斥於我的生活四周,因此要湊出一篇觀察,還是可以的。


大選之夜的流水帳心得如以下:

拜登支持者 = 左膠?
首先反對川普不必然等於支持拜登,但在民粹時代基本大家就是這樣分了。常常在中文世界裡,如果希望拜登選上,會被貼上標籤說是左膠,坦白說我是不知道鄉民口中的左膠該是怎樣?但根據我的觀察:無論是川普還是拜登,如果來加拿大選,大概都會被歸類為右派,比加拿大保守黨還右的那種右派,而我懷疑拜登還是Harris若要登上聯邦選舉舞台,會有什麼市場?要跟他們兩人比,我都不得不稱讚我們安省省長了。

儘管對許多人來說,美加是一個概念,然加拿大和美國究竟是兩種完全不同性質的國家,希望往後大家不要再混為一談了。

拜登這個人
個人覺得拜登和他的競選團隊很過時,從總統、副總統辯論差不多就可以看出來,無論是對現今國際局勢的見解還是打選戰的方式,都超級過時。而且就算他選上,我也不看好他能解決什麼美國體制上的各種缺陷,這兩人在美國公職上這麼久的資歷,難道說美國黑人的處境提升了嗎?緩解白人貧困者的憤恨了嗎?槍枝禁了嗎?又或者在民主黨的州裡,COVID-19被控制了嗎?

然而如果今天我是美國選民,必須在川普和拜登之間選一個,我毫無疑問會選拜登,因為我生長在民主社會,而民主體制最怕的是狂人。不過,還好我不是美國人。

拜登當選後對台灣安全的威脅
這個論述大概是中文世界裡最流行的。四年前,大概所有支持蔡英文的人都很看不起川普的各種反智、仇女、種族歧視等等和KMT或真愛團體高度重疊之言論,然四年後,因為他發起的中美貿易戰大快人心,人們漸漸落入川普可以保護台灣的框架,加上拜登家族和中國關係的謠言滿天飛,四年後,台灣島內支持川普和民主黨的光譜忽然大對調。

可在我不負責任的觀點看來,時至今日,中美關係已經回不去了,終將對中國崛起採取圍堵的這個世界的風向,也不是拜登選上就能更改的,無論拜登跟中共有什麼關係,他也不可能一上台就說「習近平是我朋友,讓我們把台灣和台灣海峽都讓給中國吧」。

很多台灣評論家會說拜登主張讓中國回到國際體系裡,終究是一種放過中國的姿態,大概吧;不過,這種評論往往忽略習近平的人格特質(坦白說如果是胡錦濤時代我就真的擔心台灣局勢),身為總加速師,我想習近平應該有能力做到讓拜登想讓中國繼續崛起都不好讓啊。

川普連任的危險性
相較下,川普正在裂解了美國的民主體制,民主社會裡,社會對立是普遍現象,政客極大化某些特定討論來喚起民粹支持也很常見,然各方對遊戲規則的遵守,是對分裂危機最起碼的消解,可是川普在很多方面已經超越了這個最起碼的共識。

假如川普威脅了自由世界賴以為生的運作方式,那對台灣的安全才是最危險的。想想,唯一能帶起風向的是川普,唯一會說習近平是我朋友也是川普,誰也不能夠保證這種自大的神經病第二任內不會忽然改變他的中國立場?畢竟他也蠻缺錢的不是嗎?

但是,
說真的,美國的自由派媒體和社交媒體公司為了要讓拜登當選,真的也是各種自我作賤專業素養,這精美的民調和選票結果差距?你們真的不覺得丟臉嗎?


今天看到最好笑的大概是有川粉為慶祝川普勝選發雞排200份,沒排到雞排的民眾還是吵成一片,殊不知一覺醒來風雲變色,而這發雞排的新聞還得一再於新聞上重播鞭屍。

希望川普當選的鄉民們正在廣傳民主黨在搖擺州透過郵寄選票灌票的曲線證據,言之鑿鑿這當中必定有詐,這當然是川普希望造成的效果,可是等一切塵埃落定,到底會有多少投給川普的人要去開民主夜市呢?我看也不見得,畢竟郵寄投票行之有年,也不是專門設計來打擊川普的。而我由衷希望自己同溫層上的朋友們不要真的跟上這股歪風,畢竟大家向來看不起某黨選輸了就要喊作弊還是打壓,如今只為了川普會保護台灣的推測而淪落到相同層次就太墮落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我一介加拿大地方主婦,懂什麼美國政治呢?

溫馨提醒:這篇對我而言就是個人的觀察日記,沒打算上升到什麼政治辯論的層次,歡迎分享對美國大選的日常觀察,但如果有人執意留些我看法有誤、乃至對台美中關係或民主制度靠不靠譜的高論,我完全沒有要回應的意思,還會覺得你有病,如此這般。
1 users supported author

外國人的美國選情之夜

27

Want to read more?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