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生也有芽

记录我喜欢一个人时的内心活动。 没有观点,不用关注。

楔子|被偷走的那五年

开始整理脑海中的碎片。不算楔子的楔子。


与Nick喝酒谈天看月亮

(Yizhi录制于2017年4月29日 22:20 台北 象山)

2017年4月29日

Nick带我夜爬象山过生日,我在快喝醉之前录下这段声音。


2017年4月30日

我在Facebook看到奕含去世的消息。




这是“一只”还没有被撕成“两只”时的最后一段录音。

以前,这”两只“没有形状、没有颜色、没有材质。


有时候是一道强光,

有时候是一头巨兽,

有时候是一群没有脸的人,

有时候是一条到处都是车的马路。


有时手拉手相约一起跳海;

有时在一片混沌中嘶喊着要杀死对方;

有时在舍曲林的猛攻下哭着向我求救;

有时站在路口祈祷下一辆货车转弯时刹车失灵。


直到有一天——

我脑内“两只”小人突然有了脸、有了表情、有了声音。


我走近一看——

它们手拉手合成一只小火柴人的样子。

咦,怎么是吴学松画的。

“哈!原来你们长这个样子。“


2022年3月10日

”两只“快要搬走了,在门口我对ta们说——


”虽然过去五年来,你们把我折磨得有些辛苦。但因为我是很nice的人,我决定原谅你们啦。以后没有我罩的日子要乖哦。”


五年了。“两只”都快要休战啦。

我也一个人走过了歌里提到的巴黎、北京、土耳其。

只剩下一座“热情的岛屿”,你什么时候回家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