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fdeck

Just a random pufdeck

2019冠状病毒传播起源初探 (番外篇1-- 论病毒自然传播支持方的逻辑谬误)

Published at

今天很多朋友转给我财新的一篇文章,题目是【石正丽回应质疑,专家一致认为新冠状病毒非人造】,在文章中,石正丽表示【阴谋论者不相信科学。我希望国家专业部门来调查,给我们一个清白】。她继续和财新记者解释专业问题她不想与非专业人士讨论,【说不清,没用的,浪费我时间】。

那么这篇财新文章,写的真的是专家们否定新型冠状病毒人造说吗?我读完后,一再看到我这几天已经重复看到的误导性论证方式,这种论证方式与得出的结论有明显的脱节,显然存在逻辑谬误。这篇【番外篇】中,我们只普及逻辑思考方法。今天看到一位友邻感叹,他读了我的一系列文章,也读了一位反对我的名为独孤立命的豆瓣用户的文章,因为我们都用了大量专业术语,不具备专业知识的读者很难判断我们相异观点的对错,只能凭直觉盲目选边站。其实不需要用直觉,不论文章写得如何艰深专业,有多少术语大家不了解,只要我们正确动用逻辑思维,可以立马判断文章论点的可信度。下面我们就用具体的例子来说明:

1. 文章提到【最早把石正丽实验室与新型冠状病毒联系起来的流言之一,是在1月下旬,有人发现2018年央视报道过研究所牵头的科研团队发现了一种源自蝙蝠的新型冠状病毒,便揣测新冠病毒是否于其有关。事实上,2018年被发现的是一种“猪急性腹泻综合征冠状病毒”,与新病毒在分类学上不是一个种,两者的基因组相似度仅仅略高于50%。此乃天壤之别】。这完全不能作为证伪病毒人造说,这只是表明这个“猪急性腹泻综合征冠状病毒”和现在的病毒没有太大的关系,我们不用去考虑它了。

2. 文章提到【1月31日,印度德里大学和印度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在bioRxiv上发表一篇题为“2019新冠病毒棘突蛋白中含有的独特的插入序列,并于艾滋病的HIV-1 dp120和Gag蛋白有着奇特相似性“的文章…但随后撤下了这篇论文,在重新分析后提交修正版…印度学者论文的结论在撤稿前已遭多位国际专家质疑】。这也完全不能作为证伪病毒人造说,印度学者的文章我第一时间看了,也觉得论证很站不足脚,但是这只能说明印度学者论文写得烂,他们找的这条理由目前看不能成立,论证方法也有问题。当然论证角度与思路也有可圈可点处,我们不妨再给他们一个机会,看看修正版写得怎么样。

3. 文章提到【贝德福德告诉财新记者,没有证据表面新故安装病毒源自基因工程…相较于RaTG13冠状病毒,新冠状病毒存在的基因差异与自然进化是一致的。如果是基因编辑的病毒,那么需要替换掉大量的遗传物质,目前没有观察到这种痕迹。相反,只看到一些符合自然进化的零星、分散的改变…结合病毒之间核苷酸的差异和其他冠状病毒的假定突变率估算,RaTG13和新冠状病毒这两种病毒在25-65年前有一个共同的主先。因此,RaTG13病毒突变位新冠状病毒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中科院一位生物信息学领域的研究员告诉财新记者【新病毒肯定是天然的,它不可能是人工的】。他的依据是什么呢?依据是【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全序列分析表明,其基因序列与RaTG 13最为接近,一致性高达96%。但这4%的基因差异也是极大的,人和老鼠的基因组相似度也高达90%。如此差异绝非人工所能填补,因为新冠状病毒有近3万个核苷酸,4%就是近1200个点位的基因突变。只有大自然有这种本事,经过很多年的进化造出这样一个病毒…病毒获得基因片段插入其实是很难的,阴谋论者把人类想得太伟大了。就算人类能做到,为什么要弄1200个基因突变?稍微改一下不就行了?为什么搞得那么复杂,最后自己也控制不住?】贝德福德先生是被无辜拉进来的,人家根本没有表态否定病毒人造说,他只是肯定了RaTG13和新型冠状病毒没有直接亲缘关系,有可能在25-65年前有一个共同的主先。至于中科院这位研究员,简直是在不知羞耻地胡言乱语,他认为【新病毒肯定是天然的,它不可能是人工的】的理由竟然是【RaTG13以目前的技术不可能通过人工改造成新病毒,就算可以也太麻烦了,不合算】。我们都已经知道了RaTG13和新型冠状病毒没有直接亲缘关系,也就是病原体不是RaTG13,那去论证RaTG13有没有可能编辑成新型冠状病毒有什么意义呢?如果读者朋友们一时被绕晕了,没看出中科院研究员逻辑的荒谬,我们用一个通俗的例子来类比:【假设现在告诉你有一个人,血缘测试证明他不是你的爸爸,不过很久以前,你们也许是一个氏族的,拥有同一个祖先。现在我们通过实验检测证明,你不是这个人提供精子产生的试管婴儿,所以结论是,你不是试管婴儿】,大家看出逻辑的谬误了吧?都已知他不是你的爸爸了,再论证你是不是他提供精子产生的试管婴儿意义在哪呢?当然不会是啊。用这种多此一举的论证,可以证明你是不是试管婴儿这件事吗?如果这个中科院研究员不是立场先行故意误导大家,就是他根本不具备逻辑思维能力。

