怙恃主者

怙恃主者 Qui Confidunt

時評: 淺談法國神父受難

發布於
只有基督可以建立秩序


悲劇

火燒古老大教堂的盧旺達非法移民阿巴伊森加(Emmanuel Abayisenga) ,在2019年就被勒令離開法國,但他之後非但沒有離開,反而放火燒了重要歷史遺跡——南特主教座堂(Cathédrale de Nantes),這座教堂可以追溯到1434年,保存有眾多文化瑰寶,躲過了法國大革命和二戰,卻被一個非洲非法移民給毀於當代。

歷史古蹟管風琴化為灰燼

該罪犯在自由派的幫助下竟然通過」心理治療」這類理由免除牢獄,還被當地神父幫助繼續在法國生存,然後他並沒有感激,反而在近期毆打並謀殺當地神父,蒙福聖母會法國省會長、60歲的梅爾神父(Olivier Maire)。


兇手和遇害神父

縱容邪惡不是真的愛德,這種縱容產生對於天主公義的選擇性忽視,我們也沒有見到自由派教會按照自己的梵二後理性思考所本來期待的罪人悔改。如此可悲的農夫與蛇的現實是西方社會推崇唯理性主義,迴避傳統和天主來創造秩序卻最終失敗的縮影,這是早已發生了多年的情況的繼續——基督徒秩序在各國革命後早已成了歷史遺跡。

Emmanuel Abayisenga在2016年曾於2016年見到教宗

唯理性認知

崇拜神是根植於人類內在的自然天性,但是這個天性由於原罪以及世俗,不能在所有人身上得到正確引導。然而人總是需要崇拜,如果天主不是這個崇拜的中心,那麼這個位置將讓位於金錢,名利,邪神,或者人類自己。

比如當今人本主義(Humanism) 主流的時代,很多人都會認為我們是可以通過我們自己的認知來解決身邊和世上的所有問題,敞開驕傲的大門。這種路徑下的世界成了人類的玩物,蘇聯史達林搞過的自然改造計畫,大陸過去也搞過除四害運動,這些改造自然的背後都是人類對自身能力的高估,最終成了慘痛教訓。

 

除四害


當今全球社會面臨種種問題,領導人解決問題都不思考天主的層面,這些問題會永遠解決不完。 值得留意的是,這種「 無神」思想在當今世俗社會都能被察覺到,並非中國大陸類型的唯物主義引導下的社會的特有,而且這不止體現於非天主教的主流社會,在當今的教會中很多人都將超性(Supernatural)習慣性的忽略, 這是梵二後整個教會的一個趨勢,很多新歸信的朋友也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走出當今普世存在的無神論思考體系,很難培養的超性信仰觀,而是更多訴諸唯理性主義(Rationalism)。


現代教會失去超性的信仰觀

誠然,我們需要理性來幫助我們分辨是非,但一定要在唯物觀主導的社會警惕唯理性主義。唯理性主義被世俗用於攻擊神聖的傳統,庇護九世和梵一會議都對唯理性主義進行過批判,很多教會傳統是通過口耳相傳, 以至於很多古代的聖人,歷史,傳統都無詳盡書面記錄。梵二是教會高層會議中使用最少次數「 超性」,轉而使用所謂貼近世俗的「聖經語言」來替代教會傳統的超性認知論述。在保祿六世任內的一系列的革新,無不是這類思維的結果,教廷任用了接受現代主義的神學家聯合世俗考古人士,一起使得很多梵二前非常普遍的聖人被移除聖人瞻禮單(雖然他們都沒有被正式除名聖人,被選擇性遺忘並多方位移出教會生活),直到若望保祿二世時代這一措施才暫時放緩。

新禮相較於傳統彌撒,超性缺失,很多人的關注從天主轉向了人的情緒發揮,所以了解誓反教的朋友都會發現誓反教的聚會和新禮是如此的貼近不足為奇。 教會生活上,當今新禮主流的地區普遍失去了超性的認知,雖然仍然可以通過個人意志上對教會的熱愛,認為彌撒中基督是真的臨在,但「理性的大腦」將聯合魔鬼對你說「那不過是威化餅而已的形式」。要知道馬丁路德裂教時他們也認為自己相信聖體的真實臨在,後來自己的理性可以推導出這不過是個形式紀念,這也是之後信義宗,聖公會等改變自己的彌撒成為了單純的紀念的背後的思想。同樣當今拒絕聖召的理由,也總有「 父母不同意,自己是獨生子」之類的詭辯,而實際上的傳統聖召分辨是要進行基於超性的分辨,所有人都應保持開放態度,這種邏輯下梵二後的天主教聖召減少不足為奇。

