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受必悅宬貫古

HsuKeFeng ’‘(_人) ’‘

人設:孔丘

 (編輯過)
仲尼

這篇的限制是,不談論語,不再談我不同意的注譯註解了。也不說閱讀過程的嫁時接序。一切憑印象,說錯的,我只當作古書寫錯了。也不知寫到哪停筆。


孔尼。陬邑人。

三歲死了爸爸,十七歲死了媽媽。

可以猜測的是孔尼並未掃過爸爸的墓。媽媽死前也沒有告知他,爸爸葬在哪。正十七歲,僅志於學,心裡未能知道自己能不能推十合一的孔尼。貧賤少鄙事的孔尼,少是少,貧恐怕不夠分孔方,賤也不如,受鄙不夠。能會什麼呢?編草鞋吧。

原本,去過邑中唯一的樂府拜師,憑著他過人不只一首的,身高。第一天,不過是把瑟交給來取貨的公侯王子,一不小心,瑟碰壞了,麗瑟之髹漆,碰了一塊凹圩,孔尼就被趕出來了。出門時額頭還撞上門閊,孔丘這時已經比身邊人高了三個頭,頭卻是凹的。樂府裡人,嘲扶有之、弄持有之。公侯言無妨無妨再來一趟罷了,卻白了孔尼一眼。孔丘只怨自己大手大腳,不夠小心……樂啊樂…

後來,劈過幾個月竹青,竹子怎麼也比孔尼高吧。孔尼是這時候志於學的,就想練練笨拙的手藝,再回去拜師學樂。但編草鞋,還是最熟手,母親教的。因為竹青不是每季都能劈,劈坊又粗分㓛工:「生靑、大劈、節裁」孔尼只得節裁學起,裁起來,他發現自己不只是大手大腳。孔尼此時才看著,看著笨拙的雙手,看著粗裁的竹料。況且,裁坊的出料,後續如何?

不知道。包含怎麼剕短、㓜剖,韋編的洞怎麼挖的?怎麼髹漆、刀筆吏最終刻了什麼?更別說羅列冊删了,都不知道。……而髹漆,孔尼不太喜歡這門技藝。對那日公侯少爺、樂府中人的冷笑怒閁,孔尼不能輕言忘。但,原因總像有別的。母親顏徵在,一人去市集、入出之地。一邊編,一邊待價而榖……而穀。母子二人要討生活,還是得做天天能做的。

花芔農圃之事,孔丘不是不喜歡。而是花繁草盛,還不如手裡二卷詩經,攢了劈竹的餘錢買的。孔尼只知道,豆禾之生由天,俎豆之事,由人。

孔丘第一天踏進農地就知道了。孔丘去過一天耕耘就不幹了。


母親去世了。

孔尼那天還穿著自己編的草鞋,入田擊壤也才到中午,日正當中。穿著自己編的草鞋,和農人在大樹下乘涼,心想手藝眞差,但這大腳尺寸的草鞋,若母親也不在,只能自己編了。又想起韋編的孔,唉,下季想去研孔的竹坊學學。什麼時候推十合一呢?草鞋若有著落……噩耗就來了。

母親去世了。

原來不能等。孔尼大腳急奔。原來不等人。母親屍骨,正發臭。

周道兩旁生的蘆葦,日正之下,灮而光而白而皓。

為什麼母親不說父親葬在何處?

才來一天的耕地,怎麼這麼遠,甚至不在陬邑。樂府、書坊、裁坊擊壤,越離家越遠了。

自己怎麼就不曾問清楚父親之事?

有朋找他的。因為他高,總是遠遠就看到了,這季雨多,幽徑草長了,跟著走省事些。

父親是戰死?誅死?孔丘聽過,聽過不多。母親總是岔開話題。

為什麼為什麼……孔尼迷路了。這是周道,棧道。孔尼未曾走過大道。

蘆葦白泥道黃。天穹下無黔首,也無歧路。

孔尼孤身一人,只好癶高看看路塗。陬邑少圩頂,獨立於丘。




孔尼放聲大哭





讓孔丘哭一會

下集

陽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