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1 篇作品累積創作 19197 
Qianita
置頂作品

约旦佩特拉 - 沙漠深处的玫瑰色谎言

从红海边上出发,穿过瓦迪莫撒沙漠,我终于到了佩特拉。佩特拉古城就是《夺宝奇兵3》中印第安纳·琼斯找到圣杯之处,那明星片上鼎鼎有名的玫瑰色神庙,从入口处,要绕过曲曲折折的岩石通道走很久,才能看到。没人知道2000多年前的纳巴泰人为什么在沙漠和巨石之间建立了这样一座神庙,而这座神庙的用途究竟是什么。

Qianita

也谈言论自由 :数码极权和欧洲的诉求

德国的默大妈和美国的川建国一向不大对付。所以当推特封禁川建国的账号时,默大妈通过自己的发言人 - 老帅哥赛博特说,推特永久封闭特朗普总统账号的做法是“有问题的”,群众们似乎都有点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默大妈在替建国说话?事实当然不不是简单的。

Qianita

分岔路口 一

(一) 我遇到麦克斯的时候,是一个风轻日丽的五月天。德国刚刚从第一波疫情的重压之中稍稍有所解脱,整个城市像一匹被解套了的马,撒欢的跑。年轻人们又开始在公园里和河边的草地上三三两两的聚会聊天,把酒言欢。麦克斯在一群我都不认识的人中间,没有特别显眼。

Qianita

2020 Matters 年度问卷 - 写在年末的流水账

注:可能是有考试恐惧症,于是把答卷写成了流水账的文章;再或者,很多问题都是纠结缠绕在一起的,所以好难都分开成独立的回答... 1月底国内疫情肆虐的时候,我还在印度新德里,在一家公共卫生新闻网站做关于中国的报道专题。一边是隔着时差和物理距离,只能够透过网络所感知到的,彼时还像炼狱般的武汉。

Qianita

社会信用体系现在怎么样了?

年底就是中国政府定下的social credit system 社会信用体系全面展开的deadline了。还有最后20天,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呢?

Qianita

里斯本的明媚与忧伤

完全无法出行的一年,回忆起当年的旅程之里斯本以及那次天灾,是怎样改变人类社会的走向。在出发去里斯本前,在Facebook上发了一条状态,一众好友比我还激动。这才突然意识到我在柏林最亲密的几个朋友,竟然一半是葡萄牙人,包括可以无话不谈的两个闺蜜Catarina和Rafaela。

Qianita

爱情,要用追的么?

所以一段爱情的发生,是幸运比较重要,还是努力比较重要?大约是在8年前夏天的末尾,我一个人拖着两个大箱子到了德国,在小城莱比锡读硕士。硕士的项目叫”全球研究”,在欧洲范围内一共有5所合作院校,每个人要从这5所中选2所,各学习一年。我的同学们来自世界各地,20多人覆盖了4个大洲的十几个国家。

Qianita

一场游戏一场梦 -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影评

在今年二月的柏林电影节,娄烨导演的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在上映目录中,英文名是Shadow Play,我一直很疑惑,明明英文名是《一场游戏一场梦》的翻译,明明配的主题曲也是《一场游戏一场梦》,怎么影片还是叫《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了呢?新闻发布会上我举手问了娄烨导演。

Qianita

中国人为什么对个人隐私不在意?

最近总被朋友和同事问,为什么中国人不在意自己的隐私权?尤其是与互联网相关的?尤其是与德国相比,德国人对于隐私保护到了有执念的地步。大家怎么想的?这和社会体制以及历史文化有什么样的关系?

Qianita

大家都用什么样的日程规划软件

前两天看大家推荐好用的写稿软件,获益匪浅。所以想向大家讨教,都用什么日程规划软件?Google calendar 安卓手机和电脑同步不怎么好用,手机自带的也并不是很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