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ky's mom

高敏人 當媽之後順勢躲在Ricky's mom這個名字後面 覺得愉快自在 育兒、職場、樸實無華家庭餐桌、黑手指用心照顧綠植栽 在這裡記錄生活的點滴

動亂、病痛、不得志-鋼鐵般意志的夢想家-我父親

發布於
修訂於
歷經228事變的動亂、病痛的折磨、也經歷過有志難伸的挫折,卻不曾放棄。他是我父親,一個擁有鋼鐵般意志的夢想家。

我父親是一個好爸爸。他不菸不酒、正直善良、聰明博學、觀念民主開放、除了下廚,其他的家事都願意負責,而且愛乾淨的程度不亞於我那稍微有點潔癖的媽媽。但是他卻不是一個命好運好的人,就也連帶的影響了我母親的命運。

我父親出生在一個還算富足的年代,他的媽媽很早就過世了,爸爸也算不上稱職,家裡的經濟於是崩壞,沒能讓他擁有太高的學歷,反而是很早就必須學會獨立。228事件發生在他十幾歲的時候,當時肅殺絕望的氣氛,深深刻印在他的記憶中,在往後的日子裡,也未能撫去。當他對我們講述這些已成歷史的往事時,臉上的表情總是憤恨難平。

如果說要定義求知慾如何算強,我的父親絕對可以成為其中一個範本。雖然沒有漂亮的學歷,但是他仍靠著自學,成為了會計師,在民國5、60年代,在一間日商公司上班, 薪資收入不錯,也買了一間房。我父親母親是相親認識的。在當時,他們兩位可說是晚婚的先驅,我父親結婚時已屆不惑之年,母親雖小他10歲,亦是到了將近30才結婚。婚後他們有了兩個孩子,也就是我跟姊姊這對姐妹花。

父親的人生故事到此尚可稱作平順,但是接下來的一場大病,改變了一切。

記得在我小學的時候,父親總是在家。那個時候的我其實很開心,下課回家有爸爸在、放寒暑假爸爸也在。等我年紀稍長,才明白原來當時爸爸病得很重。我母親陪著他看遍了中醫西醫,吃遍了西藥中藥,花了很長的時間跟很多的醫藥費,他才終於從病的無法自己上下樓梯,到可以稍微照顧姊姊跟我。後來父親靠著堅強的意志力,日日不間斷的鍛鍊。說來也滿令人驚訝的,父親從那樣的重病,到現在身體仍舊硬朗。

即便病痛纏身,父親依然閒不下來,當他身體略微好轉,就開始在家自學,鑽研物理科學機械動力的學問。有一段時間他總是關在房裡,接著家中開始出現一些我看不懂的大大小小的模型,後來他還去申請專利,繳納了不少年的年費,可惜那些模型最後沾滿了灰塵,卻始終沒能化作實品。

等到父親的身體終於康復之後,已到了知命之年。多年沒有工作再加上年歲已大,要再外出找頭路絕非易事,於是他又開始關在房裡,埋首苦讀,在這樣的年歲,考上了代書。我始終很敬佩我的父親,只要他訂立了目標,就絕不放棄退縮。

父親雖有鋼鐵般的意志,卻沒有順遂的命。因為父親生病多年,家中的經濟重擔落到了我母親一人的肩上,於是父親開始試著投資,用的是母親的資金。第一次的投資,以失敗收場。後來父親再想投資,母親考量家中開銷,覺得無法再承受投資失利的風險,於是拒絕了父親的提議。後來證實那些投資的確都有獲利,但是對於我父母親來說,卻只是徒留遺憾。

考上了代書之後,父親開始忙碌了一陣子,過了幾年,終於正式退休。父親母親都退休之後,兩個人在家相處的時間長了、摩擦也多了。有一天我才赫然發現,父親似乎跟我小時候記憶中的他不一樣了。小時候父親很愛開玩笑,會裝神弄鬼的嚇我,然後再跟我說沒事啦,走在路上總會緊緊牽著我的手。他每隔幾天就會來跟我和姐姐說,媽媽很辛苦,要我們長大好好孝順媽媽。

可是後來父親變的很嚴肅、易怒、非常的固執幾乎到了無法溝通的地步。

我很心疼我的母親,心疼她堅強的撐起一個家、既要賺錢又要照顧病人與幼子。

我也很心疼我的父親。

因為一場病,他辭去了原本穩定的工作,在幾十年前男主外女主內的年代,被迫成為家庭主夫,在與病魔對抗的同時,自尊也面臨挑戰。這中間經濟大權的轉移、發明的無人問津、投資失利再被拒絕的否定,到底在他心底留下了怎樣的痕跡,才使他變成了現在的模樣?他是否因為傷了自尊,所以才下意識的用固執去掩飾自卑、用堅持己見去鞏固一家之主的話語權?

我只能去踹測。

父親在"父親"這個腳色之外,以一個男人、一位丈夫走過的一生,其實是十分抑鬱的。他很感恩我的母親,卻被自尊所苦;他有宏大的抱負,卻受困於病痛與衰老的軀殼。他沒有人可以傾訴,於是他的笑容被漸漸腐蝕。

東方傳統的內斂文化荼毒已深,我實在很難跟敬重的父親表達我的愛,我只能記下我心中他。直到現在,父親仍舊有他的夢想志業,現在的他,每日孜孜不倦的在撰寫有關相對論的論文。

歷經228事變的動亂、病痛的折磨、也經歷過有志難伸的挫折,卻保有夢想。他是我父親,一個擁有鋼鐵般意志的夢想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 | 馬特市&人物誌

1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