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氏俗女

這裡放的都是一時衝動下寫下的文字。請追蹤 #奇幻學術旅程。

也來加入讚賞公民 (附言:記Matters一個月)

圖片出處:https://medium.com/likecoin/likecoin-redesign-99eea6b6bb77

是在生活某個兵荒馬亂的節點加入Matters,原先的打算是找一個中國人最多的平台分享寫作論文時會讀到和採訪到的,關於中國政府怎麼迫害控制少數民族的鬼故事,然打從我加入後就一路走偏,先是因為國際關係的課要我們看場奇愛博士所以寫了篇心得,接著參加了幾個社區活動,然後沒事挖了十日問卷之坑(以往只是在臉書上簡短回答),最後對於「積極分享中國政府這組織到底在新疆做了什麼」也變得意興闌珊,據我加入後對中國用戶們的觀察,這裡的中國人對新疆發生什麼事情約莫就是分成知情的、不知情的、和知情但裝睡叫不醒的,我寫與不寫,其實也改變不了什麼,在中國政府日趨嚴密的跨海控制公民之術下,難道就算真有明白事理的中國人看懂了,他們在海外也無力幫上這些被迫害的少數民族一分一毫,既然不可能憑一鍵盤之力改善中國現狀,偶爾還要應付五毛之亂,不如由著自己的頁面一路傾斜到生活悲秋傷春,和往來的看客相互關懷取暖,辯論之事,還是留給學術論文吧。

以上,是徹底的離題(自毆)。

回到在兵荒馬亂之際,一口氣在Matters、方格子Medium都註冊了,想試試看到底哪個版面適合自己?但其實沒能好好研究各個平台的各種機制,關於讚賞公民更是一頭霧水,雖然依樣畫葫蘆加入了這個那個,可規則也沒詳細閱讀,畢竟只是想找個平台存放文字,什麼化讚為賞,一杯咖啡能換取幾個便當這種事情我也不是真的很在意。

這週末終於有時間好好研究Like Coin的頁面,別的不說,去年一路追香港反送中運動,在自己臉書上大量分享消息給國外朋友時,用的都是立場新聞的照片,假如每個月付5美金可以幫助到立場新聞一點,我是很願意的,掏出信用卡,今天正式成了讚賞公民。

至於加入後會改變和讀者(有讀者嗎?)的互動模式,可能要再觀察一下,不過既然加入了要說不在意收入那是矯情,我會為了Like Coin數盡力的(握拳),就算每個月最多只能多買一杯茶,邊寫文邊喝奶茶邊咬著珍珠也是爽。


或許這一篇更適合當新人打卡文。

前幾天朋友問了我是不是也有在Matters發文,我打著哈哈過去了,從過去的PChome新聞台、無名小站、從未間斷的Blogger到FB粉絲團,累積的讀者們+親友團總是能夠透過MSN、噗浪或是FB即時看到我的文章,但不知道為什麼,這次在Matters上發文,我始終不願意在自己的臉上帳號分享,我知道會有讀者為了支持我而註冊,可如此勞師動眾好像沒必要(也可能隨時為了Like Coin打自己的臉)。

在Matters一個月,發文量不算太多,但漸漸也和其他作者有了互動,最大的互動感是 @阿嗅
連一拉一 @桐生茂豫 一起加入十日問卷(儘管我又想放棄了),不過實話說我不確然自己能夠撐多久而不厭倦,在寫作的世界裡,我算是孤芳自賞類型,喜歡享受讀者熱烈地喜歡,若有朝一日他們要離去,我也不難過,反正遲早還會有人來。

另一方面,作為讀者,Matters有好些個作者讓我很驚豔。坦白說,在加入Matters之前我是猶豫的,前一陣子要好的中國同學會和論文的線人分享了Matters上很多關於武漢新冠肺炎的文章給我看,當時我的感想是這網站上的文章根本一片大外宣嘛!然加入後,實際閱讀感受完全不同,有許多我沒有預期會遇上思考和觀點,是即使我已經很頻繁地跟多倫多的各地華人學生或華僑聊天也聊不出的興味感,這些的文字不一定很多人讀(從拍手數判斷),但好巧不巧讓我讀上了,是一種幸運,也因此我決定在Matters留下來繼續挖掘。

不過作為一個部落格重度上癮者來說,Matters無法提供類似部落格分類的版面很是困擾我,更不用說一旦發文不能修改這件事情,簡直是讓我煩躁到極點,在發文、隱藏幾次後,我決定正經八百的文章就不放在這裡了。

還好自我揭露黑暗面、寫心路歷程、還是把平凡生活寫的高低起伏這類,是我專長。

接下來,打算出一系列文:中年人妻求學記,分享這兩年我莫名回學校讀書然後一發不可收拾正在通往博士班的幽默心得故事,也許這對於一些中年追夢者或者還有志出國留學的年輕人,能提供些啟發性的文字(誰知道)?

還不知道要不要加入百萬讓愛發電計畫,如果對這系列文有興趣的話,煩請不吝惜出個聲讓我評估一下吧。


最後,分享一個關於自己網路寫作的小故事。

大概是在23歲時開始在網路上寫作的,一開始寫的是那些發生在自己身上、光怪陸離又青春無敵的台北城小情小愛,很受歡迎;25歲開始遊走四方,記下每一段路程,又累積了好些讀者,我在30歲時把所有的旅記刪刪減減成328頁,煞有其事地印成一本擲地有聲的散文集,在部落格上自印自售350本瞬間賣完,賺了一筆(喂)。

為什麼忽然講到這件十年前的往事?除了要告訴大家自印自售很賺錢之外,是想藉此分享當時在序言寫到的一段話:

然而比起「和大家分享我自己的旅行經驗」這個淺而易見的目的,《****》這本書被出版的意義,更多是為了對願望的表態。成吉思汗說「只要出發,必到達」......永遠記住那些看到流星、吹熄蠟燭時許下的願望,遲早會實踐。就像:我要去遠方,所以我出發,我想出版一本書,所以我書寫,持續的,不間斷的,直到抵達。而我希冀這樣的告白,能引起更多人對自身願望的表態。

關於寫作,不管在哪一個平台,能不能靠此賺錢甚或維生,這始終是我的態度。

以上。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