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縛》創刊號|獲獎心得

月受必悅宬貫古
回覆
Fishear@Fishear

謝謝您的期待,稿越積越多qq

中國問題實在沒幾題答得上,不如說大多問題我也想知道實情如何。

論語系列也是放置,越寫越覺得書看得不夠,現在越寫越慢,寫著寫著就看書去了。最近在看嵇康、揚雄、郁離子。嵇康《卜疑》、《家誡》、《與山巨源絕交書》,很喜歡。揚雄很喜歡,文字造詣真的高超,不過還蠻難啃的。劉基《郁離子》很久以前翻過,覺得寓言體很微妙。體裁是模仿莊子寓言,但又不像莊子、列子的古樸,畢竟是明朝寫的。最近也是翻著翻著參考。

月受必悅宬貫古

https://i.imgur.com/6lkDaly.jpeg

鴨鴨很可愛呀,以鴨為筆名是因為喜歡莊子裡的各種鳥:大鵬、學鳩、斥鴳、鷦鷯、鵷鶵、鴟鴉……

當時,小時候(?)在筆記本上開始寫些小寓言(不可考),就有以鳥為主角的故事,也有“鷇音”為名的一些對話紀錄。

https://i.imgur.com/BWF8dXe.gif

“鷇音”是出自齊物論,鷇意味雛鳥初生求食之鳴。也是鳥之羽本文內少數跟字典定義一樣的罕用字。《齊物論》:“其以為異於鷇音,亦有辯乎,其無辯乎?”,莊子以鷇音與儒墨之爭相比,“言惡乎存而不可?道隱於小成,言隱於榮華。”

這段話是我的印隨(imprinting),有時候妄語狂言的背後支柱。另一方面也是不必太在乎其他的“是其所非,非其所是”之言論……有不入耳的言論,當作鷇音求食就是了。自己所說的,也相去無幾。

另外原來我現在是“月受”嗎XD,其實也該把這名字改回來了,這只是形似“用愛心說誠實話”的無言聲援愛心哥,幸好沒叫我“必受哥”(?)

用月

愛受

心必

說悅

誠成

實貫

話古

拿掉言,抽換心的位置。之前愛心哥回來了,結果好像是一個錯誤。這也不是想搞什麼運動,畢竟也有最基本的程序,雖然表決有點寡頭啊。另外又宣言不許其他用戶以“用愛心說誠實話”為名,覺得有點過頭,聊表抗議。但似乎也沒有嚴格執行,畢竟人力有限。

月受必悅宬貫古

我又仔細思考了一下,為什麼我會無意識地這樣說呢?『一半上色、一半露出』,彷彿上色的是隱藏的。我想是因為字符在介面中並沒有消失,BBS中有所謂「開燈」的操作方法,可以隨時按\鍵看字符未上色的樣子。以下是範例:

https://photos.app.goo.gl/YPQRNghJdSZNxLWG9

類似web介面的反白、它一直在那裏,上色是一種掩飾。露出的符號也能上別的顏色,但意義不一樣。

「不掩飾、也無法掩飾這是符號,但以編排技巧去引導:“觀賞者視覺聯想中”既定的圖像。」是ASCIIART的傳統。常會看到畫世界名畫、名人臉孔的ASCIIART。

圖塊符號,堆疊起來會有pix的稜稜角角;文字符號,有它的字體所帶的筆觸。觀賞者都知道那是符號,也知道引導的圖像未必是原創。只是因為“啊,這個符號還能這樣用”而感到驚奇。

出了這個觀賞的場域,失去了符號的框架,若與攝影、繪畫、雕塑擺在一起比,則未必能吸引目光。每一種藝術欣賞的方式都不同,會像是大白天的霓虹燈管,不是晚上所看到的五光十色,那麼吸引人。和講求原創的繪畫不太能類比,或許比較像書法吧,書法藝術所寫的詩文、碑帖,往往都是一些老東西、千年古文。寫心經、對聯等等的。但也不會有人說這是抄襲,欣賞的僅僅只是“書寫本身”的美。所寫的字可以是同樣的,但每個人每一次所書所感都不同。文字符號(特別指方塊字)有一種別於幾何學理型的, 「原本的樣子」。

