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anita Sun

独立记者,关注国际政治,以及一切和人性相关的话题

恋爱田野调查 (一)

我其实一直不知道要用怎样一种态度面对这个世界。

我的本意是想冷漠一点的,面目表情的,可惜生来爱笑。

每一逢事,我若对人不善,亦或偶尔严厉苛责,事后就后悔万分,觉得自己在给别人制造痛苦。可若软弱,也觉得懊恼,觉得正义没有得到伸张。

我有时候心里软得像一团棉花,亮得像一片光,只觉得这个想发了疯一样地爱这个世界,爱那上神幻化在这世间的每个人,每棵树;而有时满心满眼却全是厌恶,这世上似乎突然没有一件事是美好的,万物都是丑恶的,因而也心生绝望。

我总在试图分析,到底哪一个是我。那个冷漠的,还是热情的。

那个想要拥抱一切的,还是想要拒绝一切的。

最近那个让我心碎的男生推荐我看了黑塞的《纳齐斯与戈德蒙》。而不管是极端理性的纳齐斯和用感性体验世界的戈德蒙, 其实都是黑塞自己吧。

我有时候,不知道该用感情做决定,还是用理性做决定。因为我们既不是纳齐斯, 也不是戈德蒙,我们总是这两个的合体。

这个世界用每个人,每件事展现二元对立,而最终,我们要做的,都是克服自己身上的二元对立,克服这个世界的一分为二。

从混沌之初的完整,到分辨出自己和外界,再到无我之境。而这是个循环上升的过程,我们,是要去不断认识自己的。

多少优秀的作品是在拆解这些一体两面,比如《搏击俱乐部》, 比如《荒原狼》... 我们每个人内里一定都有无法协同的两面,而人生太多的挣扎,恰恰来自于此。

那些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的我自己,其实都是我。

而功课,正是,要怎么把这些对立的我,有机的融合在一起。

而那些经过我生命的男人们,不断的让我认识那些彼此对立的我,用痛苦地打磨,让我了解自己。

“那些经过我生命的男人们,渐渐地仿佛都失去了各自的形状,融合成一体。他们曾经带给我的极致喜悦和痛苦都那么相似,所以我爱上下一个男人的时候,总是悲观地假设这一段爱情必将结束,因为感情总是陷入同一种模式的循环往复。”

恋爱田野调查 (二)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