唯獨理性也可以推出教會是真理,而單靠這種路徑的理性主義則讓人容易失去對超性天主的感知,而把一切都看成人的奮鬥和個人/群體追求的詭辯。教會團體如果持續用這種思路去解釋生活和信仰,最終陷入這種超性缺失的困境。 這也是為什麼傳統天主教主流不看好教廷作為宗教中心,用世俗的方式去參與處理什麼「 全球變暖 」和「 大重置」等奇怪的東西。

教會真理實際不是理性推出,我們的信仰是天啟信仰,來自於天主的啟示,因此不能夠通過理性主義來完全推導。啟蒙運動時期的共濟會宣揚人本思想,先是讓大眾把所有的問題都從天主為中心轉移到以人為中心,進而認為人可以無所不能的去改造世界,驕傲的果實進而尊人為神。

這也是為什麼無神論和自然神論或者其他民間宗教都能相容,同時這也是梵二後教會的一個主題,一味妥協的普世主義(Ecumenism) 和宗教對話(Interfaith dialogue)背後的問題。 在2002年5月21日,在美國「基督徒合一」討論會上,天主教宗座促進基督徒合一委員會的樞機主教卡斯帕(Cardinal Walter Kasper)指出「 合一運動的目的並非要統一所有教會,而是要使不同教會宗派間的相反元素轉變成互補元素。 」 可見梵二後的新宗教是人的信仰,這種信仰觀完美切合當今不同背景的人和學說並可以隨時創造新理論為自己背離傳統教導做詭辯,這就是現代社會的完美組成部分。

回歸這悲哀的仇教行為: 仇教行為的解決既不是自由派的「愛與和平」,也不是單純的無端對抗,回歸傳統,重新建立基督世界的秩序尤為重要。而這基督的秩序也需要更多的理解真理並追求超性的人來完成,世俗的智慧能建立巴別塔,能建立罪惡的希臘,但他們的命運也隨著遠離天主告終。當今世界,我們通過科技和政經融合想要的是建立新的羅馬秩序,可如果這個唯理性主義的秩序沒有天主為中心,那也算不了什麼,也必將崩潰, 聖奧古斯丁在其《天主之城》中就預見共濟會所造就的「脫離天主之城的人間羅馬必受苦難」。


基督君王秩序

自從我主基督建立天主的教會,其在人間的存在總是與世俗價值觀衝突,這導致歷史上仇教的活動持續不絕,這也不會因為梵二後的與世俗融合而終止。教會內的現代主義助長了來自於正邪直接衝突的恐懼和對世俗的妥協思想,其顯然不是教會與世俗衝突的正確回應。 這類仇教行為的根源在於教會的自身信德的不足和放棄對秩序關鍵,也就是基督君王的首要關注。 那麼我們想要恢復基督的秩序,從個人到家庭到社會,甚至理應維護這一秩序的教廷都需要在思想,靈修到言行回歸基督君王為中心的生活。

魔鬼不希望我們的秩序重建,會盡一切方法打擊教會信德,教宗近日收到3枚子彈和10歐元紙鈔,無不體現世俗世界對天主教的仇恨。雖然教宗仍然保持梵二的現代主義背道路線,但是其身份是我們教會在世有形可見的標誌,這無疑是對殘敗的基督世界秩序的進一步打擊。我們祈禱天主保護聖教會,回到超性的正統教導,來引導基督君王的真理社會重歸。 

公教的傳統信仰注定要承擔這伴隨著種種不易的擔當,即在世俗的唯理性主義波濤中保持超性信德,建立基督君王為中心的秩序。我們更應該繼續為其永恆的聖座祈禱,因為只有藉著擁有天主恩賜權柄的伯多祿聖座的回歸正統,實現真理和聖統的合一,真信仰的榮光才能再度於人間彰顯。

正值聖菲洛美娜瞻禮,聖菲洛美娜,為我等祈!

————————————————————————————————————-

原文聯結:https://qui-confidunt.blogspot.com/2021/08/blog-post_12.html

怙恃主者匯集傳統天主教的中文觀點,向華人世界發布基於正統信仰的材料,歡迎熱愛傳統的朋友向我們投稿,接受原創或翻譯,來稿請註明「投稿」發至郵箱:quiconfidunt@gmail.com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