我想我是認知這些才會直覺地表示上色即是掩飾,應該也是因為這樣才會畫ASCII圖吧?自己又理了一遍,謝謝你問這一題XD

月受必悅宬貫古

https://i.imgur.com/ca3tVdH.jpeg

我的寫法可能會造成誤解,應該寫一半遮蔽、一半露出的。這是指PTT上特殊的編碼上色,全形文字的左半、右半的背景(底色)、前景(文字或是符號本身)能上不同色碼。例如“引”這個字,弓的部分上色與背景相同的話就看不到了,右邊的丨就能當作直線符號。

https://imgur.com/a/kCAAaZ1

於是能衍生出許多技巧與符號的用法。毛邊、斜線、書法般的筆觸線條、網格等等。為的只是在BBS環境下畫出想要的細節。

以前的一些ANSI作品:

https://ansi.loli.tw/users/71

https://ansi.loli.tw/users/698

或許手機點開會破圖XD

界面、排版是大問題,且不論從BBS轉到網頁怎麼觀看,字體、行距、間距稍微跑掉了就失去原味了。PTT的瀏覽app有很多,有幾個保留了瀏覽ANSI/ASCII圖像的模式,也僅能懷舊。大部分還是以手機閱覽文章方便為主。

月受必悅宬貫古

謝謝无法老兄,感覺好久不見(?

ummm…看了一下 Keep Note 紀錄,8/23-9/4?

應該是兩個禮拜左右,沒有每天寫,不過要完成時是集中一段時間寫完的。速戰速決也是好的,有的文沒寫完,不論是擱下筆或是線上放置,就永遠寫不完了。

新的書寫計劃

月受必悅宬貫古
回覆
无法@BloomingBloom
这个系列我还想写呢

期待啊。鄉音如果能跟回鄉記連起來,三姑六婆各有腔調那就更有趣了。

如果你去豆瓣这些书目下面看一眼,都是含沙射影说这事的呢。

中國網民的自嘲,我一直認為就是世界第一。學生時看電競,大比賽,中國輸台灣,開心一波,百度貼吧、NGA的哀嚎,更是精彩XDDD 嘲諷國足什麼的也是XDD

現在寫得多看的少,豆瓣是有帳號,不怎麼了解社群生態,有空再去逛逛。

月受必悅宬貫古
回覆
无法@BloomingBloom

寫文交流,以文會友、以友輔仁,各有所成長吧。我覺得,你的文章很真誠。也不搞花巧,就是素描,白音白描。這個我反而辦不到,還辦不到,還差的遠。

我覺得還是審查大環境的差別,翻牆的大陸人,若不是有了一生在海外生活的決心、飯碗、倫理切割完畢等等的……。放開滑鼠鍵盤,回牆內吃飯的,理論上還是要隱姓埋名。這是為什麼您叫无法。有人說无法,你遞刀子。

無法說遞刀子:
『遞?我旡法就遞,香港人一把台灣人一把,買一送一,我姓旡的出錢包運,你想咋?你个粉紅二錘子有何指教?党給呢个瓜怂二錘子,雙鐮刀割粉紅韭菜大小頭,瓜錘羞你仙人。』

旡無无法老兄,你這JJJ個勇氣——我就差得遠了。(我cosplay一下您的外皮啊,陝西腔語氣有差莫怪,我就惡補過一陝西可愛妹子十分鐘的影片。我猜模仿得有點娘。)

你看,我寫個「中國台灣」,都需要,矇太奇玩成這樣,符號拼貼拼到,啊就剛好拼出中國接台灣啊巧合喇誤會啊這是台中系列啦台在前面臺在前面啦……瞧我怂的。我還不敢說明自己的政治立場,還要賴給巧合,我孬種,我需要這個勇氣。但誰在審查我?沒有。還真的沒…



我自己。

不搞笑。我自己看著中國台灣四字,油然而生的怒火哪來的?不耐感是哪來的?現在是要說是華民台灣嗎?也不是。最新說法統戰名詞包含「華裔」都不要了。都沒道理。我不要這個怒火,正名。什麼名都好。正名。

我可以坦然打出,我姓徐名科豐HsuKeFeng,民進黨政府雖也討人厭,但我就不覺得公開個資,找上我麻煩的會是體制、會是警察局。


但台灣版本的「給大陸人遞刀子」我若被氣到說『幫大陸同胞校正下對台飛彈精準度』我敢不敢?我不敢。真的不敢。這太可怕了這怎麼能想像呢。做譬喻也不敢。因為至少香港人馬帝站在我後面,他很火。

(這段,我人設已崩毀,語無倫次沒有邏輯,我是我,非我)


但是。

我也打不出回鄉記。那個比我的馬賽克矇太奇花巧,有價值多了,我就馬戲團的轉盤子小技。回鄉記,那真真正正屬於您的經歷、文筆、鄉音、家族、好多活人。我也是不太懂,也覺得不好讀,好多鄉音我還在聽還在吸收。但我收藏。

