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受必悅宬貫古

HsuKeFeng ’‘(_人) ’‘

國美館觀展二日

20210915/20210916

0915

https://photos.app.goo.gl/k1UK6NC1pCz8jqpS6

圖多,而且大部份心得都在相簿留言區之中。這篇是彙整而已,圖不會放太多。也不重複打了,意者自行前往,展或是相簿。

去看展就是要拿精美印刷品啊

這本相簿內容多數是《所在》展與《謝春得的創世寓言》我是都當作在遊樂場玩(詳見相簿),誰也不認識。去看展是朋友看我無聊推薦,還有紀念一下風翔萬里吧。

以下觀展心得聊天室。



根本是癡漢吧
是談到了上篇擊壤泛黃的問題
不停的切割

今天(0915)是當作遊樂園在玩

字跟文宣是幾乎都沒看

也不知道

大到可以說是甬道的藝術

是什麼呢

不知道


媒材複合到

包含影像、聲音、

互動性、動線規劃


我從頭到尾都拿著手機

覺得被教育蠻多的


這就像是電影

我覺得 藝術很少是一個人的

不是一個人一個名字的

最好的都不是 吧


其實書也都不是

除了詩

(我還在邊寫邊想)


https://photos.app.goo.gl/keeppAA9dPjnKUmT6

這一篇是110全國美展的個人心得

內有不得體簡評。

一樣聊天室接續,

0916




Come back.

我自己的認知是

「當」會是任何一個活著的人所看所感所知所遺留。

達文西餓了跟我差不多餓。當然他可能只看鏡像文字,睡覺很有效率。雖然有挖屍體這種小癖好。

李斯商鞅的法術,如同我捏死螞蟻一樣殘酷,他們的文筆比我還好。

這都是存在。

我認為當代性是存在的證明,我們假如發現化石,龐貝古城死亡遺跡,他們可以有不同面貌,但其本身是不容質疑的。


我感到最深刻就是文字。文字是從他當下被寫出來到轉譯注解註釋……一本書如果失傳,那它就該如此。

這是當代性,我所認為的。兵馬俑的陶匠,一定也有沉浸在,模仿本人的鬍子款式,覺得很愉快……他就做這個……也不考慮始作俑者是誰,或是,任何東西也是要繪事後素。


現代性我覺得是,關係到現代人的。現代人所見的當代性就是現代性。包含我們拍的古裝劇、我們的考古、我們的文藝復興、神話重述。我們不能做的就是替其他當代人,定義他們的現代。


未來是一個,在哲學史上二十世紀初,理型世界的終於實現。其實科技並沒有扭轉當代性,甚至是預期現代後現代都不可能。柯比意的玻璃鋼筋水泥,其實會髒。其實人們希望它裡面也有植物。然後不要放盆栽。這無法規劃、無法設定理型。不能夠是正十二面體、結構解構可以去幹嘛的場域。我說的是未來。現,我的理解是,王,見,所見王者,王者三才通天。王者並不是領導者,也不是單一個體。貫天地人三才者,丨三即王。然後,已見所見既見預見。


然後這個預見,所謂的理型、理性,是脆弱的。是整齊劃一的玻璃,久了沒人整理,破了,破窗效應。玻璃是液體,玻璃甚至不能是矩形。



20210917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NO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ASCII art | 擊壤泛黃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