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pelYang

Poppel Yang - 关注计算机、艺术相关亚文化场景,曾服务于VICE中国、BIE、端传媒GameON、大众软件、触乐、VogueMe等媒体。此博客仅登载本人原创文字和编译内容,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联系邮箱:poppelyang@gmail.com // Poppel Yang is a writer who focuses on computer culturescape and art.

颓城之冬的职工宿舍

Published at
这是以前我放学回家等公交车时总能看见的一栋居民楼,上次返乡时路过,随拍了几张。

以前放学回家的时候可以选择坐两条不同线路的公交车回家:如果交通不是太堵的话,第一条线路从学校开到我家附近的站只需要15分钟左右;另一条线路因为车开得比较绕,所以需要半小时才能到家,我称其为“漫游号”。

当时随着学业的渐渐加重,我也开始越来越多地去坐漫游号回家了。因为回到家就得跳到写不完的作业堆里,所以还不如在路上多浪费点时间,透过车里挤满的肢体之间的缝隙看看城市风景呼啸而过,代价只不过是多吸点汽车尾气罢了。

“漫游号”车站所在的街斜对面不远处就有这样一座6层老楼,它曾是隶属于“量具厂”的职工宿舍。“量具厂”是位于这个当年新兴的工业城区众多的工厂之一,全称是“哈尔滨量具刃具厂”,是一家生产测量用工具和切割类工具的工厂。以前我的学校在每个学期开始、结束时组织开学、休学仪式(一定很无聊的领导讲话 + 大多数时候很无聊的电影)的时候就会租借量具厂附属的工人俱乐部(电影院)作为场地。量具厂始建于1950年代初,我猜这座老楼大概也是在那个年代建成的吧。

老楼与楼前的消防水鹤

这座老楼最大的特点就是采用了外廊式的设计,即楼梯和走廊都是暴露在外面的。它的模样在当时令我觉得好奇,因为在当地这样设计的居民楼并不是很多。在哈尔滨,建于上世纪后半叶的大多数居民楼都是“赫鲁晓夫楼”(Khrushchyovka)那种带封闭楼道和楼梯间的单元楼——毕竟东北的冬天寒冷刺骨,封闭的楼道能让宝贵的热气不那么快散去,建楼多花费的材料费也可以在供热上补回来了。

露在外面的楼梯间和走廊

下面是路过老楼底层时拍的一些照片。

一家食杂店,如果宇宙尽头有一家小卖部,大概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楼前停着的一辆三轮车:
贴了白色瓷砖的墙面:
一家迷你IT中心。从充话费、拍证件照,到打印、复印、黑客攻击五角大楼,各种服务悉数包含:
楼中间的楼梯入口和一扇铁皮门:
一扇木门:
一扇被垃圾填满了的窗户,底下有一张“批发香烟”的告示。窗户右侧还有一个从屋里探出来的接线板,也许它在为地球的运转提供电力:
老楼一层的其他各式店铺:
转角处的墙面被当成告示板,被撕掉的告示远远多于幸存的告示:
老楼的背面:

整理照片后发现居然没拍一张这栋楼的全景,这里有这栋楼的百度街景,感兴趣的可以点开一看。

(拍摄用相机:Ricoh GRD IV,摄于2017年立冬)


2010年的电影《钢的琴》中出现过类似结构的建筑

Poppel Yang

2020-06-01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颓城之冬的巴洛克废墟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