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

高敏人、 就算有上班還是常常缺乏寫作素材、願望是成為家庭主婦3號 當媽之後順勢躲在Ricky's mom這個名字後面 覺得愉快自在 育兒、職場、樸實無華家庭餐桌、黑手指用心照顧綠植栽 在這裡記錄生活的點滴

小說--我想愛你

發布於
已婚婦女的狗血小說、一篇完結。

午後的陽光斜著身子從遮光簾的縫隙閃進慵懶的室內,男人西裝筆挺,正在打領帶,他往凌亂的床上看了一眼,忍俊不住的笑了出來。

「起來啦!小懶蟲,再不回去都要下班啦。」他的手拍在潔白的棉被上,底下是女人渾圓的臀。

女人眨著迷濛的眼,懶洋洋的從蓋著的棉被裡露出半張臉。「誰像你可以這麼光明正大的出來鬼混?我下午請假。」說完一口氣坐起身來。

男人笑了:「我還可以光明正大的不回公司,直接下班。乾脆晚上一起吃飯?」

「不行。晚上小睿有鋼琴課。」

「小睿在上鋼琴課了?該不會是你逼他的吧?」男人挑眉,做了個驚訝的表情。

「我逼他幹嘛?一堂課貴的要命,我還不想他去學呢!」女人瞪了男人一眼。

男人正想回話,女人的手機卻響了。她伸手去拿,看了看來電顯示,臉色一下子暗了。她抿了抿唇,按下拒接。

男人不發一語,只靜靜的看著。他在她身邊坐了一會,彷彿在等她說明,見她無意發話,才起身穿西裝外套。他一面穿,一面若無其事的問:「又是前夫?」

女人默不作聲,把手機一丟,也跟著起來穿衣服。

「他戒酒了嗎?」男人又問。

「…據他上次打電話來罵人的情況判斷,應該沒有。」女人勉為其難的答道。「走吧,我要去接小睿了。」

他們沉默的搭電梯下樓,出了大門,互道再見。男人走沒兩步,忽然想起了甚麼,轉身喊:「晴妍,跟小睿說好好學琴,叔叔下次帶他去看鋼琴演奏會。」

女人笑了,她轉頭做了個"好"的脣形,跟男人揮手道別。


郭晴妍,這是她的名字。據她慈藹卻苦命的母親的說法,是希望她永遠能有晴天般的笑顏。可惜就像疼愛她的母親早早就離她而逝,她人生能敞懷大笑的日子也早已過去。

她大學畢業就在一家私人公司當秘書,她聰明伶俐、做事俐落、又總是圓融、不得罪人的個性,讓她深得主管喜愛。工作順利,她以為她的愛情也很順利,直到結婚住進婆家。她跟吳承浩從大學就開始交往,婚前他對她百般呵護,沒想到婚後她才發現,他凡事都要經過媽媽批准,而她又不是婆婆心目中理想的、在家相夫教子的好媳婦。原本忍著忍著,日子倒也還算過的去,直到小睿出生。

小睿是家裡的長孫,婆婆自然愛的不得了,小睿的任何事,婆婆都要插手,最讓晴妍無法忍受的,就是她變得毫無隱私。婆婆想看孫子,就直接開她房門,好幾次她敞開衣襟正在親餵,婆婆竟然就坐在旁邊指手畫腳。

她實在無法忍受,開始跟先生埋怨,然後鬧的不歡而散,接著變成三天兩頭的大吵。先生原本就愛小酌,一陣子的爭吵之後,加上工作不順,竟然染上的酗酒的惡習,一喝醉,就性情大變,常怪罪她破壞了他們家的和諧。她忍了多年,終於還是在小睿6歲那年離婚了。

離婚後她幸運的找到一間就在學校附近的公司,她在學校跟公司中間找了間小小的房子,跟兒子兩個人開始新的生活。

然後卓凱翔出現了。她任職沒多久,公司就歷經一次職務調動,她原本的老闆被調走,卓凱翔成為她新的頂頭上司。卓凱翔第一次邀約她吃飯的時候,她受寵若驚。卓凱翔是公司所有女同事的夢中情人,他留學後在海外的總公司待了幾年,不知為何堅持要調回台灣。他是那種典型的精英分子,總是西裝筆挺、謙和有禮,但是上了談判桌,又邏輯清晰的讓人無從對抗,她怎麼也想不透他怎麼會看上她呢?

