籽|zi

“coração”|airpoet

城市印象

發布於
修訂於

2000年我出生于中国西南边陲的一个省会城市,从出生起就是属于城市的人。

我的城市在城区面积上来说并不大,人口却足足有五百万,它总是那么拥挤而浮躁,似乎所有人都痛恨彼此,但总是有些什么时候,会觉得所有人都爱着彼此。我最喜欢那里的夏天,她是美的,并且没有那么炎热;我最讨厌那里的冬天,永远都是阴沉的,永远都有潮湿的性格,而且在夏天以外几乎都是冬天——除了温度的差异。

那里远不是我最爱的城市,却也不是我最恨的。

我最爱的城市是香港,整个东方最伟大的都市,却是正衰落的明珠。以前家庭经济情况仍允许的时候,曾经去过,走在街道能够感觉到的东西是别处没有的。虽然忙碌、不安、甚至有些冷血,但她很美,香港人的生活方式是嵌在城市的设计之中的,即使那种生活方式是许多香港人讨厌的,但香港这座城市处处都有着香港人的性格,是香港人的“外延”。在那里可以听到海声,那座城市是一只海螺。

我最痛恨的城市是我读大学的城市,中国人的“骄傲”:上海。上海几乎是没有任何性格的,从进入城市的那一刻开始,你能听到的所有声音似乎都在说:“什么都不关你的事”,而所有能看到的东西似乎都写着:“这里不属于你,你也不属于这里”。上海的确是繁华的,但那种繁华与整座城市的主体居民几乎都无关,穿梭在这座城市之中你能感受到一种腐坏——它的精神腐败了。这座城市的当下没有任何值得讲述的,它只是一件工具,与共产党治下的几乎所有东西一样。那里也有海,海是肮脏的灰色,从不出声。

我所见过的城市并不止这三座,但只有着三座城市通过一些极其怪异的方式交缠在了一起:我的家乡九十年代到2010年之间的建设几乎仿照香港,有小巴,有很多茶餐厅,市中心甚至有一个叫做“铜锣湾”的购物中心——它在时代的变迁下已经死去多时。上海则是我故乡的人们背井离乡的最大目的地,它对香港亦有着病态的竞争思维。香港,同另外两座城市关系并不那么大,但它是两座城市永远看着的目标,它们恨不得把香港杀死,的确,它们正在做到这件事。

游走于这几座城市之间,我发现我眼中故乡的概念逐渐地模糊了,我生于我的故土,但心的启蒙却属于香港,而现在,身体在上海寻找一种怪异的梦,对于我来说,身体的故乡是我的故土,思维的故乡是香港,梦的故乡,大概率会是上海。曾经的人可以很明确地说有种东西叫乡愁,但对于这个时代的我来说,当我说乡愁,它怎么能那样单薄地属于一座城市,这个世界已经发展成了在决定人身份的过程之中可以有许多城市参与的世界了,没有一个人不会受到许多城市的影响,不论爱,还是恨它们。

我们每个人都活在自己心中的那座城市里,它很大,却很空洞,许多时候你只有孤寂的一个人,我们的身体在城市之间游走,但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心中的那一座城,对于那一座城,我的印象是:它是每一座城市,同时处在它们在最好与最坏的时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