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iver

怀疑太过肯定的答案。

写在2020之前

2019年只剩下不到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個人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抑郁情绪抓住。我虽然生性悲观,碰到小坎会情绪低落,但好在都安全挺过去了。但今年这场自我怀疑来得尤其猛烈。我很多时候感觉自己的手脚被捆住,只剩一个人形躯壳,身体里的细胞如同肥皂泡泡般一个个挤破。

这种情绪像生理周期一样,每个月都会来那么几天,来无影去无踪。被它抓住的时候,感觉自己像是置身黑洞,怕自己永远也出不来。但好在每次都有些事情可以转移注意力,自己也就慢慢走出来了。

出国之后,这种情绪就来过一次,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稍稍放松了一些。曾经在心理学公号KY看过一句话:多数人痛苦,是因为太关心未来,或者放不下过去。所以现在焦虑的时候,就一遍遍在心里告诉自己,要活在当下,享受当下。

說一件在2019年讓你覺得最無能為力的事。你有沒有試圖改變它?如果改變不了,你是如何與它相處?

我感觉我在一点点流失心动的能力。

刚刚认同自己是gay的时候,很容易对别人心动,但被拒绝过几次后,那个掌管心动的开关貌似就永远关上了。对于约会的人,我愈发挑剔,但凡有一句话或一个举止让我不爽,就会在心里画一个大大的红叉。一次次试探让我越发明晰自己的红线在哪里,但有时也会慌张,自己这幅冷冰冰的样子,会不会吓退别人的好意?毕竟人们释放好意的方式往往都是笨拙的。

我害怕自己还没体验过爱,就丢掉了可以深情的能力。害怕自己的冰层越结越厚,到最后没有什么人敢来融化我。

我一直相信爱情是遇到的,而不是找到的。所以只能把这个问题交给时间。

在2019年,獲得了什麼讓你最有力量感?

来到英国后,发现人与人的相似远远大于不同,也渐渐认定,哪里都有迷人的缝隙,在哪里都会有获得幸福的力量。如果实在无法在一个地方获得幸福感,就换一个地方。

我以前害怕想象,留学结束后,可能要回到墙的世界里。但现在没有那么害怕了。

曾经一个向我出柜的学弟问我,到了国外,是不是真的能嗅到自由的空气。我跟他说,只要你是自由的,你在哪里都是自由的。

描述今年遇到的一個让你想起就感到温暖的人?

我来英国后,认识了一个很好的朋友Anne。她在玻利维亚出生,在挪威长大,在英国读书和工作,现在又回学校读研。

我叫她my viking mom,有不开心的事情就找她聊。期末周的一天下午,我俩一起坐在教室里崩溃。她就拉着我,围着学院楼走了一圈,呼吸了一下英国冬天清冽的空气,就感觉好了一些。

还有一次,老师上课放了一部纪录片,镜头很晃,我看着看着就晕了。下课的时候,我就蹲在教室门口,有一股想吐的感觉。Anne帮我买了午餐。我当时难受到只能靠在墙上,她就盘着腿坐在地上,一直陪着我。

有一天,我忽然对她说,如果哪一天我回到中国了,我一定很想你。

她说,无论你在哪,你都会很幸福。

有沒有什麼時刻讓你意識到時間消逝,你會不會對此感到慌張?

父母的衰老已经肉眼可见了。我妈的记性明显不如以前了,经常忘了自己刚刚做了啥;我爸忽然得了幽闭恐惧症,坐不了飞机,人多的地铁和公交也不行,也出不了远门了。

记得出国前,我妈跟我说她去看医生,医生说她得了一身疑难杂症,虽然哪个都不要命,但是得的也太多了。爸妈现在都很注意锻炼,下了班就去健身房。

以前很怕自己一事无成,改善不了父母的生活。很怕自己成功的速度赶不上父母衰老的速度。现在倒是没那么慌张了。我自己把事情看开一点,过得开心一点,轻盈一点,他们也会省心一点,自在一点。

2019又被稱為割席年」,在这一年,與朋友、親人、愛人保持親密,对你来说,是更容易还是更困难了?

我一直很难和别人保持亲密。“保持亲密”对我来说是个蛮恐怖的词。我可能更倾向和别人保持一种若隐若现的连接。

和朋友维持连接还是挺难的。大学毕业后有人工作,有人读研,有人二战考研,大家的人生路径越来越不一样了。步入社会后,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同温层,找到后就很难再跳出来,以前学生时代的朋友也就慢慢七零八落,很少联系了。

和父母的关系很难说得上有本质的变化,但我能感到我越来越理解他们了。我越来越把他们当作一个个体,一个人看待,而不是“父母”。认识到这点,也就理解了他们的很多选择,里面有人性的懦弱和不堪,也有韧性和坚忍。

至于和恋人的关系,我得先有个恋人吧。

相比一年前,你與身体的關係發生了什麼變化?你有更喜歡現在自己的身體嗎?

对于自己的身体变得更自信了吧。今年开始尝试戴隐形眼镜。摘掉了厚重的框架镜之后,感觉对自己的外貌也自信了一些。

当然还是希望自己有一些肌肉,不过这点现在也不是很困扰我。上健身房仍然是件困难的事情,大概之后也会一直困难吧。

你喜愛你現在所在的城市嗎?你會如何描述你和她的關係?

我现在在卡迪夫学习和生活。我人生的前23年都生活在北京,这里算是我北京之外的第一站。它很善意地接纳了我这个异乡人,我也在这里看到了更多生活的可能性。

总之,我愿意把它称之为我的第二故乡。

過去一年,你能說出一個被他人改變的觀點嗎?

来卡迪夫读书后,看我的同学们,有之前学钢琴的,有在五大洲保护野生动物的,有在肯尼亚做记者并兼职做模特的,有在阿联酋航空当空乘还在迪拜学会了跳伞的......世界这么大,这么多彩,何必把自己的想象限制在大城市挤不完的地铁和加不完的班呢。

总是畏手畏脚,瞻前顾后,是享受不了生活的呀。

請填空:2019,__ matters

love

最後,能否分享你在 2019 年最常聽的一首歌、最愛的一本書、印象最深刻的一部電影或最大的一個腦洞?

最常听的一首歌:Living room-LILI LIMIT。这首歌来自一个日本小众乐队,听着它就好像听到了城市的心跳。

最爱的一本书:《江城》-何伟。觉得真诚,恳切。他的笔尖是温柔的。

印象最深刻的一部电影:《谁先爱上他的》。不得不说,台湾的电影有灵气。情绪和音乐都到位了。

2019,matters | 我的年度問卷

在自由处生长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