怙恃主者

怙恃主者 Qui Confidunt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本團體對教宗方濟各最新手諭的分析與立場聲明

天主的彌撒永存

一些朋友問起近況,我們只能坦誠由於本團體的主要成員均由於處理聖召和生活的原因,現在已經不能如同幾年前被平台封號前那樣長期發文更新,請朋友們見諒。

+正文+

讀者朋友們,基於近期收到的最近的《傳統的守護者》手諭(Traditionis custodes)問題,我們決定發表本文,包含幾個小專題,作為簡短的統一答覆。

1.禁止傳統彌撒?

最新手諭“給”主教權力禁止神父自由地做傳統彌撒(實際上是大多教區早就實施的政策,此政策是對這違反前教宗手諭做法的變相鼓勵),貶低傳統彌撒的羅馬禮地位,並限制新神父做傳統彌撒,避免批准新的傳統彌撒團體。此類措施無不體現對教會傳統和歷史的認識不足。

現實中,我們對傳統禮儀的熱愛不是簡單的禮儀形式,而是背後的唯一信理,即來自天主的無法改變的教導。 這禮儀讓我們從中更深地沉浸於與天主的相遇,正是信仰中常提到的:Lex Orandi, Lex Credendi, Lex Vivendi,亦即 ―― 如何敬拜就是如何信,如何信便是如何生活。禮儀方式直接關乎信仰的內容並培養基於信仰的生活,傳統禮儀不應該被禁止和壓制,否則這是在禁止自己的信仰。我們從來都知道教會的敵人一定想禁止我們的禮儀來削弱我們的信仰,可曾想過教會自己禁止禮儀是否進一步弱化我們本已飄搖的教會?

傳統拉丁彌撒,可追溯致教會之開端,而後數個世紀的逐漸發展。這彌撒由聖人教宗庇護五世在其的詔書《首次宗座憲令》(Quo primum)中規定“……依據我等之法規,我決定下令永不可在此彌撒中添加、删改任何内容……,確保傳統拉丁彌撒的形式將不會被各種理由破壞,同時他讓所有神父可以永遠地“無所顧慮地”使用傳統彌撒經書。這也是教宗本篤十六世所頒布手諭《歷任教宗》(Summorum Pontificum)所確認並澄清的。 天主教會在梵二前立場從未改變,是世人所知的真理柱石頭。我們的教會是否能隨著教宗變動二改變性質,禮儀方式,全憑個人心血來潮?我們會說聖神每隔幾年就變化幾次? 教會理應作爲真理的守護者,這種立場被嚴肅的人所困惑,尤其在梵二會議之後教會的情況急轉直下。

如果一個教宗都可以在榮休教宗仍在世的情況下推翻另一個已經頒佈的法令,我們有什麽可能避免未來的教宗改變立場並頒佈新的手諭來推翻現在的呢?我們可以遇見朝令夕改過於輕浮,不會取得什麽好結果。 此次手諭頒佈之後几日内,包括陳樞機在内的非傳統團體樞機神長也都基於常識紛紛提出質疑,他們爲了教會真理繼續仗義執言鼓舞著我們的戰鬥。

即使是1983年《天主教法典》38條規定當自動手諭與所有行政措施,“如有損及他人既得權利,或牴觸法律或經批准的習慣之處無效”。我們可以依據舊法律與良心判斷,僅從立法層面,《傳統的守護者》手諭(Traditionis custodes)不夠嚴謹, 并且抵觸先前法令,適用性值得討論。想禁止天主的彌撒的人,即使看似一時很成功,但由於其自我矛盾和無視天主,他們必將失敗。

2.兼談《歷任教宗》之後的繼續

有人認爲新手諭是對本篤十六世《歷任教宗》(Summorum Pontificum) 的徹底反對,認爲《歷任教宗》給了傳統彌撒喘息的機會。首先,我們感謝教宗本篤十六世給了我們這極大理解的文件和支持,同時我們在此也説一下其局限性。

《歷任教宗》并不是教會恢復傳統彌撒的開始,而是教廷官方確認我們的傳統彌撒從未被禁止過,在《歷任教宗》之前梵二之後,仍有幾篇教廷文件給予不同團體傳統彌撒的特權,同時在大衆視野之外,仍然有數不盡的主教,司鐸,頂著現代主義者的攻擊和群衆的誤會,出於自己對天主的忠誠,領導著不同的團體堅持傳承這來自宗徒的彌撒和信仰,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他們犧牲了很多,我們感謝他們爲了我們的教會的禮儀和信仰傳承,由於他們的努力,傳統禮儀從未完全消失,我們的信仰團體非但沒有被磨滅,我們的團體在持續壯大,這也是教廷終於不得不正式那些熱愛傳統的忠心天主教,通過《歷任教宗》澄清我們從沒有禁止過傳統拉丁彌撒。《歷任教宗》主要有兩大明顯的問題:

