怙恃主者

怙恃主者 Qui Confidunt

【觀點】陳日君樞機: 儘管一些批評者希望他 「消失 」,傳統的拉丁彌撒應該繼續

發布於



自從《傳統的守護者》(Traditionis custodes)於7月16日發布當日生效,強調教區內授權舉行傳統拉丁彌撒的權利保留至主教。該文件對本篤十六世2007年的教廷信函《歷任教宗》Summorum Pontificum進行了全面撤銷(該信函承認所有神父都有權使用1962年及之前的羅馬彌撒經書進行彌撒,而無需尋求主教的許可)。

基於此文件的影響,教會內不同團體對此產生多樣的解讀和反應。天主教禮儀和聖樂的雜誌《Altare Dei》的創始人奧雷利奧.波菲里於8月9日主持了一場關於「傳統拉丁彌撒的未來」的討論會,陳樞機與施內德主教(Bp. Athanasius Schneider),Una Voce 主席,梵蒂岡內幕雜誌的編輯等都參與。

 

此文件的影響和背後的問題

 

陳日君樞機主教在會中表示,他認為《傳統的守護者》大概不會對傳統拉丁文彌撒的舉行產生什麼災難性的影響,但他質疑一些傳統彌撒批評者在教宗身邊混淆視聽通過這個文件。

感謝天主,香港教區的特倫多彌撒團體沒有因為該手諭「受到影響,」我認為該文件的影響可能不會那麼具有破壞性"。陳樞機很高興香港的主教選擇不對教區內的拉丁文彌撒活動作出改變。不過, 他仍擔心, 「教會內有些人用此手諭不單是為了限制這種形式的彌撒,更是 「『建立一個讓她消失的過程  』」。 

 

他說:「這非常令人擔憂,因為我認為傳統拉丁彌撒是彌足珍貴的寶庫,對虔誠神益和信仰滋養非常有益。」陳樞機還表示文件提到的全球的調查問卷還有所謂的教會內高層詢問意見,他並沒有參與到。 的確,我們也注意到這確實很奇怪,此手諭的內容與現實是不符的。

 

陳樞機還表示《傳統的守護者》背後的想法可能不是源於教宗方濟各,而是源於「教廷高層,他周圍的人,特別是國務卿」。

 

我們都知道,聖座國務卿伯多祿·帕羅林樞機(Pietro Parolin)在處理中國教會與梵蒂岡的協議上佔據重要的主導地位,他所促成的「 中梵協議 」使得大陸忠貞教會團體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中國大陸的教會前景暗淡。如果聖座國務卿可以為了教廷的政績出賣中國廣大苦難的教會,那麼其出賣傳統天主教的禮儀迷惑教宗來創造另一個所謂的政績,這的確很有可能。

 

聖座國務卿伯多祿·帕羅林樞機與政客們交談





年輕受傳統彌撒的感召

 

陳樞機說:「也許其他人對這一切風波的起源有更多的了解,這使得很多人不以為然的事情得以被更多討論:拉丁彌撒的禮儀形式非常有利於神益,能夠深入加強信仰」。

陳樞機在彌撒中



陳樞機談及了他的成長經歷和他年輕時的經歷拉丁彌撒的美好體驗,也指出雖然拉丁文對亞洲教友有難度,但參與拉丁彌撒並不會讓教友產生隔閡,反而會讓教友接近天主。

 

他言及他的父親是一個新皈依天主教的人,曾想成為一名司鐸,但由於新入教,所以被傳教士勸阻了。傳教士告訴他的父親結婚,以後 「送你的孩子去當神父」。 「所以我父親結婚了,我是家裡的第六個孩子,在我之前有5個姐姐。」這位樞機說,他的父親每天都帶他去做彌撒,每個主日他的父親都帶他去五個不同的天主教堂望彌撒。 「這很美妙,絕不是甚麼乏味的事。非常令人愉快。這就是我聖召的起點」。

「主日的最後一場彌撒是大禮彌撒,總是有很多人參加",他回憶道,音樂很美,這深深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坦言說,他特別喜歡追思彌撒中的音樂,並能將拉丁文繼抒詠的《末曰經》(Dies Irae)從頭唱到尾。"在大家的鼓勵下,陳樞機現場唱了一小段Dies Irae。「這是多麼優美的祈禱文。我希望在我的葬禮上也可以聽到,所以如果沒人能唱,我就錄下來在葬禮上播。」 (我們看到陳樞機說這話的幽默和無奈,希望天主保守他的健康)。

傳統拉丁彌撒的最後降祝福


陳樞機不止一次在拉丁彌撒的事務上對傳統表示認可支持,也多次在社會公義和中梵事務上為弱者發聲,這是一個可敬可愛的大公教會傳統牧者,我們感謝陳樞機的真誠和正直,希望天主繼續保護和指引這可敬直言的樞機!

————————————————————————————————————

原文鏈接: https://qui-confidunt.blogspot.com/2021/08/traditionis-custodes7162007summorum.html

怙恃主者匯集傳統天主教的中文觀點,向華人世界發佈基於正統信仰的材料,歡迎熱愛傳統的朋友向我們投稿,接受原創或翻譯,來稿請註明「投稿」發至郵箱:quiconfidunt@gmail.com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