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

高敏人、 就算有上班還是常常缺乏寫作素材、願望是成為家庭主婦3號 當媽之後順勢躲在Ricky's mom這個名字後面 覺得愉快自在 育兒、職場、樸實無華家庭餐桌、黑手指用心照顧綠植栽 在這裡記錄生活的點滴

為什麼站出來公開惡行的人遭受指責,隱晦的歹人卻變得無辜

這個世界對隱晦的小惡包容度極高,卻無法忍受撕破表面和平的吹哨者。馬特市也是。

昨天去接幼稚園的兒子放學的時候,老師難得表情嚴肅地跟我說,今天兒子在學校推了別的同學。

我沒有回話,等著老師接著說。

原來起因是早上在寫字練習的時候,兒子碰巧拿到鉛筆上端沒有附橡皮擦的筆,坐在兒子旁邊的兩位同學則是都拿到有橡皮擦的,於是這兩位同學就開始輪流說兒子的鉛筆沒有橡皮擦,講到後來變成嘲笑。同學的嘲笑激起兒子的情緒,於是他就推人了。

回家之後我問兒子在學校發生了甚麼事,兒子還是很生氣,他說同學一直笑他,他說他有說不喜歡同學這樣,但是同學還是笑他,老師也罵他。我再次提醒兒子更適切的處理方式,但是同時,我也可以感受到兒子的委屈。老師罵他是因為他推人,並且跟我說有引導兒子抒發情緒,但是他為什麼會有情緒?為什麼推人呢?

回家以後我才想到,我忘了問老師,是否有提醒那兩位同學,嘲笑別人是不對的。


不能被破壞的表面和平

我們常形容社會是一部巨大的機器、每個人都是不可或缺的螺絲釘。這部巨型機器每天以規律的節拍運轉,其中一個小螺絲生鏽了、即將被磨壞,那又如何?無關乎機器的整體運作、無關乎大眾的利益,沒人在乎它,只等著它被汰換。可是小螺絲沒有哭著殞落、反而尖叫訴說機器內部的腐敗。你覺得這顆小螺絲會如何?它會成為革命的英雄嗎?

不會的。

因為現實裡沒有超級英雄,而大眾總是對陰暗角落裡隱晦的小惡包容度極高,卻無法忍受攤在陽光下、撕破表面和平的吹哨者。因為角落裡隱晦的小惡只是檯面下的、少數的、甚至個人的,與大眾何干?與社會全體的福祉何干?

所以為什麼站出來需要勇氣?因為站出來發聲、抗議、控訴的人,就是把自己放大、成為那個破壞平靜的始作俑者、把紛爭搬上檯面、也把自己推上被眾人評斷的審判台。

而社會總是需要用公平正義與良善來包裝,於是很多人習慣為檯面下的惡找藉口,卻大力批判陽光下的控訴者。我常常覺得這種情況很荒謬,就像兒子推人被視為破壞秩序的行為,而一開始譏諷嘲笑他的同學們卻變成被推的受害者。

馬特市也一樣,站出來發聲的人被貼上麻煩製造者的標籤,而私底下搞小團體、耍小動作的人,卻可以辦稱自己為"只是犯了無心之過、卻被無情公審"的無辜者。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點惡

選擇站邊的人從來就不是多數。果決站邊又大聲表態的人就更少了,而且通常會成為被貼標籤的最佳對象。關於冷漠的名言有很多,也已經被多次引用,我這邊就不贅述了,但是除了原本就冷漠之外,選擇不站邊、或是選擇噤聲,會不會也是因為每個人心裡,其實都有一點惡?

那個惡是深藏在心中的,身為良善的市民在平素的日常裡絕對不會拿出來炫耀的。但是那個惡真實存在。所以當我們看到有人膽敢做我們不敢做的,即使是惡,卻莫名的感到有一絲罪惡的認同。既認同、又罪惡,既罪惡、又嚮往,於是要怎麼站邊呢?只好不站,只好成為沉默的中壢人。

不站邊的倒也還好,還有的人是因著那一點點的惡,提心吊膽、作賊心虛、見笑轉生氣(台語,意指惱羞成怒)、反而瘋狂攻擊站出來發聲的人。於是站出來的人又成為眾矢之的,而最一開始引發的事件或人物,再度成功的全身而退。

現實不是好萊塢電影,現實比好萊塢電影更荒謬。


當公權力不彰顯、或根本沒有公權力

想說說這次引起一連串爭議的第一時間發生的事。直接貼圖。

官方回覆該篇爭議文並沒有違反任何規定,只會在該篇文章留言處提醒讀者請小心選擇閱讀。???但是讀者應該都會閱讀完文章才看留言吧?所以官方第一時間的處理方法有任何意義嗎?

後來文章消失,不是官方第一時間有任何的處置,是該篇文章作者自行將文章設為隱藏。

剩下的我就不多說了,我只是疑惑當發生事情了私下先找官方,卻得不到妥善處置,又不能站出來公開發聲,那究竟該怎麼辦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