我寫不出身邊的活人,我做不到。所以我雖公開姓名,但我也很假,我沒有公開真正面目。我看不出美麗新世界對大陸人是什麼的投射,還在評一些自以為是的東西結果新疆西藏還能口誤搞混。我還是只敢跟文字打交道,現實,我就一鴕鳥。

月受必悅宬貫古

2021/9/2

符號藝術/思想實驗:∅
中國台灣:一篇
寐記:一篇
人:四篇
讀書心得:七篇

一個月了,調整一下路線跟處理一下草稿區遺稿發臭的部分XD

符號藝術/思想實驗:
也不算欠稿啦,某些混入未發的投稿文,或是當其他文的圖文不符。問題應該是,我自己無法確定,自己在這兩篇是有什麼要說的。我無法決定我的人設。聽起來可能很怪,但一個月前我沒想到我會有這個問題。思想實驗,多是海龜湯式的,一大問拋出來,看看回應如何再回答。所以我必須,寫一半,有回應之後再答一半,自問自答,連論語都不是自問自答的書了。自己不論怎麼設計問題,設計攻防,都是片面的。思想實驗要在討論中完善。這樣一想,跟其他文章就差很多了。讀書心得,論語人設,雖然我也是半調子,總還希望我有討論到我該討論、該看到的、什麼的。我自己給定的人設就不一樣……還是,不要想這麼多?寫完就是拋出來。

啊,我忘了,還有談論思想實驗本身的文章可以寫。也許該先生一篇出來。
∅,但沒啥大問題。
誒,沒寫當然沒問題XD


中國台灣:一篇
我想了很多。找尋問答形式開第一篇,是我保護自己的方式。自己要寫,我找不到屁股Orz。我還是覺得必須要寫的。老實說,我不知道我是拿不定主意,或是,拿定主意了,但我不想說。我覺得很煩。

進度極為落後。
我其實也不知道,我有沒有想徹頭徹尾改變想法?
或是貫徹自己的意志?

其實很難啊這題。誒誒誒我居然打出中國台灣這個禁詞。
或許能從,之前沒上站時,錯過的活動文開始。




寐記:一篇
誒——不顧大家眼球殘害、三觀毀、只問我看了三小的話,我是可以丟一大堆出來⋯⋯其實我馬上就能這樣做。可是⋯⋯會發生什麼事呢?

夢還是大魔王。我練習了一些速記技巧,但就算成文,沒頭沒腦的夢,我在做什麼?一個故事如果不是,啟示、預言、奇幻經驗,夢點在哪?很難,真的比翻書寫故事人設難。


人:四篇
很意外啊。我以為是最終大魔王的系列,才一個月,先寫了四篇。走向,卻跟我想的不同。每一篇都不是它下標時的樣子。寫完了四篇卻和我預期的,不,是比我預期的還要好。
接下來我會想寫,對話。其實什麼都能寫啊。

我一直在想,性、信仰、我要怎麼寫。理論上我非寫不可,迴避不掉,但我在迴避。我猜,假如寫完認知、言語、對話、問問題,我會卡關。最新這一篇,我不守承諾地,拉了一堆人物進來。我很認真想,是排除他人、這件事不對,還是?但一些倫理問題、共識問題、不能只有個人經驗跟符號假人。甚至,我幾乎從未提到生人,在我身邊影響我的人。這樣能算論人嗎?我有點疑問⋯⋯


讀書心得:七篇

都是論語啊。

很感謝魚耳@Fishear 大大對論語人設系列的引導、指導,我遇到好老師,一直被摸頭,然後點點方向,謝謝您。尤其,是原本梗、各種角色形象、乃至於史記⋯⋯就一定比我熟,還能接受各種歡樂惡搞、誤植XDDD。

不少小段子,是有再理過,但以前就寫過惡搞論語的東西,都有素材只是不成長篇。也起過頭:儒者是類似日本忍者的暗殺者、墨客是機關、魁儡師的儒墨武俠。也不成熟,但片段都是養分。

論語太不自由,時間軸明確就難找到故事空間,誰誰哪時應該在哪幹啥事,很容易觸線,不好寫。人設、符號、甚至什麼字用過幾次、在戰國後某字才有某解所以不可能這麼解你想錯了的一堆教科書定論。

搞笑寫歸寫,沒人看了不笑,但笑也必定是憋笑,這也是儒枷啊。通通打破不行嗎。或是就解字面啊,說文說太新,爾雅玉篇,太多聲韻訓詁的,我還吃不動。兩漢就說太新、然後聽朱熹的,莫名其妙,我是因為這樣討厭論語很久。

