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受必悅宬貫古

HsuKeFeng ’‘(_人) ’‘

無標點 | ASCIIart:狂白

很難。
現在的心情。句點好多餘。不要了
我原本考慮,將這些好好的公之於眾
把它們寫成任何人都能理解的文字作品

至少也要是一個能夠結束的東西
原本覺得,至少前兩篇有一個脈絡
但重新寫一次竟又不是那麼一回事
好多東西在翻騰,好多問題又重新浮現

感覺是很好的,我覺得我又回答很多問題
很難的問題,像是我憤怒或高興的真正原因
跟過去的鬧脾氣
跟錯誤有關的評論
跟我到底是誰 到底在幹嘛

我重來一遍 在這裡
我比較不用複述太多東西
先是希洽 大河之亂 加入
那時候沒有十篇文章
然後去個小板練筆 disp.cc
asciiart 我一開始就去了第一篇是裡洽還是asciiart

的確是裡洽沒錯
可是裡洽的我後來都刪掉
後來快2010 k-on mio
可是我其實把她畫醜蠻多張的
第一篇整個差了一年

其實我走錯滿多路的 應該說嘗試太多路
錯視 還好有這個 現在藍水管系列看起來超棒
還好有bs2不然這條路不可能

它是一堆廢圖堆出來的 就是這個
然後我慢慢 在希恰不知道要幹嘛
這是真的 其實真的很難過
沒有其實 用其實是多餘的 重點是
因為當初大河之亂的圖好像變成
幹 其實都很醜 我無法不這樣想

變得非常奇怪 現實也是
實際上我的圖是沒有進步的
在末世之戰前 就像很多希恰出身的繪師
卡住 卡在要走向大跨頁 玩一些花樣
這 其實都還好 這其實也還好


啊 我mio一直畫不好
這是個障礙 草莓 我把草莓拿掉了
蝴蝶結 畫太大了
這時候開始 圖變得很無聊
除了廢圖 廢圖還可以 廢圖是一切
大戰前還有什麼事
我覺得每個人都開始變
大家的圖都完全不一樣了 差超級多的
可是界線我弄不清楚
這時候 ㄈㄌ還在畫嗎 ㄈㄌ回來玩

cAshoNly是神 啊 那個簽名檔
那個很厲害 我沒有很仔細拆解但是很厲害
我是學他的 cAshoNly是神


可能大家都很忙
楓大的字 關鍵在筆畫之間
那個小色塊 讓我的拼法看起來很呆
可是我沒辦法不那樣拼 真的沒辦法
我的截圖很爛 唉 為什麼不敢把墊圖拿掉呢



大戰其實超級有趣的
我真的只覺得有趣 我想看結果
這一定有一個真相在裡面
手繪圖的其實很明顯
但是也很明顯他們也會卡
跟墊圖不一樣的卡 墊圖會想擴張
因為不想處理壓縮圖的細節
手繪圖的則是拋不下自己的型
不正面對決 大家都是一樣的

但是 比起來 還是好一點
老一輩的圖 是真的好一點
雖然腫腫的 他們縮不回去 跟細節 太老
他們其實細節會 比希恰少一點
每一張圖都超級明顯的 背後的想法
覺得怎樣才是對的 大家都一樣

楓大是 我感覺他
很老人 真的太老人了
他絕對是長輩圖等級的老 就是 我不會講
他其實定義很多東西 不是說的話
是圖 可是他的圖真的
很雜 他要不是選擇邏輯有很多套 他畫起來可以變好多人
就是 可是他 啊他不用亮色


不 不是這個 不是亮色 可能是無雙吧
可是比起楓大我還是喜歡cAshoNly
cAshonly是 一致的
他沒有在閃躲 cAshoNly 動物園那個系列
是最好的幾乎是

jellystone jellystone是 他也很 暴力
可是不夠多 為什麼呢
jellystone該不會是poewar
他們有點 我希望不要是這樣
這樣jellystone 跟死了差不多
不過就算是 jellystone還是jellystone

大飛 大飛真的完全是建中的
大飛的東西太多了 可是大飛不可能去畫畫
誰也改變不了大飛 大飛應該去寫故事
大飛應該去當導演 對
大飛美感是 很像2ch的 沒學過中文的感覺
我覺得大飛應該出去裸奔一下
對大飛有好處
可是大飛應該會裸奔完
做出超棒的作品 電影 動畫 不管
然後自殺 如果大飛去裸奔的話

那 那不要好了
可是我不知道拿大飛怎麼辦
大飛很細大飛什麼都看得到
但是有禮貌 跟我同學超像的 建中都這樣
你勸不了他們 因為他們不會跟你生氣







我其實 幹這樣不行 怎麼都在講別人
怎麼會這樣 講自己好了
我其實不知道要畫什麼 雖然都可以
畫什麼都可以 但是我希望他可以動
但是最好又不要動
但是不要動又不能是 壁紙那種不能動
看到顆粒那一種 那樣不如叫我去死
我其實 這應該 這應該跟
就是 我覺得光是波 光怎麼可能是粒子
或什麼二象性 什麼白癡話

能這樣講嗎 光是粒子的話不如叫我去死
波的話我會死晚一點

我是想證明 我的圖是
真冬那一張 其實就是一切了
幾乎就結束了 其他都是抄的
抄不是你們說的抄 反正就是抄

我的ANSI其實還沒開始 對 難怪是這樣
其實我也不知道 能怎麼辦
不是ANSI也是別的

我的ANSI 其實都是很透明的
我其實一直都沒有變 我根本不可能改
我的圖是 我應該不要這麼懶
我會更強 我會更有趣

可是更糟糕的是 除了不知道主題
我其實也不知道方法
我根本很少去知道我在幹嘛
我在用方法的時候根本想都沒想清楚
我都用眼睛去畫畫 跟文字 沒別的
可是如果不是主題也不是方法 我在幹嘛
這種時候我又很勤勞 我的毛病
我其實只會一件事情 就是數整數
不是質數喔 就是數123我只會123

可是大概沒人知道我真的要說什麼
可是我說的是真的 我畫的不是圖
那個是 不是動畫
可能我應該去畫動畫的
可是我 我應該去 沒有可是

我什麼都沒有 我希望我的圖有一張也好
是真的
就連夕陽的圖都有真的東西
雖然我不想要那個
我真的太懶惰了 明明都抓到了

舊的美工幫 圖都是霉味
真的很不容易 我也不知道怎麼講
也不是不好 但我就是聞到霉味 舊書的那種
這難道不是奇蹟嗎 這不是證明了
打字機猴子根本不可能存在嗎


不然他們那一輩怎麼可能會
都是有同一個味道 真的沒有貶意
他們不可能是 會改變
但他們都很好 只是霉味有的很多
加一點點亮色就不那麼
可是他們不會配色 他們規定超多的
但是不肯講 超不負責任的
誰要負責任 負責任更糟
負責任只會大家圖都一樣 更爛

真的沒辦法
可能我身上也有霉味吧
這就是我想抓出來的 但是我要去畫
可是我不知道畫什麼
我不知道我想看什麼 都看完了
不畫是對的 其他媒材超棒

你們應該很喜歡
但是我覺得給你們看我就回不來了
就撿不起畫筆了

但是沒人懂如果有人懂一定是cAshoNly
大概吧
沒有人知道我其實想幹嘛 這是最痛苦的
唯一痛苦的是這個 雖然大家都很好


更難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