雖說如此,她還是跟他發生了關係。肉體的溫存太讓人著迷,讓她幾乎要相信她還被愛著,可是她不敢相信。她謹守自己的界限,從不提出約邀、從不請他幫忙、從不接受他的禮物,卓凱翔也由著她,於是她更相信自己的揣測,這個幾乎完美無缺的男人,也不過是情場尋歡罷了。

可是她好需要慰藉。需要被人擁抱、需要有人求歡,證明自己還值得被愛、她也好需要有個地方可以喘口氣、讓她能從母親的角色偶爾脫離。於是她放下從前的愛情潔癖,跟自己的軟弱妥協。

她做的唯一防備,是他們第一次發生關係之後,她給了他一頁書籤。書籤上印著:"我們不牽絆"。她怕他擔心她糾纏,也怕自己對他糾纏,於是當她在書店看到這張書籤,就買了兩張,一張給他,是對他的承諾;一張給她自己,當作對自己的提醒。

不過卓凱翔倒是出乎意料的跟小睿相處得非常融洽。由於住的離公司近,有幾次她跟小睿外出用餐,碰巧遇到卓凱翔下班,幾次共進晚餐之後,小睿甚至直接宣布"他超喜歡卓叔叔"。

想到這裡,她忍不住笑了,完全沒有注意到街角有個男人,從他們步出大門開始,就惡狠狠地瞪著她。


郭晴妍一向很準時到公司,這天也是。卓凱翔下禮拜有一場重要會議,一大堆資料等著她整理。她打了個呵欠,一邊打開電腦。

這幾天吳承浩瘋狂的打電話,次數多到她不用接就知道他一定又喝醉了。她不想再跟他有所牽扯、尤其是喝醉的他,所以她一通也沒接,沒想到他昨天連半夜都打了好幾通,逼的她最後只能直接把手機關機,害的她沒睡好。

郭晴妍喝了口咖啡,打起精神點開資料檔,忙著忙著,忽然辦公室門口傳來一陣騷動,郭晴妍頭也不抬,自顧自的忙碌。然而接下來傳來的聲音,卻令她的一顆心瞬間冷到了谷底。

「郭晴妍!你他媽的給我出來!你不要以為躲在這我就找不到妳!」

吳承浩?他來這裏做甚麼?郭晴妍一驚,趕忙起身,正好看到吳承浩滿身酒氣的走來。

「吳承浩,你喝醉了。」她走向他,小聲地說,一面想推他出去。

啪!的一聲,吳承浩一巴掌就搧在她臉上。

「妳這個婊子!妳就是上了別人的床,才不接我電話、避不見面的是吧?賤人!」吳承浩對著她吼。郭晴妍被他一巴掌搧的差點站不穩,還沒能回應,吳承浩一隻手猛的又要朝她揮去…

「夠了!吳先生,這裡不是讓你發酒瘋的地方。」卓凱翔不知甚麼時候把郭晴妍扯到了身後,一隻手擒住吳承浩的手臂。

「……你…你…就是你!你們兩個……幹甚麼?別抓我!放手、放手!」吳承浩突然看到卓凱翔,呆了一呆,他還來不及把話說完,就被趕來的兩個保全給架走了。

吳承浩被保全架走,只留下一片寂靜。

郭晴妍站在原地,她感覺所有人的視線,像一根根針,直直把她刺穿。

「晴妍,妳沒事吧?」她聽見卓凱翔低聲問她。

沒事?怎麼樣叫沒事?她在心裡問,可是她開不了口,她怕她一開口,就會忍不住潰堤。於是她避開他的視線,走回座位。她列了幾則待辦事項,把便條紙遞給隔壁的陳姐。

「陳姐,真是抱歉,我臨時要請假。老闆交代這幾件事,再麻煩妳了。」她逼自己擠出一個帶著歉意的笑,感覺左臉熱辣辣的疼。

陳姐愣了一愣,才忙不迭的點頭,眼裡滿是詫異與懷疑。她假裝沒看到,草草收拾背包,勉力讓自己一步、一步的走,雖然她的內心叫囂著想狂奔離去。

終於走到電梯前,她猶豫了一下,擔心吳承浩會在大廳堵她,於是她轉身推開安全門,打算走樓梯從側門離開。她順著樓梯而下,腦海裡亂哄哄的,她不知道該先擔心甚麼事,是該先思考要不要換工作?還是先停下來看看臉上為什麼這麼痛?現在幾點了?還有多久要去接小睿?