1.《歷任教宗》嘗試辯解說梵二之後利益改革產生的新禮是一种新形式的羅馬禮儀,表達了一如既往的信仰,只是表達重點有些許不同。我們尊敬和感激教宗本篤十六世的舉動,同時也注意到這《歷任教宗》的一大缺陷,將差別非常大的新禮與傳統拉丁彌撒放在等同或類似地位,并不符合事實。

2.《歷任教宗》“用連續性”來模糊很多人對梵二的正視,強加了不反對新禮的必要條件作為使用條件,從而形成了對新禮問題的緘默。很遺憾,很多人愛上傳統彌撒之後,對於新禮的問題認識不夠清晰。

此外關於新禮造成的後果的資料很多,我們在此不做詳談。簡單概況,現代主義者使用新禮爲工具,進入了古老信仰的大門,由於上文提及的“Lex Orandi、Lex Credendi”,使得教會整體信仰質量嚴重降低。 參與過梵二的奧塔維亞尼樞機(Cardinal Otavianni)晚年回顧教會歷史時,將新禮彌撒稱爲“從整體上和細節上都與天主教彌撒神學相去甚遠”。這説法是否有點太誇張了? 然而與事實恰恰相反,這不是信口一說,只需在主日在隨便一個教區做一個簡單調查,問問基本的信理,關於彌撒是什麼,關於教會的社會訓導,關於最基本的性道德和其他要理,你會發現大多數平信徒,甚至神職人員對很多答案不只是沒有共識,也很少保留真正天主教信仰的痕跡。這是一種新禮帶來的新教化教會生活的體現,與古老的天主教信仰相比彷佛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宗教。

自由派集團有充分的理由已經觀察到,圍繞傳統彌撒的事務不單僅是什麽追求復古的風潮,而是2000年來信仰的寶庫的真實臨在。在傳統團體的興旺的情況下;他們不由感到恐懼,畢竟他們不想讓50年來苦心經營的這融入世俗和共濟會秩序的教會重新回到那個神聖的秩序,所以除了摧毀她別無他法。 從某種意義上說,《傳統的守護者》的發生證明了兩種禮儀的不可調和性。這場戰爭的勝利不是靠著屬人屬世的策略,而是靠著對信仰的忠誠不惜犧牲自己。我們希望《傳統的守護者》是教廷給傳統公教朋友的一個教訓,我們應該認識到不要抱著僥幸心理幻想傳統彌撒和新禮可以共存,我們必須爲維護傳統彌撒和信仰而戰鬥,任何事情都不能使我們沉默、隱瞞或與教會的破壞者妥協。

3.合一還是分裂

手諭提及這種限制彌撒的決定是爲了維護教會合一,我們對此表示悲傷和遺憾。

我們想問,當這世界的世俗領袖都充滿了所謂的“自由派天主教”來口口聲聲支持墮胎卻還能領聖體, 當德國主教團要搞獨立自辦實驗去祝福同性戀,當新禮在全球各地的禮儀流弊發展出新的“多樣化”,當全球天主教彌撒平均出席率只有10%,當教廷的聖域被迎來邪神地母偶像(巴咋嫲嫲),當教廷官方和中共邪惡政權眉來眼去犧牲多年來中國的忠貞教會,當神父説出真理也要被停神權,當詹姆士.馬丁的團體得到教廷聲援,當教會為含墮胎成分疫苗背書,我們這千年的古老教會傳承是與他們這些新發明合一的嗎?

這些現代的“新潮”天主教不顧教會的教導,不斷創造新的理論迎合世界,無知的大衆很

容易被這些虛假的異端理論所迷惑,沉醉於後的虛幻世界的虛幻美好。 反觀傳統公教團體,對自己的信仰彌足診視,雖然在這罪惡的世界實踐信仰是一件越來越不容易的事情,他們卻永遠都是堅持教會教導的最堅實團體。

天主教會的聖統是爲了當異端出現時,及時有權威來歸正羊群,可是如果連牧者對那些異端縱容,卻對公教傳統的彌撒進行打壓限制,我們試問,到底是誰在分裂教會?

值得一提的是,教宗方濟各頒佈此手諭的日期是同樣也是1905年東西教會大分裂的日期(7月16日)。

4.什麼是教會所教導的,真正的服從?

目前我們必須要認識到一個問題——一味地盲目服從可能反而是對真理的對抗。

我們看到現在有些人,他們的態度基本上是寧願跟著教宗一路錯下去,也不願意為了真理對教宗表達絲毫的不滿。這是錯的!大錯特錯!

