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Cheng

孤獨的觀察者

如果你選擇「相信」什麼,你可以活得輕鬆點

在中國的百度貼吧,有個論壇叫「戒色吧」。是百度貼吧排名靠前的論壇,據說論壇內吧友高達百萬人。

這個貼吧字如其名,聲稱「戒色」可以幫助年輕人強身健體、解決一切煩惱,認為戒色可以為今後生活「添福份、積陰德」。

戒色的方式是不手淫。

裡面的會眾們還積極「傳教」,我在大學裡常常可以看到男廁所裡有他們張貼的小廣告,我的同學說還有次在學校看到他們發DM。

說白了,這些人是很可悲的,可悲的是他們沒有勇氣面對生活的真相。他們沒意識到,自己被炒魷魚是因為自己沒有努力,沒意識到自己功課差是因為不用功,沒意識到沒有女朋友是自己對感情不夠理解⋯

直到他們看到了「戒色吧」,他們可以把一切問題歸咎在這件事上——「手淫」。

而且恰好,這件事大多數人都會做,而且也很難堅持。它成了所有人用來逃避真實問題的港灣。這讓他們活得輕鬆點,因為我相信他們不願意面對問題,可能不是因為他們笨,只是沒有勇氣而已,這兩者有區別。



同樣的,很多基督徒遇到問題就說「上帝的旨意」我覺得也挺不負責任的。

看到自己不喜歡的,就冠上「上帝不喜悅」的事來指責,這樣做也很簡單。比如以前女人沒機會上學,所以聖經不允許女人「教導」聖經,當時真正的意思應該是:沒有真的理解聖經的人不能教導。後來就變成了「女人不能教導」,以至於現在女性的神職人員仍然很少。

「這個是上帝不喜悅的、那個是上帝不喜悅的」,到底是上帝不喜悅,還是「你」自己不能接受呢?

所以你能看到現在的基督徒和聖經裡所說的“法利賽人”一樣,靠著“上帝不喜悅”這個名號到處做“聖經警察”,指控不同的教會和教友是異端。



政治也是當然的。

我採訪了一個不喜歡中國的人(最近也許會寫出來?),他全面否定了中國,甚至「中華文化」。他說中華文化是卑劣的、下等的。他似乎不掩飾自己是一個歐洲本位主義者。

也許對他來說也是這樣,理解中國/中華文化需要勇氣,需要面臨著「萬一中國相關的東西真的沒有那麼差」就會跟自己之前架構的價值觀牴觸的風險,為了逃避這個風險,他寧願把「中國」通通丟進「不好的」桶子裡。

當然,我不會指責任何選擇「相信」而非「理解」的人。理解是很累的,是需要不斷打破自己之前理解的,是沒有盡頭的選擇。

而相信也只是一個「選擇」罷了。

所以你能看到很多台灣人去了中國很愛中國,為什麼?因為之前在台灣一直聽說中國差,現在來了發現:沒那麼差啊!「中國差」和「中國好」必須擇其一丟棄、選擇擇其一「相信」,所以他們做了選擇。

這些年,你也能看到很多“小粉紅”告解式的自白:曾經我也是個公知/喜歡國外...直到我去了國外/翻墻後,我才知道...美國沒我們想的那麼好。

一切都是“這個好”或是“那個好”兩部分構成的,必須擇其一。

也所以很多移民到外國的中國人那麼討厭中國,因為他們只有「相信中國真的很爛」才能確定自己離開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另一個選擇在他們「二元對立」的世界中是矛盾的、危險的、有風險的,動搖到他們「離開」的這件事。




去理解黑人/女人的處境太困難了,或許也太痛苦了。為什麼?因為沒人來理解我的痛苦,憑什麼我要去理解他們的痛苦?但是去相信他們生性卑劣、不求上進比較簡單。

去理解病毒真的是非人造的實在太困難了,所以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調查,直到調查出我一開始就“覺得應該如此”的結局比較簡單。

去理解“自己的農場不像20年前那麼好賺並不是全球化的問題,而是自己的工作確實只值這個價”太困難了,還是把他們怪給全球化和黑人吧。

去理解政治太困難了,還是投給台灣基進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