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 篇作品累積創作 916 

休養

Rita

從醫院回來後我就在床上連續躺了六天,每天都是吃東西與睡覺心情彷彿沉到谷底,也不知道為何自己狀態如此糟糕,被猛踹過的頭殼還在隱隱作怪,腫脹的手臂傳來陣陣抽痛。唉!好痛喔!這是我這幾天早晨睜眼的第一個感想。我聽說受創後大腦會自然地對創傷來源感到警戒與害怕,這頭上的一腳好像把我的悲觀與我對未來職業的危機感都給踹出來了。

得來不易的電風扇

Rita

其實德國夏季也是挺熱得有時夜晚也會到30度左右,若早上已被太陽灼燒到烤焦晚上想要安心入眠簡直是難事,幸好在常去的大賣場看到了罕見的塑膠立扇便想立馬將它放入購物車,但卻有兩種不同的大小。小的怕不夠吹,大的怕搭公車拿不回去。這種只存在於無自家車的無產階級煩惱根本是我腦海中根深柢固的刺。

第一次如此低潮

Rita

上禮拜的一次意外讓我的頭部與手臂算是重創了, 看著救護人員往我剛打上手臂的點滴注入了濃稠的液體 , 感受到眼前一片旋轉感受到眼前一片旋轉。之後再有知覺已經是我被包紮好扛到救護車上了,既然骨頭沒斷當天就被放生回馬場了。不久止痛退掉後真的是又痛又暈又想吐的,我想我應該是有點腦震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