總之,感謝魚耳大大,期待您的小說出版。論語跟儒家儒枷標題,是一定會一直寫下去。目前老本有點空,主要在安排齊景公、子貢、子路、陽虎,同時練習新文體、新手法,所以更慢。

論語系列是無止境的大坑,慢慢,走出孔子弟子了,也不得不開始提很多齊魯老狐狸,還在理解中,但這些老油條,看了討厭也是不得不理解。搭配史記也已經不夠用,不得不翻春秋(眼神死)。真的開始吵架,開始吵不好笑的架了。比起子張、子夏、子游對教育該當如何的學術辯論,其他太多看似一問一答,背後都是污段子。認真覺得論語,孔子在政治場合的句子,最好每一句都不要當座右銘,但他怎麼說得出那句的政治智慧倒是能學一下。

我也感謝 @无法 老兄,我其實寫文,陳蔡小說那篇,除了希望雜學拼貼被看見被欣賞,也希望有「雖然看不懂,但你願意解釋我就願意聽聽看」肯這麼說出來的讀者。這也是老師。我是真的太雜,我自己自娛都是挺開心的,也需要收束一下。那篇第一留言,您說不懂,我是真的開心,也真的不是賣弄得逞,是希望知道要往哪邊收斂。

然後因為討論美麗新世界,再度感受到自己的無知。我也打算再開個坑,細細比較反烏托邦小說,華式451度,聽過沒看過,剛買了熱騰騰,跟其他三部再發幾篇討論。也希望透過无法老兄更瞭解中國大陸其他面向。

月受必悅宬貫古

這也不錯 像是蒙田一樣

蒙田隨筆集 我也蠻喜歡

但說真的具體說了什麼概念 不太記得XD


就一個財富自由的法國貴族 的讀書雜記

雜感 跟當時仕女的書信什麼的

偶爾重閱也是 當作 跟個法國大叔閒聊

跟看您的文章 感覺有點像σωσ


我自己是 很需要規律 希望真的能定期好好寫完整這些系列

我心中的NFT | NFT背后的价值逻辑成立吗?

月受必悅宬貫古
回覆
阿川@Tsundoku

往好的一方面去想,這對原本就在各平台做數位創作的藝術家會是很單純的好事。在NFT上鏈,找個收支平衡打得過的平台,收割自己累積的作品及人氣。頂多這樣了,當然會遇到「不知為何就是熟悉炒作」但「作品不怎麼樣」的創作者。這是沒辦法的事。僅僅是認證手法,不能引之為:“藝術價值”、“錢”。"Non Fungible"和“Token”本身就存在著語意的矛盾…

乾隆的話,劣跡就不談了,另外不是聽說他一人的詩文比全唐詩還多嗎XD所以我才想看看“要是乾隆進入NFT市場”XDDD

月受必悅宬貫古
回覆
阿川@Tsundoku

原本的藝術交易市場,創作者本身的人設與故事是一回事,當然有它吸引人的地方。拍賣履歷、藏家的刻印,一直也是藝術品的「價值」一環,這也是藝術品的故事。亂蓋印章這件事,做得最誇張的應該是乾隆吧XD只是想到這個而已。

說回NFT,這些市場上原有的拍賣與炒作技巧,化為區塊鏈的方式去認證蓋個章。這陣子看各方討論這許多,目前我認為就是這樣子。圖像還是能以右鍵點擊然後傳播,「認證」本身與藝術價值原本就是分開的。「被乾隆蓋過章」是摧毀藝術價值,或者某種認證?這終究還是各人自己心裡決定。

多年來,我都在思考自己是否太混

月受必悅宬貫古

覺得“錢”、“工時”、“福利”三者,或跟工作相關的值,在自由工作、自雇工作、時薪制、月薪制…等等不同型態的工作都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如果想切換整個型態的話,這些數值的轉換思維要適應。我自己也有這個問題。很多既存的平衡型態都是有原因的,只要是按天計算的工作,就算是表面上是發週薪、半月發、每月結算,本質還是一天一工。因此就沒有「從福利開始思考」的每月、每年特休。員工也會自動覺得:「今天休了就少賺」而未必會想「不請白不請」。“最低工時”這個定義在法律上也沒有科學依據,例如會對GDP或是國民幸福指數造成影響,個人感覺就是「世界上每人平均一個睪丸」的一個值。要計量用來增進自己工作效率是很好的,跟別的行業比,我也覺得「不如去做做看」。

生成艺术与像素画加以结合(四)万圣节特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