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细无声

本来想写一下自我介绍的。后来一想,来这里就是为了和大陆的一切信息断开联系的。就不多写了。一个中年的文科生。想写点东西记录自己的思考点滴。等有时间了,慢慢写个小说吧。

举报

發布於


2020年4月15日的那一天,收到一条短信,意思是说那一天是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公司和组织应当及时报告危害国家安全活动的线索,并且给出了举报电话。

收到短信的那一刻,还以为自己回到了战争年代。或者回至了文革年代吧?恍惚中有点红小兵看富农一大早下地干活都以为他去破坏国家财产的感觉。

回想一下正在疫情中的我们,还有新闻中对美国是病毒起源的各种嘴炮。再加上收到这种短信,真的有点愰若处于冷战时期的感觉。

回想起因为疫情中面对媒体的各种宣传和歪曲事实的做法。以及后来因为意见不统一,和几个朋友真的做出了那种互道一声傻B,拉黑对方的事情。觉得我们已经处于一场运动当中了,而我们自己还没有发觉而已。

拉黑其中的一个朋友,只因他的理论是:“不论美国是不是病毒的源头,他们已经怀疑我们了,我们就要反击他。就算用的新闻是他们某些官员的口误,就算是假的。也要说是他们造的病毒。因为这是原则问题。”

原则是指什么?是指他的爱国么?为了爱国,就可以不顾事情的真假,去故意造谣么?再说,他所保卫的实体还不一定是这个国家,而是这个国家的名义下的一个群体罢了。

我坚持的是证据和科学。他认为我没有坚持原则,就和我争论了半个小时,在我多次说不谈政治后,仍是不停地说我不坚持原则。

我想,我们不是同路人。

如果认为为了维护一个原则就可以站在国家的高度上去造谣,去传谣,去引导和蛊惑无自主判断能力的人去恨某个国家,恨某个人。那么将来会有一天,就可以为了维护一个原则在没有公平公正公开审判的情况下去杀掉某个人。

很多普通的人可能就会因为原则去大义灭亲地去举报自己的朋友,亲人,爱人。所以,我把他拉黑了,因为我怕在将来的某一天,他因为观点不同而把我举报了。

历史是可以重复的,也是可以被有意地制造出来的。很多听着高尚的理想和口号只不过是蛊惑和洗脑的工具而已。如果一个目标的前提是牺牲每个个体的利益和某些人权,那么再好的目标也只能是一种画饼的谎言罢了。

4月15日,也是胡耀邦去世的日子。他作为一届领导人的各种评价是学者们研究的事情。但是这个日子作为“国家安全教育日”不知是不是一种可笑可悲的巧合。他去世的那一年六月发生的事情到现在还是不能公开讨论的禁区。而那一年也是中国言论自由最后一次尝试的失败。在我看来,从那一年开始,就算是经济开放了。但是文化上已经是在慢慢死去。

没有想到的是,2017左右开始,已经流行网上的各种举报了。而大学里有自己思想的老师已经因为举报被解职的有很多了。这也差不多是网络上的一种新形式文革的开始。一个个战狼一样激情澎湃的文青们,每每发现一个支持香港或是批评政府的言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得以为自己姓赵了。

在他们一次一次地举报中,很多律师被抓了,很多老师被解聘了,很多国际组织被取缔了。他们难道不明白,这是把能给自己伸冤的人抓了,把给自己启蒙的人打了,把自己可以看向外面的窗关了。是自己把自己变成了井底的蛙。

一个国家,需要举报去维护自己的体制,说明它的体制的基础是那么地弱,它的法律是那么的名不符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