我們必須明確這一點:這樣的態度既不符合良心律,也不符合教會的訓導。人所擁有的權柄,即使是天主所設立的,除了要達到天主所分配給他們的命令之外,沒有其他權柄。當一個掌權者使用權力的同時違反賦予它權力的天主時,這樣的命令沒有被服從的權利,而且人們必須拒絕。這就等同於讓女兒去賣淫的父親,這種時候你會說必須要服從這個父親嗎?這種不服從是完全可以接受的。而許多人那種在任何情況下都必須接受教宗的命令,甚至覺得教宗在任何場合下說的所有事情都是百分之百正確,這種態度實際上是暴露了這些教友對歷史和無誤權的真實本質的無知。

當我們參與歷代以來的天主教會,明眼看到教宗的錯誤時,可以不服從他的命令嗎?具體可以參考聖保祿,迦拉達書中記載他說“但是,無論誰,即使是我們,或是從天上降下的一位天使,若給你們宣講的福音,與我們給你們所宣講的福音不同,當受詛咒。”而且也記載了他“但是,當刻法(指聖伯多祿,第一任教宗)來到安提約基雅時,我當面反對了他,因為他有可責的地方。”而教會歷代聖人和神學家的意見也同樣如此:如果教宗正在通過他的行為摧毀教會,我們就不能服從他。

真正的天主教徒的服從不是盲目服從最高權威的絕對決定,而是忠於其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的教義。教宗的無誤訓導權只有在與歷代教會教導相一致的範圍內才具有真正的權威。 當然,教宗的教導通常都是應該跟教會教導相一致的,但在教會的危機時期,例如歷史上在阿里烏斯異端的時代,教會教導的傳承和連續性本身才是其真理的標準。我們應該服從天主,服從教會的教導,而不是去服從那些不服從天主真理的長上。如今我們一些長上對群羊的誤導,相信大家都有目共睹,所以不要再裝傻充愣,認清現實吧!

歷史上,我們也有過不忠信的教宗和教會領導,但是我們也要認識到,異端不能徹底摧毀伯多祿的聖座和我們的教會,有了如此的認識,我們應該更熱切地為教廷和教宗方濟各祈禱。

5.熱愛傳統的未來

這次手諭以後的全球一系列現代主義主教跟進,同時同性戀和自由派天主教瘋狂讚好。而謹慎的神職人員和很多保守的主教也相繼發聲保護聖教的傳統禮儀,形成雙方的熱烈爭論。

在我們看來這不過是上世紀60 年代的激進派神職團體意識到年輕人都回歸傳統後的絕望一搏,這一代人距離失去對教廷權力的控制還有大約十年的時間。 當這些左翼激進天主教掌權者最終離開時,他們所有的激進政策都將隨他們而去。 他們沒有意識到,對摧毀傳統彌撒的這次嘗試只會讓他們被大家清醒的認識。

神學院裡滿是熱愛傳統的年輕修生,這次手諭似乎對他們的聖召是一個的打擊,因為它剝奪了他們認為可以自由行使的權利,使他們不能再完全相信教廷的政策。讓我們為他們祈禱 ,他們必須堅定不移地堅持下去,因為六十年代的那一代被“普世價值”迷惑的老人在這個世界上不會長久,天主教的未來必將屬於傳統天主教。

6.請每日念誦玫瑰經

我們對教會和傳統充滿信心,但是在教會沒有回到正軌前,請意識到傳統一定會被壓制,這壓制需要我們用堅忍與愛德來剋服。

教會歷史上對信仰的面臨的考驗總是伴隨著對正統彌撒的限制與摧殘,然而請牢記,歷史上從沒有人或團體可以真正摧毀這彌撒和這信仰。每當教難時期,天主會降下祂的聖人,保存信仰火種,帶領我們完成教會的凱旋。

可以理解,很多朋友當前想組織和做些什麼,不過我們想提醒下各位,想要幫助教會,一定首要確保自己的聖德長進,努力認清真實的世界,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要知道,浮躁而沒有正確靈修的活動和組織是很容易因為罪惡而墮落和分裂。祈禱是為教會戰鬥的重中之重。

各位朋友也不要由於這看似無望的時局擔憂害怕,1917年法蒂瑪聖母在葡國顯現時,告訴她的無染原罪聖心定會在將來凱旋,要求我們堅守我們的信仰,每天念誦至少五端玫瑰經。玫瑰經是聖母給我們的禮物,這簡單的方式讓任何人都可以實踐,這是守護自己靈魂,幫助教會歸正的最好的方法。

本團體憑著良心,將會繼續堅定支持永恆的傳統彌撒以及其背後的教會不變的正統教導,並繼續堅守天主對我們的聖召使命,即使不被現代主義佔主流的教會和世界所理解或祝福,我們本著對天主和聖教會的忠誠,決不跟教會內外的任何形式的現代主義妥協。

我們號召朋友們一起為聖召和教會得勝祈禱!

聖母進教之佑為我等祈!

法蒂瑪聖母為我等祈!

聖庇護五世為我等祈!

聖庇護十世為我等祈!

怙恃主者編輯部

2021年7月21日

怙恃主者匯集中文傳統天主教觀點,向華人世界與發佈基於正統信仰的材料,歡迎熱愛傳統的朋友向我們投稿,來稿件請注明“投稿”發至郵箱:quiconfidunt@gmail.com

我們會將來稿盡可能同步在大陸平臺幫助大陸教友認識信仰。

原文鏈接:https://qui-confidunt.blogspot.com/2021/07/blog-post.html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