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Cheng

孤獨的觀察者

事实核查:哈萨克斯坦是怎么染上“不明原因肺炎”的

發布於


本文系转载自墙内公众号,原作者为:王一夏



前情提要:

7月9日,“中国驻哈萨克大使馆”公众号于下午6:06,发布了一则推文:

“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微信公众号 截图

之后,也有不少国内外新闻开始引援这条“中国驻哈萨克大使馆”发布的推文。

甚至可以说,外国媒体昨天报道“哈萨克斯坦出现 不明肺炎”的消息,基本都是来自国内的这条推文。

谷歌的限定时间搜索结果,搜索关键词是“Kazakhstan”


日本雅虎新闻的报道

国内转载新闻的也有不少,比如 新华社:

新华社微信公众号报道截图

不过这个现象也很诡异:

一个国家的卫生状况,居然是由邻国大使馆作为第一手信源吗?



哈萨克斯坦表态:

10日上午,哈萨克斯坦卫生部发脸书“辟谣”,称中国的报道并不符合事实(НЕ СООТВЕТСТВУЕТ ДЕЙСТВИТЕЛЬНОСТИ),可能生怕国际友人们看不出自己的表态,在配图上特意使用了英文“Fake News”通俗易懂地向全世界表达立场。

哈萨克斯坦卫生部 脸书 发文截图
哈萨克斯坦卫生部 脸书 发文截图

看来国内外的新闻有一点出入,所以才有了这篇“信息核查”。



事实核查:

 首先,大使馆提到的是“根据哈萨克斯坦媒体报道”,哈国媒体众多,难以穷举,但我们找到了一篇哈萨克国际通讯社的报道,是一篇编译稿件:《哈萨克斯坦的肺炎患者比确诊新冠肺炎的人数多出2-3倍》,通过它能看出一些端倪——

哈萨克斯坦国际通讯社报道 截图

文中的“肺炎患者”特指非新冠肺炎感染者的其他肺炎患者。发病率是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的2-3倍。请各位留意此处,至少在这篇报道的时候,“肺炎”与“新冠肺炎”是区分的。

 

该篇中文译稿的时间是14:37分,即是按照努尔苏丹时间(东六区),也比大使馆的警报早。

(诡异的事情是,这篇中文译稿已经被哈萨克国际通讯社撤下,现在处于404的状态。)

404

顺便一提,这篇报道的俄文版本仍然可以浏览(内容大体一样,标题并不一样):

俄文版本报道 截图
俄文版本报道 截图

但是这条信息线索就此断了...不过我们还有另一条:

除了哈萨克斯坦卫生部部长阿列克谢·崔的官方信息,拉法伊尔·罗杰森医生的话也被中国媒体广泛转载:

中新社的报道
引援了 罗杰森医生的表态

为了溯源,尝试了许多种西里尔字母拼写方式后,得知这位罗杰森的真名叫 Розенсон Рафаил Иосифович(罗杰森·拉法伊尔·伊奥西弗维奇)。他是一位哈萨克斯坦的免疫学家,乌斯季卡梅诺戈尔斯克市第一儿童医院肺病科高级住院医师。

罗杰森医生的资料

通过这个西里尔字母的名字,找到了中国新闻社所引用的原始内容,Инфекционист: в июне пневмония в 99,9% случаев вызвана коронавирусом(《传染学家:六月99.9%的肺炎病例系由冠状病毒引起》):

《法律报》截图

这篇《传染学家:六月99.9%的肺炎病例系由冠状病毒引起》的报道时间为2020年6月29日,刊载于多家哈萨克斯坦媒体。

这篇就是中新社引援的《法律》报 原文(知道大家看不懂,但是应该看得到99.999%在哪)

在这篇文章中,出现了模糊的表述,容易让人得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结论:

Не смотря на то, что ПЦР-тест на COVID-19 у многих больных пневмонией показал отрицательный результат, врачи предполагают, что причина – в вирусе.

