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受必悅宬貫古

HsuKeFeng ’‘(_人) ’‘

Re:反烏托邦進行式《美麗新世界》

 (編輯過)
我是胎生的

仔細比較過《1984》、《美麗新世界》兩者差異,一些印象。裡面的野人母親是出過野人管制區、胎生過,又回到美麗新世界。第一件事就是再來一包索瑪。最後還是嗑藥嗑死了,因為她是美麗新世界裡唯一懷胎生育過的女性,飽受歧視,社會也沒她的定位,只能嗑索瑪。

索瑪無限量供應,真是德政。但其他新世界民也沒一個嗑死的,也是小說給出的事實。

單論嗑藥這一點,其實也不陌生。一直以來都有的,菸酒毒害大於某些毒品,大麻、蘑菇什麼的。但大麻、蘑菇就是大多數地區法律定義的毒品,菸酒就是公賣而不是公害。

或是某些毒品的戒治門診,用美沙酮當療程,在醫生的控管之下。或者是從嗎啡開始,「幾乎每個」毒品發現、合成、廣為製造時都有替代某種痛苦的醫學目的……包含了被法律歸於毒品的,該藥物的前身造成的上癮症狀。

這是講索瑪、論藥品。


論小說的話,現在我還是比較喜歡《1984》的架構跟手法。《美麗新世界》我一直比較關注它怎麼架構成這樣的過程。過程細節會比小說內容的世界有趣多了,現在看來一些生化操作手法太粗糙,帶入感不足。

走向人倫毀滅的關鍵一步就是:人倫的最基本稱謂(一父一母),其前提不再存有。也就是全體國民試管嬰兒的政府成立、取而代之。精準控制品質倒是其次,要進到這一步,政治操作難度很高啊。

看歷史的幾個變法,其實都有這個操作的痕跡,也是血跡斑斑。實務上不確定叫誰爸爸,但媽媽確定是誰,至少她說我生了你那時……(中略)……聽著聽著滿可信的,總比聽她說跟誰哪晚、什麼事、打了幾聲雷,說得支支吾吾可信。這就是母系社會。

後來連叫爸爸、叔叔、伯伯都講究了,也覺得伯伯不能兼任爺爺,上下不好稱呼,就來到父系社會。先說我簡略了很多過程啊,起碼上萬年有,但基本就是這樣。當然跟大家生活過得好不好、嬰兒夭折率高不高都有關。

變法痕跡舉個例子,商鞅變法,

《史記.商君列傳》:

於是以鞅為大良造。將兵圍魏安邑,降之。居三年,作為筑冀闕宮庭於咸陽,秦自雍徙都之。而令民父子兄弟同室內息者為禁。……
……商君曰:「始秦戎翟之教,父子無別,同室而居。今我更制其教,而為其男女之別,大筑冀闕,營如魯衛矣。

其實商鞅就做了一件最大的:查戶口,誰是媳婦,媳婦該叫誰公公,秦國後來(百年後)就稱霸六國了。可惜這人最後被五馬分屍,想必太多公公懷念他的俏媳婦。

這邊也略過很多步驟,文史學家手下留情。總之我是很好奇全體試管嬰兒會怎麼操作,大學時看了就不信。《美麗新世界》的配套措施,是群體、全體、青春期就開始的性開放。再搭配一個索瑪。聽起來就不靠譜。

這幾年生育率極低,做試管越來越普遍,之後要是技術成熟了,試管寶寶又比土生胎生寶寶聰明,總是考一百分。土寶寶長大了,一來四十歲才結婚(女),最新技術一聽,還是能生,想必只能是試管的。又能加碼,取得不放肚子十個月的服務,一拍即合。

覺得這世界離美麗新世界越來越近了,還好我土生土長,胎生胎養。

唉。

小文後記:這篇文章幾個點有開玩笑的語氣,不是認真的。不過重新看了《美麗新世界》,有些事情不那麼遠。政治、思想控制之描寫是《1984》深刻沒錯,但生活也不只是政治。寫作時間比較的話:《我們》先於《美麗新世界》,又跟《1984》差了滿多年的。前兩部的科幻手法的確是落後。若還原到以1920-30年代的視野去看,手法倒是其次,不能忽視某些特徵是越來越往反烏托邦靠攏。

又認真說回來,生命的延續,其中不變的形式之一就是傳承。傳承的其中一個形式:親自孕育並教育新生命。我想就算排除性的歡愉、倫理、孝道的要求,這仍然是很多人的人生目標,之一。任何個人成就都是立來被超越的,只有自生自養的小孩跟基因,才有無限可能在裡面。

這點應該還是很難被完全剝奪,尤其是政府。替你養都好像做不來了,何況替你生。

商鞅變法內容很多,其中一個面向也是,任何個人能夠為自己打拼的目標努力、努力有回報、有法律制度保護這些小成就。

論嗑藥的話,完全沒有別的意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