4. 文章提到【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副研究员李懿泽说,新冠状病毒不可能是实验室制造出来的,实验室制造病毒需要反向遗传系统,而这个系统的核心是序列拼接,序列拼接必须要人工引入内切酶位点,会留下人工改造痕迹。只要在序列中发现了人工引入的位点,就可以基本上认定这个病毒是人工制造的,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而新型冠状病毒没有仍引入内切酶位点的痕迹,因此不可能是实验室制造出来的】。这位副研究员也在用看似专业的语言欺骗读者。假定新冠病毒是自然突变产生,经过适应性进化,也会存在序列插入。现在大家已经观察到了一些短插入序列(我在第四篇文章中还提到了一段长一些的,看起来很特殊的序列插入),只是我们目前没办法明确判断这些插入是出于自然的原因还是人工的原因造成的。再说人工拼接序列真的能明显观察到内切酶位点的痕迹吗?这位副研究员同志怕是与主流生物医学界脱节太久,需要恶补相关知识了。我们随手一搜,就能找到很多消除内切酶位点痕迹的方法,比如下面的两份专利证书:



5. 文章提到理查德. 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告诉财新记者,【基于目前病毒的基因序列分析,没有实质证据证明,病毒经过基因编辑,把病毒是否被基因编辑(这种可能已被排除)与病毒是因为实验事故进入人群(目前还不能排除)区分开,是重要的】。我看到这段话,不得不怀疑撰写这篇文章的财新记者的意图。括号里的内容 --【这种可能已被排除】,并不是Ebright教授说的,是记者擅自加的,人家只是在说没有实质证据证明病毒经过基因编辑,但也没有任何实质证据证伪病毒经过基因编辑啊。怎么可以用【基因编辑的可能已被排除】来理解Ebright教授的话呢。他接受华盛顿邮报的原话是【Based on the virus genome and properties there is no indication whatsoever that it was an engineered virus】,并没有类似【any possibilities of lab-engineered virus have been ruled out】之类的内容,我不知道财新记者是真的采访了Ebright教授,还是从华盛顿邮报上抄下了这段话。

我们分析完财新的举证,可以看出,这些举证共同的逻辑谬误是【以否定某单一事件来证伪此单一事件所隶属的整体】。1. 通过否定“猪急性腹泻综合征冠状病毒”改造来证伪病毒人造说;2. 通过否定提出人工痕迹的印度论文来证伪病毒人造说;3. 通过否定和新型冠状病毒没有直接亲缘关系的RaTG13能编辑成为新型冠状病毒来证伪病毒人造说;4. 通过否定进行了会留下酶切位点痕迹的基因拼接方法来编辑病毒来证伪病毒人造说;5. 通过否定现有任何实质证据证明存在基因编辑痕迹来证伪病毒人造说。误导人的方式都是一样的。

我们再看看很多人转发传播的独孤立命兄的论证方法。他写了两篇反驳【病毒人造说】的文章,大约是读起来很专业的样子,吸引了大批读者的赞同。但他同样在犯这种逻辑谬误,比如第一篇他通过论证【基因资料库中能找到的和新型冠状病毒相似度高,覆膜蛋白序列完全相同的病毒不可能编辑成新型冠状病毒】来证伪病毒人造说,他明显忽略了原病毒几乎可以肯定没收入在基因资料库中。第二篇他通过论证【p-Shuttle-SN序列和SARS及新型冠状病毒的一段长序列相似的必然原因】来证伪病毒人造说,他明显忽略了其他p-Shuttle载体也可能被用于作为编辑病毒的工具可能性。

通过这些分析,我想大家已经可以基本判断那些讨论冠状病毒的文章所论述的观点是否有可信度了。只要看文章的论点否定的是【什么】,再看文章的结论有没有刻意把这个【什么】扩大范围即可。

我目前的看法已经全表达在第四篇【起源初探】里了,这里再重复一下:【在未确定病原体前,无法确证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是自然突变产生还是人工编辑产生。但现有的技术,完全可以实现通过人工编辑病毒的方式使病毒具备对人体的感染能力。另外这次病毒传播的方式除了与SARS相近外,和绝大多数自然突变的病毒的传播方式都有一定差别,从流行病学的角度看,非自然流行的可能性很大。也就是说无论新型冠状病毒是不是自然产生,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都大于病毒自然传播的可能性】。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