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

高敏人、 就算有上班還是常常缺乏寫作素材、願望是成為家庭主婦3號 當媽之後順勢躲在Ricky's mom這個名字後面 覺得愉快自在 育兒、職場、樸實無華家庭餐桌、黑手指用心照顧綠植栽 在這裡記錄生活的點滴

盪鞦韆計時器-何謂共享精神

發布於
修訂於

這兩天看到一則新聞讓我滿吃驚的,台北市在台北六個公園試行盪鞦韆計時器,每次限時三分鐘。


新聞內容:盪鞦韆一直是公園兒童遊戲區內最熱門的遊具設施,但盪鞦韆座位都是有限的,常有許多小孩一坐上去就捨不得下來,不免引起糾紛,台北市政府為推廣遊戲分享樂趣,即日起在大安森林、青年、南港、前港、碧湖及花博公園試行友善限時方案,讓每個孩子都能開心玩到盪鞦韆
公園處表示,為讓每個孩子都有玩到盪鞦韆的機會,同時在遊戲過程中領略分享的精神,試行3分鐘的計時器提醒設施,輔導孩子們養成排隊輪流遊玩習慣,目前為期2週試辦友善限時分享方案,鼓勵孩子排隊並按壓計時器3分鐘提醒,若試辦成效良好,將評估擴大推行實施。資料來源:華視新聞-北市推盪鞦韆限時 計時3分鐘換人玩

■共融公園不足—我個人認同市府的出發點,但解決的方式卻讓我有點吃驚。台北市的共融公園這幾年雖然增加不少,但在幾個非市中心的"台北鄉下"區域,共融公園仍嫌不足,或是號稱為共融公園,實際上仍是罐頭遊具、又或者是到了現場才發現公園的規模非常小。而較為大型的共融公園只要到了假日一定是人滿為患,不只是盪鞦韆,溜滑梯、攀爬遊具常常也是大排長龍,前兩天千里迢迢到象山公園,才目睹一排小朋友在攀爬遊具上排排隊罰站的場面。試想若照市府的邏輯,以後攀爬遊具也設個計時器,公園不就直接變成極限體能王。

個人認為計時器並不能改善大排長龍的現象,而是需要檢討、擴大廣設公園的可能性,並且增加遊具的數量。

日本女子極限體能王中的攀爬關卡

■何謂共享精神—孩子的成長過程有一定的進程,3歲以下的孩子,尚未發展出明確的物權觀念,也還不能夠理解"分享"的概念,這時候要強迫孩子"分享",等於是一種變相的剝奪,孩子只會因為被剝奪而感到憤怒難過,完全無法感受到所謂分享的快樂。(資料來源:親子天下-孩子「不願分享」不是自私!羅寶鴻:成人需釐清5觀念)

許多共融公園都有設置嬰幼兒盪鞦韆,此時利用計時器的方式硬性規定3分鐘,強迫心智年齡尚未成熟的幼兒必須結束遊玩,會不會造成反效果?計時器的規定是僵硬的,人心卻是軟的。依照我在現場的經驗,大部分的家長都會提醒孩子要輪流、換下一位排隊的小朋友玩,只是孩子仍然需要多一點的時間去調整心情,這也是非常正常的現象,多給一點同理跟彈性,相信也就不至於有那麼多的糾紛。

5歲以上的孩童其實都已經發展出足夠的社會化,只要家長在生活中有落實身教言教,在日常中建立孩子尊重他人、遵守規則的正確態度,孩子基本上也都能有足夠的理解。說到底,共享精神還是必須建立在正面的教養與愉快的經驗上,孩子才能真正體會分享的快樂、並出於真心樂意分享。


■變相對遵守規則的家長與小孩施壓—設置了計時器原本不遵守遊戲規則的家長跟孩子就會遵守嗎?我個人十分存疑。每次孩子坐上盪鞦韆我就會自己開始計時,也都會提早提醒孩子時間快到了,計時器對於本來就遵守遊樂場輪流規則的家長來說本就是多餘,會不會反而變相造成家長與孩童的社會壓力?而對於那些本來就皮皮沒在管的家長,計時器又具有甚麼公權力呢?如果沒有,那麼設置計時器又有甚麼意義?


基本上我是不贊成盪鞦韆計時器的,台北市的共融公園還有很多可以改善的地方,例如幾乎每個公園的遊樂場都沒有適當的遮蔽,夏天要馬熱到中暑曬傷不然就是沒得玩;雨天要馬淋雨玩不然就是沒得玩,要是公園處在設置遮蔽處的執行力跟設置計時器一樣好,我想應該會得到更多家長的贊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