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pelYang

关注计算机、艺术相关亚文化场景。喜欢写东西,兼职撰稿人,曾服务于VICE中国、BIE别的、触乐网、大众软件、VogueMe等媒体。此博客仅登载本人原创文字和编译内容。工作邮箱:poppelyang@gmail.com //Poppel Yang is a writer who focuses on computer culturescape and art.

福音书店

發布於

和许多大学一样,在我的大学校园外也有一条“小吃一条街”。那是一条地面上永远湿漉漉的小街,窄得仿佛一家小饭馆菜单上的留白。站在小街中间环视四周:兰州拉面、西北大盘鸡、安徽板面、客家菜、烧烤、鸡蛋灌饼、东北家常炒菜、台湾手抓饼……无论是店面还是摊位,可以说各路美食一应俱全,满足了不满于大学无良食堂的学生们的胃口。每天傍晚开始,小吃一条街进入最火爆的时段,大量找食吃的学生从校园中涌出,光顾各色摊位和店铺,整条街熙熙攘攘直至午夜。

在我上大学三年级的时候,一家书店就开在了这小吃一条街上。书店就位于兰州拉面馆旁边的一户一楼民居公寓中。书店老板将公寓的阳台改成了书店的门户,本应该是阳台窗户的地方变成了书店的入口,入口上方挂上了一块灯箱牌匾,蓝底白字,上面用楷书段端端正正印着“福音书店”四个大字。

福音书店刚开业的时候正是新学年开始不久。已熬过了大学中最忙碌的头两年,我和好友看着新生们在午休时间略带迷茫地匆匆奔走于校园的样子,自己心有升起一股莫名的惬意,于是二人慢慢踱步到小吃一条街去吃兰州拉面。九月中旬的东北,清晨和午夜时已凉意袭人,好似冬姑娘的指甲尖绕过了秋妈妈,顽皮地抓挠你的后脊梁。然而在中午,依然是盛夏一样的炎热统治着大地。到了面馆后,我和好友坐在了店外的太阳伞下。

带着中亚人面貌的面馆老板看到熟悉的面庞,上前用几乎听不懂的普通话来跟我们打招呼,我们和老板之间互相听不懂对方寒暄的话语,但是“拉面”这词的意思大家都懂,这就足够了。面馆老板那个十几岁的女儿长着一双墨绿色的漂亮眼睛,她显然没上学,每天戴着头巾在屋里忙前忙后上菜、收碗。透过一层毛玻璃,能隐约看到后厨里那两个抻面的小伙子光着膀子在后厨上下腾挪、呼风唤雨:面团在他们手里时似腾空的魔法飞毯,高得能触到天顶;时似坠海的万吨铅砣,重重地摔在案板上,啪啪作响。汗液大概也就这样随着二人的挥舞而溅入了汤锅里。

和好友闲聊片刻后,他突然抬了抬下巴,示意我回头看。我回过头,看到福音书店的入口处的玻璃上贴了一张白纸黑字告示,上面写着“本店新开业,内有各类教科书,打折出售,欢迎各位学子前来选购”。这行字结束后,还有一句粗体加黑的大字:本店内有《圣经》等宗教书籍,欢迎各位学子前来了解。

“这家伙,还来了个传道的。”我的好友嗤笑道。他是个无神论者,如果非说他有个信仰的话,那就是来自IT巨头们的次世代数字黑科技了。

这时,两个学生从书店中走了出来,两手空空,一边说笑着,一边走进了不远处的家常菜馆。稍后,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裤子的男子从书店中走了出来。他个头不高,带着眼镜,留着短发,一股子老实人的气质,应该就是书店的老板。老板站在书店口,望了望街上的零星食客,之后回头过,定睛盯着贴在玻璃上的那张告示看了片刻,之后又走回到了店里。

“还福音,一会去看看里面有没有《新世纪福音战士》新剧场版好了。”好友打趣道。

我俩哈哈笑了几声。这时,面馆老板把面端了上来,饿了的我们便忘了福音书店,一头扎到脸庞大的面碗里吃了起来。


那天中午又是闲来无事,我独自一人在小吃一条街吃了午饭。在返回宿舍的路上,我又经过了福音书店。当时正好需要购买一门专业课的练习册。这本练习册在学校经营的教科书购书处是可以买到的,售价良心。如果为了更省钱的话,还可以从高年级的学生那里购买二手。但我还是想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踏入了福音书店。因为除了需要买书,还真挺好奇这家书店里到底都卖些啥。

店里除了我没有别的顾客,书店老板正坐在店内一张狭窄的小桌前读书。书店内两面墙前面的书架上摆满了书,屋子的角落里也堆放了一些书,几乎很难找到落脚的地方。一眼瞟过,架上的书大多都是必修课的教材和工具书,没有看到任何能激起我兴趣的封面或名字。

我已入店片刻后,老板才看到我进来。他抬起头,放下书,起身招呼我:“你好,同学,想买什么书?”

我问:“我看你这告示上写有打折教材,有《植物分类学》的练习册吗?”

老板抿了下嘴,犹豫了一下,说:“啊,好像是没有……高数什么的不需要吗?”

“高数我们早学完了。”我一边说,一边继续打量书架上密密麻麻的书脊。

老板没作声,容我自己打量四周的书。

沉默片刻后,老板在我身后小声说:“我们这有《圣经》,同学你想学习下吗?”

我转过头,看着老板。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一脸虔诚,但似乎又有点胆怯。我说:“《圣经》啊,我家有一本,我以前读过了。”

“哦?”

“《旧约》还挺有意思的。另外,说世界毁灭的《启示录》也挺有意思。”我说。

老板看着我,眼睛稍稍睁大,说:“那我们可以谈谈《启示录》吧……你想知道《启示录》真正说的是什么吗?”

“我下午还有课,下次吧!”我对老板说,然后走出门去。

这是我唯一一次进入福音书店。它成了我每隔一两天就能路过一次、但是又没再进去过的书店。每次经过时都因饥饿步行匆匆,或因吃得太饱而略有蹒跚,但都能从不同的角度看到书店内那占满了墙面的书架,还有堆积在地上的高高的书堆,长久都没有变化。

有时在书店正对面的鸡蛋灌饼摊子上排队的时候,偶尔也能看见老板在店里踱步,或者一脸诚恳地与店内零星的几个学生交谈的样子:通常是老板拿着一本黑皮的厚书语重心长地讲述着,面对着他的女生脸上则带尴尬和羞怯交加的神情。

随着时间的流逝,福音书店门口告示的前半部分也在发生变化。十月末变成了“店内有考研资料,欢迎各位学子选购”;十二月时:“某位同学掉了钱包,请前来认领”……唯独那句粗体加黑的“本店内有《圣经》等宗教书籍,欢迎各位学子前来了解”在告示上永恒不变。

毕业三年后,我再回来探访小吃一条街,发现福音书店早已不在,原本的店面变成一家砂锅坛肉馆了。在食客稀少的时段内,顶着小白帽的兰州拉面老板和夹着半截烟的砂锅坛肉店员坐在路边,比划着聊天。面对街上零星的食客,二人都笑盈盈的,面庞反射着下午温和的日光。


Poppel Yang

2020-04-18

社區活動提案|「展開書店講講」徵文活動

一个热狗和两个汉堡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