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Cheng

孤獨的觀察者

早上,我和媽媽聊了聊政治

發布於
她問我:所以你到底是支持中國還是美國?

早上去上班前看電視裡放著的新聞,我和爸爸談起了昨天看的電影:《阿依達的救援行動》。

事實上,昨天我給爸爸買了兩部電影票,下午看《阿依達》,下午看《永生戰》。因為爸爸說他想看韓國電影,阿依達是他要我推薦一部電影之後,我幫他選的。

回到早上的談話。我問爸爸感受如何,爸爸說“第一步《阿依達》太好看了!你一定要去看,《永生戰》好難看,我看到一半就離場了。我從沒看過這麼難看的韓國電影,愧對我對韓國電影的信任。”其實我當時選《永生戰》反而是怕爸爸只看前面一部議題沉重的電影會覺得太枯燥,所以才買了《永生戰》這部商業片。沒想到爸爸和我的口味相似。

他激動地跟我分享這部電影的感受,包括他從中得知聯合國有多和稀泥。我笑著說:我要把你變得越來越左,你看多了這些電影自然就會變左了(我爸爸是自由主義右派,GOP)。

我補了一句:美國其實也常幹這種和稀泥的事,甚至更嚴重。

之後爸爸不說話了,他看手機了。倒是媽媽起了興趣,問我:美國幹和稀泥的事?

我說:“對啊,你不知道美國有多惡心嗎?有的國家過得好好的,天天跑去跟他們反對派說:你們需要民主,然後扶持當地反對勢力搞屠殺。中東就是美國搞得shithole,還有非洲,比如《血鑽》裡的“塞拉利昂”,本來有的國家過得好好的,或者人民革命運動進程到一半了,就開始強勢介入,美其名曰“輸出民主”,實際上是在扶持當地自己的勢力。弄得好還好說,沒弄好的國家就爛在那裡了,十年都起不來,你說美國很好嘛?”

媽媽:“可是美國不是民主嗎?還有你說這個也很像外宣說的 “美國輸出民主搞壞國家說”,怎麼回事?你難道相信中國外宣?”

我:“首先,民主也是有多種形式的,再者 “民主”的定義也是有爭議的。現在西方不同的國家也是用不同的民主體制不是嗎?第二,外宣的話術是“只講一半真話”。因為中國實在太清楚美國那套,包括輿論宣傳了,中國強大的之一就是,你在理論上、明面上,他都沒問題,他說的話其實抓不到把柄。

必須得承認,外宣說的話有一定道理。事實就是事實,不會因為它被誰說出來,就不是事實了。只是外宣自己也五十步笑百步,吃相難看而已。另外,我也確實認為美國在台灣香港的民運上有提供一定的協助,這是公開的秘密了,就像中國肯定也在背地裡影響著台灣選舉一樣,但是我不會明面上說,這些嚴格說起來屬於“陰謀論”的範疇了,因為都沒有確切證據。我也覺得美國協助港台的民運70%不是真正地出於人道主義,這就是殘酷的世界政治,只有利益。有人道主義心理的人不會在位置上,在位置上的人很少有人道主義的。”

媽媽又問:“那你的意思是 中國和美國是差不多差的嗎?我還是沒搞清楚,你到底支持中國還是美國呢?”

我說:“媽媽,這就是很多普通不關心政治的台灣人的一個小誤區,好像政治取向是一道只有兩個選項的選擇題,你不是選A就是選B。但事實上,我們可以有很多選擇。事實上,我們應該要有很多選擇。如果你支持美國,難道你永遠支持美國的所有決議嗎?這樣子來說,難道不是跟無腦愛國的小粉紅一樣了嗎?每個人都應該在每一個事件中,有獨立搜集信息的能力,然後以此產生自己獨立的看法,不是人云亦云。

我們如果常常不去鍛煉這個能力,就會被‘意見領袖’影響。你們叫意見領袖,就是電視節目上的名嘴,現代年輕人是網紅。因為你長久看他,又在很多社會事件上覺得這個人說得很有道理,久而久之,你就會把‘搜集信息、表達看法’的能力‘代理’給他。但這其實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那是他的想法,並不是你的想法。”

媽媽繼續問我:那你的標桿是什麼?如果美國和中國都不是的話?有國家是你的標準嗎?

我說:“問的很好,這也是很多人的看法,把美國的核心價值,或者中國的核心價值當做自己的衡量標準,就像我剛剛說的‘意見領袖一樣’,只是這是國家了。

舉個例子好了,我吃了肯德基和麥當勞,我覺得他們在我心裡都到不了90分的水平,可能一個是70一個是80,我不會因為吃了麥當勞就覺得這是100分,比肯德基好。或者拿肯德基的標準就認定這是我滿分標準來認定麥當勞,首先餐廳不同。再者,我不的標準一定要真正地吃到過某一家餐廳才建立起“100分”的線位,我自己在理想中知道那100分在哪就好。我真正的標準是在我的心裡,而不是有任何餐廳可以代替我的標準。”

之後我就去上班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