「晴妍!等等!」卓凱翔追在她身後喚她。

她故意不理會,用最快的速度下樓,正當她出了側門,剛踏到大樓後面的停車場時,卓凱翔也到了,他抓住她的一隻手,迫使她停下。「晴妍,等等。」

她忽然覺得既疲憊又絕望。她停下腳步,甩開卓凱翔的手,憤怒的轉身。當她看到卓凱翔西裝筆挺的體面身影,突然深刻的發覺自己有多狼狽。

她再也無法承受。

「你……你們……你們究竟要把我逼到甚麼地步!」她怒吼,用她自己也沒想過的音量、用她自己也沒想過的力氣,怒吼。

「吳承浩爛透了!我瞎了狗眼,我離婚了還不行嗎?你又想怎樣?」她知道自己語無倫次,可是她無法克制。「我們不就是各取所需嗎?你用不著假裝關心我!」

卓凱翔沒有回話。他只是微蹙著眉,眼底難掩悲傷的望著她。…那是悲傷嗎?他因為她的話而感到悲傷嗎?她的憤怒被他幾乎是赤裸的真摯熄滅,逐漸參雜了難以言喻的慌亂。

他們就這麼面對面的站著,過了半晌,他終於開口,口氣一如往常的平靜:「今天辛苦妳了,回去好好休息。如果需要多休息幾天,早點告訴我。」說完就轉身走了。

郭晴妍看著他寬闊的、逐漸遠離的背影,忽然覺得被一股孤單壟罩、心碎的就要忍不住啜泣。她逼自己往上看,不願讓眼淚掉落,她倔強的忍住抽噎,深深吸了一口氣,轉身離去。


她請了兩天假,到了第三天,終於有勇氣踏入公司、去辭職。

卓凱翔盯著她的辭呈,也不打開,只說:「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談談。」

午休時,他帶她到一間靜謐的餐廳。這不是他們第一次單獨用餐,但是當他們面對面就坐,郭晴妍卻頭一次感到不自在。

她等著,等他開口。

「如果妳決意離開,我不會阻止妳。」他盯著她看了好久,終於說。

就算只是逢場作戲,他竟然連一句慰留也沒有?郭晴妍不由得感到一股憤怒。她盯著他,眼神像一潭深谷,望不清也看不透,可是他也無懼,嘴角勾著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直直的回望她。

「我沒有追過人。」卓凱翔突然說,幾乎是有些笨拙的。郭晴妍愣了一下,她不懂他沒頭沒腦的說什麼呢?她困惑的皺了皺眉。

「我一直以為妳只是需要時間慢慢信任我…我以為我們在一起。直到那天…」卓凱翔頓了頓,似乎在思考該怎麼繼續。「……我回去之後想了很久…晴妍,我對妳一直是認真的。」

郭晴妍驚訝極了,她愣了半晌,竟說不出一句話。

卓凱翔伸手越過桌面,覆上她因為窘迫不自覺緊握的拳,他的手很大、很厚實,他輕輕捏了捏她的手,又輕輕地放開。然後他打開菜單,笑著說:「點餐吧,我餓死了。」

他掌心的溫度很柔和,不帶一絲侵略的氣味,郭晴妍疑惑自己從前怎麼就沒有發現呢?


飯後她終於接受他的提議:開車送她回家。她臨下車時,他在她耳畔輕輕摩娑,留下一個讓她心跳不已的吻。

回到家,她感覺好像做了一場夢,對於剛剛發生的一切還不敢置信。

她脫下合身套裝,一張折成對半的書籤從外套口袋飄落,她俯身拾起,拿在手上左右翻看,書籤上"我們不牽絆"的印刷字樣,被折痕截斷。

這不是我之前給他的書籤嗎?怎麼會在這?她皺了皺眉,一面反射性的將折起的書籤打開。書籤空白的內面只短短寫著幾個字,她卻看了好久好久。

她把書籤攤平,胡亂在抽屜裡翻找,她記得前些日子兒子才亂丟了一捲紙膠帶在這,終於她在抽屜的角落找到了,就在口紅旁邊。她拿出那捲印滿小車車的紙膠帶,隨意撕下一小段,把剛剛攤平的書籤貼在化妝鏡上,她站直身子,仔仔細細的端詳,然後才轉身、抓了外套,急匆匆的衝出門。該是接孩子放學的時候了。

窗外的微風偷偷溜了進來,把書籤吹的輕輕搖曳,書籤上的字跡也彷彿要隨風飛起。

男人的筆觸堅毅、就像他不曾退縮的眼神,寫著:如果可以,我想愛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