(即使许多患者的新冠病毒PCR测试为阴性,医生仍然认为,病毒仍然是其原因。)

« Здесь на 100% утверждать невозможно, но 99,999 % – это все-таки коронавирус. »

(“百分之百肯定是不可能的,但百分之99.999,它仍然是冠状病毒。”)

 二句话是中新网直接引用拉法伊尔医生的讲话,中新网的翻译为:“原因虽然还无法100%确认,但99.999%仍是一种冠状病毒。”

 这里的“一种”就特别令人浮想联翩,原文“это все-таки коронавирус”其实并没有强调这个量词,毕竟这是中文特有的语法现象之一。但“一种”的存在,天然将这里导向至“另一种”冠状病毒的猜想。

 

这里我请教了俄语专业的同学,俄语中,没有表示不定冠词的概念,在俄文媒体的具体实践中,коронавирус(拉丁化就是 koronavirus)指的就是新冠病毒:COVID-19。事实上,除了中国没怎么用“冠状病毒”来指代 COVID-19,英文的「coronavirus」、日文的「コロナウイルス」在疫情期间都被用来特指这次新冠(当然也有其他常用名称)。因此,回望俄文的标题:Инфекционист: в июне пневмония в 99,9% случаев вызвана коронавирусом,更好对应的可能反而是《传染学家:六月99.9%的肺炎病例系由新型冠状病毒引起》。我可以大胆地猜想:这也许是不同语言使用习惯造成的误解。

 在这样可能的误解下,继而,中新网的报道出现了一段间接引语——“罗杰森指出,除新冠肺炎疫情外,哈萨克斯坦正在流行另外一种原因尚不明确的肺炎疫情。”。

 不难看出,这段间接引语,实际上是对拉法伊尔医生讲话的解读。

首先要厘清——拉法伊尔医生的讲话其实是严谨的、尊重事实的,因为的确有可能出现检测结果为阴性的患者。但呈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不唯一的,至少有两种可能:

一,有别种冠状肺炎病毒。(也就是中新社的解读)

二,拉法伊尔只是在表达出现了不少“假阴性”患者。(在2-3月份的全球各地都出现了“假阴性”新冠患者,详情请看:什么是核酸检测“假阴性”?)。

前面我们已经了解了第一种可能/解读的问题。接下来就要讲到第二种解读:拉法伊尔指的是PCR检测为阴性的新冠病毒感染者。

 

这篇《传染学家:六月99.9%的肺炎病例系由冠状病毒引起》的俄文文章后面所将的内容也支持这样的解读:

По мнению Рафаила Розенсона, не у всех людей в организме есть коронавирус в таком количестве, чтобы тест мог определить его. А к тому же, некоторые могут намеренно прополоскать рот за 2 часа до сдачи анализа, а в этом случае тест не определит наличие вируса в организме.  

(根据拉法伊尔·罗杰森的说法,并非所有人的身体中都有数量足够多的冠状病毒进而确诊。 此外,有些人可能在测试前2小时故意漱口,在这种情况下,测试无法确定病毒在体内的存在。)

 总之,中新社所引用的部分是暧昧不明的,至于读者朋友采取怎样的解读方式,还见仁见智。



总结:

以上就是对相关报道的分析,由于我们无法得知中国使馆到底参考了哪些哈媒报道,所寻找、呈现的报道线索和状态也仅仅为读者朋友们提供一个稍微明白一些的思路。

 另外环球网的信源也总是突破下限:

环球网报道 截图

首先环球网的信源居然是“已经在哈萨克斯坦工作的中资员工”。

再来,说和Covid-19的区别是,“似乎更为烈性,两三天后就会出现衰竭”。

这种“似乎”也能作为信源出现吗?另外“两三天”这个日期判定是“确诊后两三天”吗?怎么判定感染时间呢(既然连病毒都没确定)?



各方回应定调:

微信“看一看”截图 ,截自7月10日晚上11:39 算是官方表态
截取自“ZAKER”,信源是 红星新闻

在7月10日哈萨克斯坦卫生部门“辟谣”几小时后,中国外交部对相关问题进行了回复: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